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奈卿傅御瑾免费小说 顾奈卿傅御瑾在线阅读

顾奈卿傅御瑾免费小说 顾奈卿傅御瑾在线阅读

顾奈卿傅御瑾是作者猫小咪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小说情节很吸引人,是一本罕见的好书,强烈推荐!下面看精彩试读!他是帝都活阎王,她是天生六指的吉星“怪物”。一次设计,一场陷害,她怀着身孕锒铛入狱。监狱难产诞下三胞胎,妹妹夺走大宝,翻身成为帝都夫人。“让她死太容易,我要她生不如死。”帝都傅爷的怒火,谁也担不起。五年后出狱,她成为了他报复游戏中的一颗棋。都说傅爷恨惨了顾奈卿,可所有人看到的却是傅爷不舍伤她分毫,护若珍宝。助理:“傅爷,顾奈卿就是你找了十年的六指之人!”随着真相揭开,傅爷跪在她面前:“卿卿,用我的命还你被冤的五年,只求你……别不爱我。”她冷凝着眼前卑微的傅爷:“傅先生,你我之间没有爱,只有恨!”三萌宝:“啧啧,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龙凤三宝:傅爷的私宠罪妻》 第2章 免费试读

监狱的巨大牢门下,顾奈卿的身影看起来娇小而无力。

入狱五年,她的父母不曾来看望过她一次,哪怕是她在狱中无数次***,也没能换来他们的一个电话,一次探望。

忽然,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从前方响起。

“妈咪,我们来接你了。”

顾奈卿身体一顿,这才发现站在门口接她出狱的竟然是两个五岁的小宝宝!!

小女孩扎着两个可爱的小丸子头,穿着一身粉色的小裙裙。

如同铃铛般大的眼睛一闪一闪,看起来像是小精灵一般。

身侧的小男孩则是成稳多了,一头墨色的短发随风摆动,眼如宝石。

虽年纪尚小,可眉宇间却留有着不符年纪的自信。

此时的两个小家伙小手牵在一起,身后还背着一个可爱的可达鸭小书包,别提多可爱了。

顾奈卿微微一愣,踩着略显瘸拐的脚步轻蹲在两孩子面前。

五年牢狱,早将那个一身荣耀自信乐观的顾奈卿给彻底磨灭了。

现在的她,面色沧桑,眉宇间仿佛永远藏着一股阴霾。

“小朋友,你们认错人了。”

她的孩子,早在五年前难产时就死了。

顾少琛似乎早有准备,小家伙递出一份亲子鉴定报告。

“我们没有认错,我们等妈咪,等了五年。”

在看到亲子鉴定结果的时候,顾奈卿也是一顿。

那双空洞灰暗的眸子多出几分泪光,“我的孩子,没有死……”

顾奈卿喜极而泣,她想好好抱抱两个孩子。

可还没将两个孩子揽进怀中,她的手就停顿在了半空。

她身上的衣服还是五年前入狱时的衣服。

衣服很旧,旧到泛黄。

不仅如此,上面还留着一块又一块的形状颜色各异的大补丁。

再对比两个孩子身上干净崭新的衣服,她有些怯弱。

她的孩子,会不会嫌弃她?

正当女人走神时,两个机灵的小团子就已经是主动扑进了她的怀里,甜甜的叫着她妈咪。

“孩子,你们叫什么名字?”

顾奈卿很好奇,她的孩子这五年是怎么生活的?又是怎么长大的?

顾少琛嘴角扬起,露出一抹如阳光般自信的笑容。

“妈咪,我叫顾少琛,顾奈卿的顾,年少有为的少,西赆南琛的琛。

今年五岁,是哥哥!我会洗衣做饭打扫卫生,最喜欢的人是妈咪。”

一旁的小女孩也是跟着连连举起小手,“妈咪我叫顾葵一,小名小葵哦。

今年五岁,是妹妹。我会吃饭睡觉,还会看命看手相哦!”

顾葵一说着,可爱的眼睛便是扫了眼顾奈卿的面相,当即眼睛一亮。

“像妈咪的面相那可就是大吉富贵命,以后妈咪可是前途无量的吖!”

顾奈卿权当小葵的话是在哄她开心,她温柔的摸着两个孩子的脑袋问。

“这五年来,你们都在哪里生活?谁在照顾着你们?”

顾少琛回头指向了不远处的高楼公寓,“妈咪,这五年来,我们一直在你身边。”

为这一天,他们等了五年。

他补充道:“这五年来,一直都是面具阿姨在照顾我们。

我们也想去探望妈咪,可面具阿姨一直说,时机还没到。”

顾奈卿问:“她在哪?”

是那个神秘的面具阿姨救了她的孩子,并且将她的孩子抚养长大。

孩子们口中的面具阿姨是她的恩人。

顾葵一摇头回答:“面具阿姨把我们送到这里后就走了,我们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

尽管一起生活了五年,可他们从未看到过面具阿姨的脸。

小女孩认真回答:“不过面具阿姨说了,时机到的时候,我们会再见面的。”

几人说话间,却没意识到,身后一辆迈巴赫正在快速逼近!

顾少琛低垂下了睿智的双眸,瞥见不远处一辆飞驰而来的车,似乎早有预感。

小家伙在没人注意的角度轻轻敲了一下隐匿在耳朵里的无线蓝牙耳机:“不惜一切代价,拦下那辆车。”

没一会,草丛里冲出三辆五菱宏光,猛然间朝着迈巴赫车上撞去!

砰地一声,四车相撞,拦截下了那准备撞向顾奈卿的迈巴赫。

一时间,硝烟弥漫。

顾奈卿听到动静回头去看,隐约间,仿佛和车内一双如冰霜般阴冷的双眸对上。

离开之际,顾少琛腹黑般的勾起唇角,“干得不错。”

一直到人离开,迈巴赫里才走出两道身影,略显狼狈。

“傅爷,您没事吧?”助理陈亨问道。

傅御瑾面色阴沉,徒手捏拳:“顾奈卿!”

……

监狱拐角处停着一辆劳斯莱斯,将刚刚发生的意外全然目睹。

司机:“夫人,走吗?”

后座,一个戴着法式圆帽的女人尽显华贵气质,她的脸上赫然戴着一块银色的半边面具。

女人警惕的看了眼不远处的傅御瑾,随后目送着顾奈卿和两个孩子离开,眼里流露着不舍而内疚的光芒。

“再等等。”

—-

“老板,你这……招人吗?”顾奈卿对着便利店老板试着询问。

她在监狱服刑五年,靠着劳动存了一点钱。

交完半年房租,口袋里只剩下最后一张五块的破旧老钞。

五块钱,刚好只够买两袋袋装泡面,也算是勉强能解决两个孩子今晚的口粮。

她必须得找一份工作,保证孩子能吃得饱穿的暖。

而不是一天三餐都是泡面。

“招收银,你会吗?”老板扫了女人一眼,只觉得有些眼熟。

顾奈卿连连点头:“会。”

“你叫什么?”

“顾奈卿。”

一听到名字,老板立即跳起,像赶霉神似的将顾奈卿往外赶。

“走走走,你一个杀人犯还敢来我这应聘,你想害死我不成?

你撞死的可是傅爷的亲生母亲,整个帝都谁敢收你?”

他厌恶的拿着酒精朝着顾奈卿站过的地方喷洒:“真晦气。”

顾奈卿低垂着脑袋,眼神无光。

在监狱五年,这句话,她听过无数遍。

她黯然转身离开,忽然,一只手从身后伸出,随后一把抓在了她手里装着袋装泡面的袋子上。

“我可不敢把东西卖给你,这要是让傅爷知道我卖吃的给你,我这小便利店也不用开了!”

老板抢夺过袋子,随后用力朝着店外不远处的河边扔去:“你这样的杀人犯还配吃东西?”

眼见着宝宝们的晚餐掉进了河里,顾奈卿着急的追到河边。

“那是小琛和小葵的晚饭。”

想到两个孩子要饿肚子,女人不带丝毫犹豫的跳进了河里。

手刚抓住浮在水面上的泡面袋子,冰冷的河水就瞬间淹没了她的脑袋。

立春的季节,气温还很低,河水如冰锥一样刺进女人的身体里。

顾奈卿拼命挣扎,却全是徒劳。

她一时着急,竟然忘了自己不知水性。

河水淹没,女人的身体逐渐下沉。

顾奈卿的眸子空洞泛黑,比漆黑的河水还要黑。

被父母抛弃、被人陷害失去事业、又莫名其妙变成杀人犯、甚至现在孩子也要跟着她吃苦……

是不是只有她死了,才能洗脱罪名?

她死了,小琛和小葵也不用跟着她吃苦了?

河面传出扑通一声,夜色中,一个影子飞跃跳进了河里。

男人眸如锋刀,精准锁定了河底下沉的女人,将其救上。

顾奈卿喃喃道:“如果能这么一死了之就好了。”

直至晕倒,她的手里还死死抓着那装着泡面的袋子。

一旁的陈亨拿出手枪,“傅爷,需不需要现在开枪杀了顾奈卿替夫人报仇?”

月光下,傅御瑾一身湿漉却挡不住绝绝风华。

硬朗的完美轮廓下有着一双深邃的墨色冷眸,每一处五官犹如雕刻般完美。

仅只是对视一眼,就能让人血液滞停,这天生的王者气场叫人不寒而栗。

男人捏着怀中女人的下巴,阴暗的眸子里满是冷意。

她想死?

那他便更不能让她如意。

“死?让她死太容易,我要她生不如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