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爻林妙音小说在哪里看 郑爻林妙音在线阅读第四章

郑爻林妙音小说在哪里看 郑爻林妙音在线阅读第四章

郑爻林妙音是作者南山跑马经典小说中的主角,本文运用了比喻 、拟人等修辞方法,增强表现力。看完你就会觉得是一本与众不同的小说!咱们接着往下看一个不起眼,甚至被人看不起的郑爻,三次为婿,妻子皆有性命之忧,郑爻拼尽全力只为能守护她们……

《镇命神婿》 第四章 七星续命 免费试读

“呼哧,呼哧……”

陈半仙喘了几口粗气,有些惊喜的看着山顶之上的人影。

那人身材高大,凌乱的头发随风而舞,夕阳为他披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辉,犹如一座古老的雕塑显露着神迹。

“你来了!”

郑爻淡淡开口。

“噗通!”

陈半仙双腿一颤,重重跪倒在地。

“郑先生,求您出山救命啊!”

郑爻并未回头,他居高临下,偌大江城好似点点繁星映入他双瞳之中。

他目光迷离,扫过那起伏的山岳河流,最终落在了大河之滨的那一座灯火辉煌的大厦之上。

“大河之水,西来东去,开口如扇,闭口如漏,中有涡流成双,名之曲水聚宝盆,风水谓之九曲来水,乃水中至上格局……迎送合局!”

“河滨之地犹尖刀入腹,一往无前,乃劫煞,灾煞,岁煞,三煞汇聚之位!”

“运煞相冲,成风水龙脉,河滨之末,立金龙大厦,正压龙颈之位,此局名曰……‘骑龙格’”

郑爻目光一敛,扭头冷眼看向陈半仙。

“陈半钱,你好大的手笔!”

“郑先生,我……”

陈半仙还想说些什么,被郑爻伸手打断。

“风水龙格,触之必遭天谴,没人救得了你,回去等死吧!”

“这……”

听到郑爻的话,陈半仙脸色惨白一片。

他啪啪啪磕了三个响头,一脸哀求之色。

“郑先生,我坏了规矩,死不足惜,但还请先生怜悯苍生,出手一次啊!”

“苍生?哈哈哈哈!”

郑爻仰头大笑:“我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掌握,有什么资格去怜悯这天下苍生?”

说完,郑爻转身便走。

“郑爻,你不能走!”

陈半仙扯着喉咙嘶吼道:“你若真想置身事外,凭你的本事,我不可能找得到你,你在林家祖坟留下痕迹,便说明你早已经动了恻隐之心!”

郑爻眉头挑了挑,却并未停住脚步。

“柳月儿已经成了应煞之人,你若不管,她必死无疑!”

眼看郑爻就要离开,陈半仙慌忙吼了出来。

“你说什么?”

听到陈半仙的话,郑爻身子一颤。

轰隆……

他转身之间,头顶雷霆炸响。

爷爷郑乾九为他定下三段姻缘以镇命煞,柳月儿便是郑爻的第二段姻缘,第二任妻子。

郑爻双目如刀,周身煞气涟漪,死死盯着陈半仙。

“为了拉我入局,你竟然拿她来威胁我?陈半钱,你好大的胆子!”

轰隆……轰隆……

雷霆滚滚,震的陈半仙肝胆俱裂。

他惊恐的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不敢,不敢,先生息怒啊!”

“此乃命数,非我所为,并且,三个月前,您的第一任妻子宋瑶也已经死于非命!”

“什么?这不可能?”

郑爻如遭雷击一般,瞳子一缩。

“郑先生,是真是假,您自有分辨,老朽不敢有半点欺瞒啊!”

陈半仙惊恐的低着脑袋。

郑爻神情严肃,掐指计算起来。

片刻之后,他单膝跪地,仰天苦笑一声。

“爷爷害我!”

郑爻已经将事情推演清楚,所谓的姻缘震煞,根本就是个骗局。

爷爷郑乾九给自己寻找的三个妻子,皆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之人,这等体质天生独特,自己爷爷是拿她三人的性命替自己挡煞续命。

“怪不得姻缘三年必断,不可回头!”

郑爻苦笑连连,郑乾九早就算定,一旦自己知道了真相,定然不会眼睁睁看着这三个女人替自己去死,到时候一切算计,功亏一篑。

“郑……郑先生……”

陈半仙缩着脖子欲言又止。

郑爻冷着脸,一言不发,起身朝着山下走去。

轰隆……轰隆……

雷声阵阵,黑压压的乌云压顶而来。

“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陈半仙感慨一声,赶紧跟了上去。

……

哗啦……

瓢泼般的大雨倾盆而下。

半空之中电闪雷鸣,好似天公震怒。

暴雨落在芭蕉树上,噼啪作响。

郑家老宅。

堂屋之中,郑乾九双腿盘坐,双目紧闭。

他周围九九八十一盏长明灯排成八卦九宫之状,火焰跳动,犹如星辰。

“呼……”

就在此时,一阵阴风陡然袭来。

咔啪!

紧闭的窗户被瞬间掀开。

“滋滋……”

阴风所过,一盏盏长明灯接连熄灭,弱小的火苗好似惊恐的精灵一般瑟瑟发抖。

“噗……”

郑乾九陡然张开双眼,张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爹,您没事吧……爹!”

看到这一幕,门外守候的郑父和二叔慌乱的冲了进来。

“不要过来!”

郑乾九嘶吼一声,喝住了两人。

他那浑浊的瞳子灼灼看向东方,脸上挤出一抹苦笑。

“命数,都是命啊!”

苍啷……

郑乾九抬手从腰间拔出一只匕首,直接割破了自己的手腕。

“吧嗒,吧嗒……”

一时间鲜血低落。

“血亲为引,七星续命……”

看到这一幕,郑父和二叔脸色大变。

两人慌乱的大呼起来。

“爹爹,不可啊!”

“七星续命乃是逆命之术,施术者不入轮回,不加三宝,受永世沉沦之苦,快停下啊!”

“轰隆,轰隆……”

雷光滚滚,天空之中似有恶龙怒目嘶吼。

“呵呵!”

郑乾九死死盯着那雷光闪烁的天空,那浑浊的瞳子变得锐利至极。

“我郑家一十三代难逃宿命,天命已定,凡人莫敢不从,去他娘的天命,我孙子郑爻便是这天命唯一的变数,今日老夫便要用我的命,为郑爻,为天下换取这一线生机,劳资偏要逆你这天命。”

郑乾九嘶吼一声,攥着拳头将鲜血滴入长明灯之中。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