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璨郁温玖涯免费阅读第10章 萧璨郁温玖涯大结局

萧璨郁温玖涯免费阅读第10章 萧璨郁温玖涯大结局

萧璨郁温玖涯是作者欢小简经典小说中的主角,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那么萧璨郁温玖涯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他,温家大少,家财万贯貌比潘安,是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她,三无干物女,在人海中卑微似一粒尘埃。两个本该拥有截然不同的命运轨迹,却在一次偏差的午后相遇相爱。他宠她若至宝,甚至不惜抛弃万贯家财的继承,娶她为妻。但一次意外后,她不得不摔下一纸离婚协议,狠心离开。五年后在相遇,他早已褪去年少轻狂,成了外界以邪魅恶魔著称的俊美总裁,日日游戏花丛。他将她强力身边本事报复,却越陷越深,发疯成魔。他:“真想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到底是不是红色的。”她:“我也没阻止你。”两人徘徊在爱恨之间,当往日的种种误会化解

《亿万总裁追妻忙》 第10章故人再聚,物是人非 免费试读

心中情绪复杂,害怕跟恐惧中夹杂着些许期待。

思绪被扰她已无心再去绘画,合上设计本,将身上的外套拉紧了一份,窗外的烈日却让萧璨郁莫名感觉一阵寒意,由心而生。

没过多久房间门被一把推开,萧璨郁回头就看见了那张笑得张扬的脸,轻狂而骄傲正如温玖涯一如既往的姿态。

仅仅只是一瞬间,眼前的人与大学初遇时的场景,在萧璨郁的脑袋相叠。

初夏的大学阳光正好,来迟了的她索性在无人的校园瞎逛,正是那个时候她在树下看见了正坐在榕树上的他。

一头利落的碎发,面庞白如脂玉,高挺的鼻梁,灰褐色的眼眸亮如星辰,五官精致到有一种非人类的妖孽感。

她看得正呆,温玖涯却勾了艳红色的唇露出了一个张扬而轻狂的笑容。

“好看吗?”他笑问,柔声软玉,灰褐色的眸中带着化不开的温柔。

“恩。”她不禁点头。

这便是她与温玖涯的相遇,时隔八年,两个笑容在此刻重合,却是不一样的心境。

当初的心动,如今却只剩满满的涩意。

而当初温玖涯双眸中的温柔,如今却带着刺骨的冰凉。

“不迎接一下你的金主吗?”他上扬着唇,笑面不改。

萧璨郁站了起来,才靠近温玖涯的时候就闻到了一阵香水味,并不属于林美或者李佳,忍着心中的那份痛楚,她缓缓的伸出了手指,轻轻的替温玖涯整理着有些松掉的领带。

虽然没说话,但这轻柔的动作却是让温玖涯一愣。

“别的女人想的都是怎么让我脱掉衣服,你倒好,居然在这里整理衣服。”他眉毛一挑。

萧璨郁缠绕在白色领带上的手指一顿,心中的痛楚再添一分。

“那……要脱掉吗?”

很平淡的一句话,换来温玖涯身体的一阵僵硬,放大的瞳孔惊讶的看着萧璨郁,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没有反驳。

没有愤怒。

几乎是将自己的尊严放低到尘埃的一句话,让温玖涯的心顿时缠绕上一抹莫名的烦躁感,她这样的姿态,却比朝他动手的她还要另他厌恶。

“看来你已经做好要当一个合格情.妇的准备了。”温玖涯再次扬起了唇角,多了一份讥笑的意思。

“我还有得选择吗?”萧璨郁也笑了,笑得自嘲。

温玖涯伸手捏起了萧璨郁的下巴,四目相对时,一字一句的反问道:“这一切不都是你自找的吗?”

是啊。

就跟温玖涯说的一样,不管是一开始去招惹他,到后面的离开他,再到现如今的状况,都只是她自己咎由自取。

怨不得他人。

也没有其他的选择。

见萧璨郁沉默,温玖涯的心里的烦躁加巨,一把拍开了她正在整理领带的手:“行了,别忙了,跟我去一个地方。”

萧璨郁抬头看着他。

“打扮好一点,我可不希望别人认为我身边的女人是从垃圾堆里面捡来的。”

温玖涯扔下一句话后,也不管萧璨郁同不同意,直接就转身离开了。

后来一想,她似乎没有权利再说是否同意了,为了母亲能脱离那个混蛋的挥下,她别无选择。

因为不知道到底是去什么场合,所以萧璨郁直接选择了一条简单的白色连衣伞裙,简单却不失优雅不管是什么场合都不会失了礼。

搭配上一条灰色的长丝巾跟素色高跟鞋,放下头发稍做打理后直接披散下来,虽不出彩,但至少看着舒服。

她从房间出来的时候温玖涯已经换上了一身白色西装搭配的正好是一条灰色领带,两人看见彼此时都微微的愣了一下。

没有任何言语,却巧合的搭配出了一身情侣装。

只是这种默契配上如今的身份,倒是显得滑稽了。

温玖涯也在看着她,猜不出脸上的情绪,萧璨郁正犹豫着是不是要回去重新换一件衣服时,温玖涯却已经站了起来。

“还不下来是准备等着我上去接你吗?”

萧璨郁快步走下旋转楼梯,因为步子急了些,在下最后三层扶梯的时候,脚下一空,身体惯性的朝着前方扑下,眼看就要摔在地上。

她闭着眼睛做好跟地毯来个亲密接触的时候,却跌在了一个坚硬的胸膛之中,不用睁开眼熟悉的薄荷香便让她知晓是谁扶住了她。

“果然认定自己身份后这么快就着急着投怀送抱了吗?”

萧璨郁的身体一僵,连忙从温玖涯的怀中弹了出来,如避瘟疫。

“谢谢。”她表面平静的说着,但心中的疼却早已蔓延了全身的神经,麻痹着大脑。

“女孩子就是要早点认清自己的地位才有人疼不是?”温玖涯笑笑着的在萧璨郁的脸上抚摸了一下,如同奖励听话的宠物般。

上车后车厢内弥漫着的只有沉默的味道,她没问车要开到什么地方,也没问今天要干什么,若不是还会呼吸,心还会疼,那她就跟这加长的林肯车上的摆设没其他区别了。

车停下后门僮便快速下来为将门打开了,只是看着眼前的建筑,萧璨郁瞳孔微张,身体也僵硬住了。

繁星酒店。

她跟温玖涯毕业领结婚证的那天就是在这家酒店,只宴请了温玖涯的几个好友,跟她的好友、温玖涯的妹妹温娜儿,连自己一共是六个人。

充斥着一声声的欢笑跟祝福的声音似乎还就在耳畔,但看着温玖涯唇角上扬的那一抹冷意,萧璨郁却不敢往前……

心里突然生出了想要逃的冲动。

“萧璨郁,走吧。”温玖涯嘲讽一笑。

萧璨郁就站在那里,僵硬着脚,根本迈不开。

“我们为什么来这里?”她颤声问道,充满回忆的地方,让她眼眶热热的。

“当然是来见老朋友,你也很久没见他们了不是吗?”

温玖涯笑得温和,萧璨郁却终于迈开了脚,转身朝着反方向而行,心里一个声音不断的催促着她一定要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手腕被一双大手狠狠的捏住,用力的将她拉转过身。

“我说进去,不要惹我生气。”温玖涯一字一句道,脸上的虚伪的笑意早已消失,一双灰褐色的眼眸一下子阴沉了下去。

“温玖涯你非要这么狠吗?非要无情的将我脑袋中的那些美好记忆一一摧毁吗!!”萧璨郁在内心疯狂的咆哮着,很想要开口质问他,但四目相对后,她却什么都没开口。

将自己的手从温玖涯的手中挣开。

“好,我跟你进去。”萧璨郁的声音中带着一声控制不住的哽咽。

她已经猜到了温玖涯想做什么。

在酒店经理的带领下,萧璨郁跟温玖涯在一间半开的包厢前面停了下来,正是那一间VVIP级的帝字号包厢。

半开的包厢门内隐隐传出一些萧璨郁曾经很是熟悉的声音,夹杂着陌生女人的欢笑。

温玖涯直接推门而入。

“哟,咱们大忙人温少终于来了。”

“没想到今天竟然有时间约我们出来吃饭,晚上的活动就由本少爷包了吧。”

“你现在是已经开始晚上的活动了吧。”温玖涯略带鄙视的声音响起,下一秒两个女人娇笑的惊呼声响起。

“别说本少爷不照顾你,这两美人今晚就归你了。”

“你玩过了再给我?”

“可都是我辛苦**好的,功夫一流。”

“宋少爷,讨厌死了。”

“那我可得试试看你小子**女人的本领有没有长进了。”

“哈哈哈。”

包厢内欢笑的声音,让门口的萧璨郁彻底僵硬住,想要逃,想要离开,脚却如同在地上生了根般,让她迈不动脚。

包厢内的声音熟悉到可怕。

即便都是五年没见的人,她却还是能不看样貌就能分辨出谁是谁。

同样温玖涯叫她过来的目的异是再明显不过,在当年的那个包厢,当着当年的旧人,将他们之间的回忆彻底踩到尘埃中。

萧璨郁鼻头酸酸,眼眶也涨涨的,泪已满盈,一不小心就会决堤。

“还不进来是准备在外面培育真菌种蘑菇吗?”温玖涯突然提高音量唤道。

萧璨郁心头一颤。

“怎么?我们温大少出门还有自带美女吗?”宋淮调侃道。

“我比较好奇的是到底是什么样的美女能让这小子出门的时候还不忘带出来。”唐景霖音色含着笑意。

“要我去请你吗?”温玖涯声音平静,萧璨郁却已经听出了一丝怒气。

慌忙的擦了一把眼眶的泪后,萧璨郁咬着牙推门而进。

“噗——咳咳咳——”唐景霖口中的红酒十分不优雅的喷了出来,呛了鼻。

“***!”宋淮拍案而起,跟受了惊的猴子般,一下蹿上了椅子上。

明显她的出现,吓得两位少爷够呛。

宋淮眼急手快,一把将缠在温玖涯身侧的两位美女给提起来丢到了一边,手忙脚乱的解释。

“郁嫂子,你……你听我说,这全都是误会,我……我不知道你跟玖涯和好了……”

宋淮可清楚的记得萧璨郁的醋劲可不是一般的大,当初因为他拿温玖涯跟几个校花开了玩笑,差点没把他家房子给拆了。

而温玖涯则一直秉承着完全纵容的姿态,并且很享受的样子。

发现自己心虚到口齿不清的宋淮,索性将攻击目标放在了温玖涯的身上。

“温玖涯,你打电话的时候难道就不能说清楚是嫂子回来了吗?造成现在这种误会多不好。”

宋淮骂了温玖涯后,还不忘朝她挥手打招呼道:“嫂子我已经帮你教训过玖涯了,你快进来坐,坐这里。”

相较于宋淮的手忙脚乱,从咳嗽中缓过神的唐景霖则是皱着眉的打量着眼前的二人,似乎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

“宋淮,我看你是还没喝就开始醉了,你如今哪里还有什么嫂子。”温玖涯冷声笑道。

“啊?”

宋淮满脸茫然,表示脑袋还没转过弯来。

萧璨郁在温玖涯的身侧入坐后,看着茫然的他出声提醒道:“我跟他五年前就离婚了。”

淡淡的声音从萧璨郁的口中传来,轻描淡写,如同毫不在意般的语气让温玖涯心中的怒火一下蹿了上来。

“那你们现在是什么个情况?”

唐景霖皱眉,从温玖涯的态度来看,他可不认为他带这前妻来这里是为了缅怀过去的。

温玖涯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将脸看向了萧璨郁的方向,姗姗的笑问着她:“你说我们现在这是是什么情况呢?”

萧璨郁紧握着拳头,残留的指甲触掐进掌心未痊愈的伤口,却不及心上之疼。

迎上温玖涯阴霾的眼眸,她已然绝望。

好。

温玖涯,你非要我自己来毁灭掉曾经是记忆吗!

她唯一庆幸的是顾墨没在场。

“我现在是……”

沉默间包厢的门再度被人推开,看见来人的瞬间,萧璨郁的声音截然而止。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