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川黄伶伶免费小说 秦川黄伶伶全文阅读目录

秦川黄伶伶免费小说 秦川黄伶伶全文阅读目录

秦川黄伶伶是作者佚名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本小说内容特别是前期,绝对是仙草。作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秦川。算命的说我命中忌水,见桃犯劫。翻译过来就是我这辈子就不能往大江大海之类的地方靠,而且还不能近女色。我二姑听算命的这么说立马就笑了,说我这不就是唐僧转世吗?

《秦川黄伶伶》 第5章 免费试读

本来我对玉佩什么的就不感兴趣。

秦艳红要来抢,我也就站着不动任由她。

但站在一旁的平江看不过去了,他一伸手就抓住了秦艳红的手腕,语气冰冷地看着秦艳红说道,“秦小姐,秦川现在已经和你没有关系了,麻烦你控制下自己的情绪。我现在负责秦川的安全,如果你想在我眼皮子底下动手,我不介意把你送进公安局。”

秦艳红这泼妇在家里对穆元山耍耍横也就算了,遇上平江这种狠角色她哪里还敢放肆。

“不是,我这……那块玉……”

秦艳红一脸肉疼地看着我脖子上挂着的玉佩,心里可能觉得不解气,反手就给了穆元山一巴掌。

穆元山早就习惯了,挨了一巴掌也不恼,只是小声地在秦艳红耳边说了句,“假的,几块钱。”

一听穆元山这么说秦艳红顿时不闹腾了。

是啊,值钱的玉那都是翠绿翠绿的,怎么可能会这么白?再说穆元山每个月的工资有多少秦艳红心里是有数的,他哪里有钱去买真的?

想到这里笑容又回到了秦艳红的脸上,用手肘撞了穆元山一下说道,“去,把小川的行李拿出来。”

穆元山转身进屋,没一会儿拿出一个破破烂烂的书包递给我。

舒纪文的眉头皱了皱,就连厚脸皮秦艳红也觉得有些尴尬。

“走吧。”

我拍了拍书包上的灰,知道这书包肯定又是他们从墙角拽出来的。

这六年来他们的儿子新书包半年一换,衣服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

背着书包下楼上车,在我拉开车门的时候一个端着瓷碗的懒汉突然大声喊道,“小川,赚钱了记得常回来看看啊。”

“是啊小川,你可千万别忘了刘婶儿。”

我开车门的手一顿,看着那些邻居一个个热情的模样,一时间竟然愣住了。

舒纪文走过来拍了下我的肩膀,一股清香的味道钻进我的鼻子里,让我回过神来。

她嫣然笑道,“没想到你人缘还不错,和大家打个招呼再走吧。”

我摇了摇头,矮身钻进了车里。

平江开车离开小院的时候,那些邻居都还守在两边张着嘴说着什么,那脸上的笑容好像发自真心的灿烂,我甚至看见有几个小孩儿在抹眼泪。

直到车开出小院出了县城,坐在旁边的舒纪文才忍不住问道,“刚才那些邻居和你道别的时候,你心里会觉得难受吗?”

我仔细想了下,开口道,“不会难受,会觉得很可悲。”

“可悲?”

“我被刘婶儿家的儿子打过,不止一次。姑妈给我的钱只够我一天吃两顿饭,刘婶儿的儿子只要缺钱了就会找我拿。我有时候饿了就会去偷菜偷鸡,有时候偷不到,就只能饿一天。”

舒纪文一脸愕然,她显然没想到我竟然会这么回答她。

“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觉得可悲了吗?”我的拉开书包的拉链,面无表情地说道,“一个被他们欺负了六年可怜了六年的人,在可能会飞黄腾达的时候,大家流露出了对他的‘真情实感’。如果不是这六年我每一天都受着折磨,可能刚才我都误以为我和他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舒纪文沉默不语,就连开车的平江也忍不住透过后视镜看了我一眼。

“我知道你们愿意抚养我也是有原因的,说吧,我能帮你们做什么?”

舒纪文好看的脸牵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小川,你不能这么悲观,不是所有人都这么现实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不是吗?”我从书包里拿出一个斑驳木盒,这盒子一角有凹痕,还沾染了血迹。

正是秦艳红之前往门外丢不小心砸到我的那个东西。

盒子一拿出来平江和舒纪文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我冷笑一声,右手抚摸着铁盒自顾自地说道,“识文描金惊涛龙纹菊瓣盒,我爸妈留给我的东西。秦艳红她们偷偷拿着东西出去看过,高仿货,卖不出价。你们是冲这个来的?”

舒纪文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盒子低声问道,“我能……看一看这个盒子吗?”

“你们是想看盒子里装了什么吧?”我直接把木盒的盖子打开,露出里面漆黑的盒底。“我拿到盒子的时候里面就什么都没有,让你们失望了。”

我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

舒纪文和平江一看就不是寻常人,那他们会主动上门找到我,唯一的目标就只可能是这个木盒。

如果是几年前,这木盒我说什么也不会交出去。

但现在,我也只觉得这就是个木盒罢了。

什么父母留下唯一的东西,他们连我这个儿子都不要了,留下的东西还重要吗?

“平江,停车!”

从我手里接过盒子的舒纪文有些激动,她从自己的手提包里拿出一个小的玻璃瓶,把玻璃瓶里的透明液体缓慢地倒进木盒中。

我的眉头皱了起来心里有些不悦。

木头沾了水腐得快,尤其是像这种老物件,沾水以后好几天都是潮的。

然而就在这玻璃瓶里的水滴进去后没多久,舒纪文就激动地叫喊了起来,“平江你快来看!是不是龙纹!这是不是四海龙纹?”

平江手忙脚乱地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照片进行对比,我仔细一看才发现漆黑的木盒地步竟然真的逐渐显露出复杂优美的纹路,和平江手里照片上的类似。

平江也是一脸震惊,他和舒纪文一样激动,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木盒,哈哈大笑道,“是龙纹,的确是四海龙纹!”

我心里疑惑,什么狗屁四海龙纹,我怎么不知道?

就在我准备开口询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木盒底部整个金色纹路都显现了出来。

这些纹路看起来既像是凤凰的羽毛纤毫毕现,又像是神龙的鳞甲立体坚硬。

在木盒底部的中间,被四海龙纹包围的中间,八个金灿灿的篆书字体慢慢地浮现出来:

丹凤朝阳,怒海龙宫!

我虽然不知道这八个字是什么意思,但莫名的,我觉得自己的血液也跟着沸腾了起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