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天定:邪王追妻路子野全文阅读 纪霓云凌楚琰小说完整版

医妃天定:邪王追妻路子野全文阅读 纪霓云凌楚琰小说完整版

热门好书《医妃天定:邪王追妻路子野》是来自落天著作的古言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纪霓云凌楚琰,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纪霓云作为神医世家最废材的一任家主,竟然被老祖宗的灵牌给砸死了一朝穿越大夏朝,更是成了娘家不管不问,夫家避而不见的落魄小姐原以为生活跌落谷底,却不想一切都是逆袭的开始……手握惊世医术,身负逆天血脉斗恶妇,虐绿茶,治恶疾,当土豪路边随手捡个男人,都是惊世骇俗的妖孽权王某王爷邪魅一笑,“你既然救了本王,就得负责到底。”某女果断拒绝:“不好意思,本姑娘已经成亲了,夫君狂拽酷炫吊炸天。”某王爷一手将其拉入怀中,低声耳语:“原来本王在夫人心中如此神勇……”

《医妃天定:邪王追妻路子野》 突然开窍了 免费试读

在薛温瑜的认知里,祁王没杀了那女子,已经算格外仁慈了,毕竟凌楚琰身上的毒和纪家可脱不开关系。

三年前的大婚夜,凌楚琰突然发狂嗜血,遇神杀神,且瞳孔出现了神秘的淡紫色光芒……

为了不让京都的人发现他的异样,才选择远走他乡。

后来才查出他接触了傀儡香之毒。

而当时祁王府防守严密,祁王更是深居简出,很少接触陌生的东西。

大婚那几日里唯一进出祁王府的只有纪府送来的嫁妆……

“但纪霓云的意思是,这毒已经在本王体内十年了?”

凌楚琰对此事还是持怀疑态度的,如果自己真是中毒十年,为何发作的时间这么巧,偏偏在纪府嫁妆送进门的时候?

“我跟你说实话,这傀儡香世间罕有,我对此毒知之甚少。”薛温瑜摇了摇头,“反正你也活不了几天了,让她试试也坏不到哪去,顶多是早点去见阎王!”

不得不承认薛温瑜的话粗理不粗,但纪家的人还是要有所防备的。

“路遥,跟过去看看。”凌楚琰抬了抬下巴,又补充道:“还有去墨水村查查纪霓云。”

另一边,纪霓云拿了金子,立即就去了当铺,打算拿会翠玉镯子,然而却被告知镯子已经被买出去了。

霓云对此事还是很羞愧的,代替原主去给生母上了柱香。

又买了些衣服、药材和工具。

走到侯府不远处的窄巷里,突然被一个体格健壮的男人拦住。

“老五?你这病好的也太快了,都有精神逛街了。”霓云故作镇定,观察着眼前的男人,寻着机会。

“你少他娘的废话,就说怎么赔偿老子吧。”男子激动地扯着嗓子嚷了一句,接着连连咳嗽。

“好笑,讹诈别人的人反而有理了?”

霓云见过医闹的,却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在济世堂门前时,霓云已经看出这夫妻两个是去讹诈济世堂的。

只不过当时,霓云确实需要一个契机展示一下“医术”,所以暂时没拆穿。

那些所谓的急救、推拿都是做给薛温瑜看得,老五实际上是被那泡尿恶心醒的。

老五讹诈不成,他又不敢去找薛温瑜,自然只敢来她这耍狠了。

“说吧,你是给钱,还是肉偿?”老五猥琐的眼神在霓云身上绕了一圈。

“我顶你个肺!”

霓云一膝盖顶在老五的肺部。

照理说,她一个弱女子是无法轻易伤着一个高大的男人的,可是这一顶,老五却疼的抱着胸口打滚。

这老五肺部是真的有阻滞之症,且从他急促的呼吸上判断,已经十分严重了。

所以霓云这么一顶,老五就直接躺在地上气喘吁吁。

霓云也很讶异,在济世堂门口时,她与老五一拳之隔,都看不出老五的病症在何处。

怎的这会儿,只是简单地听了下他的呼吸,就能准确地判断出病症所在?

“救……救我……”老五躺在地上,呼吸越来越困难。

这老五倒也不至于死罪,霓云还有意拿他试试手。

她一把扯掉老五的衣服,将老五翻了个身趴在地上,又迅速抽出银针,刺入背部的穴位。

而手指则在穴位之间推拿,而后将人微抬起来,在腹部一个用力。

老五呛得连连咳嗽,伴随着咳嗽,几口粘稠的痰液全部吐了出来。

“你他娘的,老子宰了你!”

“有没有感觉好一点啊?”

“你大爷……”老五的话还没骂完,发现自己呼吸真的顺畅了许多,一时愣住了。

霓云顺势将他按倒在地上,拍了拍他的背,“我刚刚帮里疏通了筋脉,现在可不能动哦。”

老五身子一僵,蛤蟆一样趴在地上,“不……不能动吗?”

“当然,你得好好吸收天地精华呀,不然刚刚的治疗就白费了。”

霓云生怕他反应过来,交代完后,一溜烟跑了。

路遥赶到的时候,老五正裸着上身,紧贴地面,甚至十分享受的模样。

“哥们儿,起来,跟我去见个人。”路遥简直没眼看,撇着头道。

“你没看老子在吸收天地精华吗?”老五嚷嚷着,中气十足。

“得了,那你慢慢吸收。”路遥腰间的皮鞭一挥,直接缠在老五腿上,拖着人折返回济世堂。

路遥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凌楚琰,“总之,王妃来的时候并没有真的诊断出老五的病症,可回去的路上,不仅一眼探知病症,且‘刷刷’两下,人就好了。”

“那她到底懂不懂医术啊?”这下子把薛温瑜也搞懵了,“难不成我济世堂是风水宝地,进出一趟就茅塞顿开了?”

“以小的猜测,王妃受了王爷的感召,才医术突飞猛进。”路遥眼珠子一转,抚掌道,“毕竟王爷英明神武、才高八斗、武艺超群、出手阔绰……”

“还赏了王妃两个五百两呢。”路遥比出五根手指,“王妃见了王爷这等天人,定然茅塞顿开。”

凌楚琰“嗯”了一声,“确定那老五已经好了?”

路遥见祁王并无什么表示,一下子泄了气,瓮声瓮气道:“那无赖说话中气十足的,比小的都有精神。”

“既然好了,就拖下去打二十板子。”

“啊?小的……小的即刻去办!”路遥只当祁王是警告他呢,身子一僵,一溜烟跑了。

倒是一旁看热闹的薛温瑜耸了耸肩,打趣道:“哟,千年冰块脸还知道护媳妇儿了?”

“没看出本王护的是你?”凌楚琰白了他一眼,“打算如何感谢本王?”

“在下荣幸之至。”薛温瑜做出一副感激涕零的表情。

今日若不是霓云拆穿那碰瓷的无赖,济世堂的名声怕是毁了。

反正左右都是两口子,感谢谁都一样。

“既然如此三日后就在你济世堂摆谢恩宴。”凌楚琰敲了敲桌子,“记得要一品楼的满汉全席。”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