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李玉阳徐牧小说全文阅读免费

(抖音小说)李玉阳徐牧小说全文阅读免费

李玉阳徐牧是著名作者香菇炖薯条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书中的那男主李玉阳徐牧如磐石般坚定,女主的豁然与可爱,温暖而不失俏皮。那么李玉阳徐牧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六岁那年我贪玩跑到祖坟上去挖死人骨,结果从坟中钻出来了九条青蛇把我拖了进去。十二年后一个卖货郎找到了我,让我和一张白蛇皮拜堂,从此以后我便走上了一条骇人听闻的不归路。

《异闻绝密档案》 第4章 免费试读

卖货郎向我竖起了大拇指,笑着说:“这样就对了,是个爷们就得有爷们的魄力,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我看好你。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徐牧,是一个行走在山野之间的卖货郎,兼职地师。”

“地师?那是什么?”我在心中嘀咕了一声,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一个词语。

我们一家急忙向徐牧行礼,我妈望着徐牧小心翼翼的说:“徐大师,我儿跟那白蛇仙拜堂成亲了,以后他是不是就没法传下后代了。”

“妈——”我急忙喊了一声,能活下去都不错了,哪里还敢奢求什么后代的事。

徐牧却是望着我,脸上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能不能传宗接代就要看你儿子努不努力了,如果努力,说不定可以。”

我顿时张大了嘴巴,望着那白蛇皮傻眼了。

努力——

这,这怎么努力?

我妈也是一脸迷惑,不解的望着徐牧。

徐牧摇头笑道:“这事儿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我现在说了也没用。”

说完后徐牧的神色严肃了起来,沉声道:“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准备一下,马上拜堂成亲,天亮之前必须把这事儿弄完。

白蛇仙身份尊贵,有洁癖,你们把屋子收拾干净点,尽量弄得浓重一些。”

我爷爷二叔立马忙活了起来,收拾着堂屋。

我妈望着徐牧脸上有为难之色,小声说:“徐大师,我儿来的匆忙,也没有带新衣服来,这可如何是好?”

徐牧笑着说:“这个我早有准备。”

只见他从两个箩筐中拿了一堆东西出来,有红布,有鲜花,还有剪好的大红喜字,更是有新郎官穿的衣服。

“玉阳,把衣服换上吧,开心点,今晚可是你大婚的日子,不要苦着脸,你这样子会让白蛇仙不开心的。”徐牧把新郎官的衣服丢给我,笑眯眯的说。

望着徐牧那一脸笑容,不知道咋地,我居然有一种上当了的感觉。

使劲的摇头,把这个荒谬的想法抛到脑后,如果不是徐大师和他的父亲,我们家早就完了。

徐牧出去了,就我和我妈在房间里。

我妈深吸了口气,抹了把眼泪,轻声说:“阳阳,把衣服换上吧。”

“妈,我……”我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自己结婚时候的样子,也无数次幻想过自己另一半,但是我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

“阳阳,妈知道苦了你,但是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你不能让你爸白死。”我妈摸着我的脑袋说,提起我爸,她抱着我嚎嚎大哭了起来。

“妈,不哭,我已经长大了,以后我来保护你。”过了一会,我在我妈耳边说,把衣服穿上了,我妈仔细的给我竖着头发。

等我们从房间里出来,堂屋里已经布置好了,张灯结彩,十分喜庆,大红蜡烛燃烧着,我爷爷他们也都换上了新衣服,坐在太师椅上。

徐牧让我妈落座,把我拉到了香案前,沉声道:“今晚是玉阳和白蛇仙大婚的日子,大家伙都开心点,不要让白蛇仙感受到了不痛快,否则她生气了就糟糕了。”

听徐牧这么一说,我妈他们哪里还敢苦着脸,想到了劫后余生,脸上有着笑容。

徐牧把白蛇皮拿了出来,在上面包裹了一张绣有花朵的红布,以此来当做是白蛇仙的嫁衣。

徐牧让我把白蛇皮双手抱在胸前,他去香案前点了油灯,烧了三炷香。

徐牧负手站在一旁,清了清嗓子,高呼道:“今日,李玉阳与白素灵结为夫妻,以天地为证,日月恭贺,婚礼现在开始。”

“一拜天地!”

我抱着白蛇皮行礼拜着,一套很很复古的礼仪,我也不敢问,也不敢说话,幸好在电视上看过,知道是怎么操作。

“二拜高堂!”

我抱着白蛇皮向我妈行了一礼。

“夫妻对拜!”

我犹豫了一会,我这样子咋夫妻对拜,最后我还是把白蛇皮放在身前朝她拜了一下。

“送入洞房!”

我准备抱着白蛇皮回房间,走的时候被徐牧叫住了。

“礼法已成,玉阳,从现在开始白素灵就是你的结发妻子,你们两人要真心相爱,不可背叛对方。”徐牧沉声道。

我点头,大声说:“徐大师,我会的。”

徐牧脸上有着笑容,“走,现在我们出去跟那群东西说说。”

徐牧就只是带着我出去了,我妈他们就留在堂屋里。

屋外,那群蛇还在,依旧围着我家宅子。

“玉阳,让它们滚。”徐牧对我说。

望着那密密麻麻的蛇,我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因为经历了小时候那件事,我特别的害怕蛇。

我壮着胆子朝那群毒蛇说道:“给我滚!”

“声音大些,要有底气,你现在是白蛇仙的丈夫,不要害怕。”徐牧喝道。

我咽了口唾沫,闭着眼睛大吼道:“给我滚!”

那群毒蛇开始骚动了,却是不情愿离开的样子。

“大胆!”徐牧一声大喝,从袖子中取了一道黄符向那死人拍去,那死人顿时炸开了,里面有许多毒蛇飞射而出。

“没听到话吗,如果再不滚,休怪我无情!”徐牧怒喝,双目如铜铃。

毒蛇吐着蛇信,蛇海涌动,开始退走,眨眼间就消失的干净。

我重重松了口气,然后不敢置信的说:“徐大师,这样就可以了吗?”

徐牧含糊不清道:“反正今晚上是过去了,以后的事谁知道呢。”

“好了,玉阳,时间没多久了,你们赶紧去洞房吧。”

徐牧把我推进了房间里,将房门关了起来。

我妈有些不安的问:“徐大师,他们……”

徐牧笑了起来,“白蛇仙挺喜欢玉阳的,他们正在洞房,你们该干嘛就干嘛,不要去打扰就成了。”

说完徐牧坐在大门口抽烟,眯着眼睛望着天上那从乌云中钻出来的月亮。

我抱着白蛇皮躺在床上,摸着那冰冷的蛇皮说:“你叫白素灵对吗,虽然你我不是同类,但是我得感谢你,谢谢你救了我和我的家人,既然你我已经拜堂,以后我们就是夫妻了,我不会背叛你的。”

也许是因为今晚惊吓过度的原因,我躺在床上没一会就感觉困意袭来,没一会就睡着了。

睡着的时候我感觉有一道冰冷的身体紧贴着我,有人在我耳边吹冷气,一道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相公……”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