夏知欣温谨锐小说全文阅读 夏知欣温谨锐第2章

夏知欣温谨锐小说全文阅读 夏知欣温谨锐第2章

夏知欣温谨锐是作者佚名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年三十的夜,隆冬大雪。南苑里,橙黄的灯照耀着,给冷寂的天增添了几许暖意。夏知欣包着饺子,眼睛却一直注视着沙发上抱着洋娃娃看电视的孩子。

《03513565》 第2章 不可理喻 免费试读

夏知欣看着这画面,心蓦然下沉。

“你在哪?!”

然而回答她的,只有冰冷的挂断声。

握在手心的机身滚烫,但心却如冷风一般寒凉。

刚刚那一幕不断在脑海中浮现,夏知欣再次给温谨锐打电话,却再没接通。

万家灯火通明,热闹欢喜。

可夏知欣却觉得自己好像被黑暗笼罩,不见一丝光亮。

风吹来,夹杂着雪花落在脸上,凉得人霎时清醒。

夏知欣回到客厅,屋内暖气瞬间包裹了全身,可她却只觉得冷。

窗外的夜色一点点消逝。

一整夜,她就这么坐在沙发上望着,一动不动。

不知不觉,天亮了。

“妈妈……”稚嫩的呼喊声从远处传来。

夏知欣回过神,转头就看见果果揉着惺忪的睡眼走过来,钻进了她的怀里。

“妈妈,早安。”

怀里温软的小人儿在一瞬间就将整夜的寒驱散了。

夏知欣敛起低落的情绪,在她的脸上亲了口:“果果也早安。”

两个人亲昵了会儿,就洗漱好出门前往医院。

这是果果确诊患病后的固定行夏,三年间从没断过。

医院里。

夏知欣看着果果布满了青色针眼的手,心疼不已。

而果果却笑了笑:“妈妈别难过,果果不疼。”

闻言,夏知欣越发觉得自己没用,还要孩子来安慰自己!

她笑着遮掩了眼中的泪,揉了揉果果的头。

一时间,病房里只剩下还在播放的动画片声音。

输液后,两人从医院离开。

刚回到家。

夏知欣就看到门口多了一双男士皮鞋。

她愣了下,不等反应过来,就听到果果高兴地大喊:“爸爸!”

然后整个人朝着客厅方向跑去。

夏知欣抬头,就看到温谨锐抱着果果,两个人脸上都是大大的笑容。

她静静地看着这温馨的一幕。

可昨夜的画面再次浮现脑海,打破了这虚假的景象。

夏知欣垂下眼,不愿再看,沉默地走入。

而温谨锐抱着果果,余光看着不声不语的人,眼底闪过抹情绪。

可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冬天的太阳消失的无声无息,转眼入夜。

餐桌上,温谨锐和果果有说有笑。

一旁的夏知欣默默听着,看着开心的果果,心里也跟着开心。

饭后。

果果将两人拉进了房间。

她躺在床上,小小的双手一只牵着夏知欣,一只牵着温谨锐,然后将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爸爸妈妈,新年快乐!”

手背上是男人温暖的掌心。

夏知欣看了温谨锐一眼,又低头看向果果,鼻间莫名发酸。

她强忍着泪水将人哄睡,而后回房。

坐在床上,夏知欣看着洗漱好出来的温谨锐:“昨天你在哪里?”

温谨锐擦头发的动作一顿:“你管好自己和果果就行,我的事不用你管。”

闻言,夏知欣火起,却还是压着脾气:“我是你妻子,你不让我管想让谁管?”

温谨锐却烦躁地将手里的毛巾甩在一旁:“你有完没完?简直不可理喻!”

说完,他换了身西装甩门而去,没看夏知欣一眼。

卧室的门“嘭”的一声在眼前合上,温谨锐的那句‘不可理喻’一直在耳边回响。

夏知欣只觉得心不断在下坠。

书里总说爱情走一遭,七年之痒最难熬。

她以前读着只觉得文人矫情,但如今在自己身上应验,才明白这就是现实。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