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命神婿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郑爻林妙音未删节小说

镇命神婿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郑爻林妙音未删节小说

《镇命神婿》中主要人物有郑爻林妙音,是南山跑马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创作品,目前正在连载中。全文讲述了一个不起眼,甚至被人看不起的郑爻,三次为婿,妻子皆有性命之忧,郑爻拼尽全力只为能守护她们……

《镇命神婿》 第八章 貔貅煞 免费试读

“天辰地坤,六壬庚申,四方浩宇,真灵为引……”

郑爻口中喃喃自语,手指飞速的在半空之中划动起来。

嗡……

空气涟漪,一道若隐若现的光影凭空浮现。

“凭空画符?”

看到这一幕,陈半仙目露惊异之色。

“邪煞退散,敕!”

郑爻低喝一声,一道金光瞬间打入柳月儿体内。

“滋滋……”

金光所过,无数黑气消失无踪。

咕噜……咕噜……

但仅仅沉寂了片刻,柳月儿体内煞气好似炸了锅一般,无数道黑线煞气自她周身奔涌而出,顷刻之间,整个房间煞气弥漫,好似千万条触手一般疯狂的朝着郑爻和陈半仙奔涌而来。

“邪祟,找死!”

郑爻目光冰寒,抬到便斩。

“吼……”

就在此时,一道龙吟之声陡然响起。

一股无形之力涟漪而过,瞬间笼罩整个别墅。

陈半仙瞳孔剧烈放大,旋即再次缩小。

看清眼前之物,他脸色狂变。

“这不可能……”

陈半仙惊恐的瞪着双眼,攥着符箓的手剧烈的颤动起来。

半空之中,一条百丈血龙张牙舞爪,灯笼一般血色的瞳子正冷冷盯着他,血龙周身煞气翻涌,恐怖的气息涟漪而出。

血龙嘶吼,惊的人肝胆俱裂。

噗通……

陈半仙双腿一颤,绝望的跪倒在地上。

“龙煞已成,天亡我也!”

“吼!”

血龙嘶鸣一声,朝着陈半仙张开了血盆大口。

“醒来!”

就在此时,一道呵斥之声,犹如惊雷自耳侧响起。

陈半仙陡然睁开眼睛,他瞳孔剧烈的收缩起来。

“谨守心神,开启正阳阵!”

听到郑爻声音,陈半仙咬牙催动符箓。

噗的一声,手中符箓无火自燃。

一道金芒绽放。

咔啪……咔啪……

就在血龙快要碰触到陈半仙之处,利爪之上陡然爆出道道蛛网般的裂痕,顷刻之间裂痕延绵全身,啪的一声,血龙化为齑粉,一股煞气铺面而来。

呼哧,呼哧……

陈半仙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惊惧的睁眼环视四周,一只有力的大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郑……郑先生!”

“是幻境!”

郑爻面色凝重。

“这邪煞竟然能影响磁场,连我都差点找了他的道!”

咔啪……咔啪……

就在此时,病床之上的柳月儿剧烈的抽搐起来,她的关节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扭曲起来。

“柳小姐这是……”

“嗷呜……”

陈半仙一句话没说完,柳月儿陡然睁开眼睛,她双瞳变成纯黑之色,凶狠的嘶吼一声,朝着两人飞扑而来。

“小心!”

郑爻脸色微变,一把推开了陈半仙。

与此同时,柳月儿已经冲到近前。

“砰”的一声!

郑爻只感觉胸口被一辆狂奔的汽车撞倒了一般,整个人重重砸到墙壁之上,瞬间有些天旋地转。

“嗷呜……”

柳月儿面色狰狞,双手指甲犹如墨色刀锋一般,朝着郑爻抓了过来。

“斩!”

郑爻瞳子一缩,提刀斩去。

噼啪……

火星飞溅,黑气滋滋作响。

柳月儿痛苦的嘶吼一声,双爪猛的一拍。

当啷……

郑爻连人带刀飞出数米之外。

“郑先生……”

陈半仙惊呼一声,柳月儿陡然回头,冰冷的目光死死盯着他。

陈半仙心头咯噔一下,转身朝着门外逃去。

“嗷……”

柳月儿嘶吼一声,大门陡然关闭。

陈半仙惊恐的发现,无论自己如何用力,都无法拉开大门。

啪……

柳月儿蹭的一声,倒挂墙壁之上,犹如蜘蛛一般飞快的朝着陈半仙爬了过去。

“该死……”

陈半仙脸色惨白,慌乱的摸出符纸,掐指想要引动。

然而极度紧张之下,他接连尝试了几次都毫无作用。

呼……

阴冷的煞气铺而来。

陈半仙颤抖着抬起脑袋,柳月儿正悬挂在他头顶之上,冷冷看着他。

“不……”

“噗通……”

陈半仙刚想开溜,便被柳月儿一把扑到在地上。

“嗷呜……”

她嘶鸣一声,锋利的爪子直刺陈半仙咽喉而来。

“救命啊……”

陈半仙条件反射闭上双眼。

“星沉斗落,日月藏辉,鬼神悲戚,御使真雷……”

“雷法,金光掌心雷,敕!”

“噼啪……”

就在此时,一道金色雷弧爆射而来,砸中柳月儿后背。

“呜呜……”

柳月儿仰天长啸,痛苦的哀鸣一声。

后背之上,黑气滋滋作响,好似无数断裂的虫子在抽搐一般。

“嗷……”

柳月儿愤怒的时候一声,整个人一跃而起,犹如一头野兽一般朝着郑爻扑了过来。

郑爻面不改色,再掐金光雷决。

“敕……敕……敕……”

连续三道金雷砸落到柳月儿身上,瞬间将她掀翻了出去,重重砸落墙壁之上。

噼啪……

雷光涟漪,柳月儿痛苦的抽搐不止。

郑爻抬手拉开窗帘,顷刻之间阳光破窗而来照射在柳月儿身上。

“呜呜……”

柳月儿浑身颤抖,周身滋滋冒着黑气,表情狰狞至极。

陡然一道黑色的影子从柳月儿身上脱体化作一头长相凶恶的异兽。

这异兽头生龙角,身似蟾蜍,身披鳞甲,一张血盆大口,獠牙外漏。

“吼……”

煞气异兽长啸一声,朝着郑爻张牙舞爪扑来。

“煞灵?”

郑爻脸色微变,不退反进,手提短刀,一个滑铲横扫而过。

滋滋……

刀锋所过,黑气涟漪。

“吼……”

煞灵恶狠狠瞪了郑爻一眼,破窗而出,逃到院子之中。

噗通……

与此同时,柳月儿无力的瘫软在地上。

“月儿……”

郑爻快步上前,抱起柳月儿检查一番,却是一息尚存。

“郑先生,那邪祟跑了!”

陈半仙声音沙哑。

郑爻掐指在柳月儿胸口飞速点了几下,提刀而起。

“追!”

院子之中。

宋三星打着哈欠站在圈子之中百无聊赖。

“这些有钱人,脑子真是有病,站十分钟就给一百万,哥能站到你破产!”

砰……

就在此时,二楼窗户陡然崩碎。

“什么情况,吓我一跳……”

宋三星浑身一哆嗦,他拍了拍胸口,还未来得及长吐一口气,陡然看到一头黑气缭绕的怪物,张牙舞爪的朝着自己狂奔而来。

“靠,这他嘛……什么玩意?”

看到煞灵的瞬间,宋三星整个人都吓傻了。

“吼……”

煞灵眨眼已经已经冲到近前,那冰冷的煞气冻得宋三星瑟瑟发抖。

“靠,跑……”

宋三星条件反射就要开溜,但他的脚踩到圈子边缘之时却生生止住了脚步。

“一百万啊……”

宋三星一咬牙,任凭全身打颤,愣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啊……”

“吼……”

煞灵黑气一敛,尽数钻入宋三星口鼻之内。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