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玄陆欣欣全文阅读 陈玄陆欣欣小说最新章节

陈玄陆欣欣全文阅读 陈玄陆欣欣小说最新章节

陈玄陆欣欣是作者易水寒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陈玄重生玄武大陆成为一介废柴,偶获忽悠系统,陈玄瞬间崛起!姑娘,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看你一眼怎么了?

《我忽悠了整个大陆》 第7章 何为剑法 免费试读

“哈!”

“嘿!”

“一剑西来!”

哐当!

陈玄百般无奈的将昆仑宝剑扔在石板上,没有用啊,他根本使用不来。

“看来,这把剑似乎只有受到攻击的时候才会产生作用,是类似于禁制反弹吗?”

最终,陈玄还是将昆仑宝剑收起来,这可是他目前为止唯一的一件保命装备,虽然使用起来很鸡肋,但威力绝对是天花板级别。

回头看着变成废墟的小屋,愣了愣神不由得抓着头发犯难,“这让我住哪儿啊……”

算了先不想这些,还是先开溜吧。

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整个红峰宗肯定是能察觉到的,说不定现在就已经派人来这里一探究竟了。

回头跑进废墟,将睡的正熟的小粉猪抱起来撒丫子就跑,这神兽可真不靠谱,回头做红烧肉得了。

可再次跑出废墟,就看到一个身穿红色紧身衣裙的小萝莉手里提着已经昏死过去的寻腾。

这个人是……

陈玄在脑子里寻找着关于眼前这个人的信息,对方却直接朝他走了过来。

“你刚才看到了什么?这里发生了什么事?”萝莉的身材,御姐的声音。

陈玄脑子里乱成一锅粥,找遍了记忆也没有任何对方的一丁点资料,甚至根本就没见过。

红亓洛的感知发挥到了极致,从那一剑开天的瞬间便察觉到,恐怕有一尊大能隐藏在红峰山中,并且第一时间赶到。

碰到的那些弟子慌张逃窜,现场除了一堆废墟的房屋和断臂将死的寻腾,就是眼前这巧夺天工的剑痕。

以她的眼光来看,这挥剑之人至少也是合体期的大能者!否则不可能达到如此庞大的破坏力。

甚至更高!

对于力量和剑痕的掌控滴水不漏!

她作为红峰宗的宗主,修炼至今也不过是分神期而已,对此也只能望而生畏。

“啊……嗯……对!刚才我看到有个人拿着把生锈破剑挥出一剑,然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对于一个全然陌生,且不知强弱的人,陈玄抱有警惕之心,即便手里有着昆仑宝剑,可若是对方强自己太多,他真有拔剑的机会吗?

稳住别浪。

一把生锈的破剑?

红亓洛柳叶眉微微皱起,心中骇然一惊,仅仅是一柄破剑就能斩出如此可怕的一招!

那么那个人会是多么恐怖?

渡劫?!

她不敢想,即便是她多年在外闯荡,也从未见过渡劫境界的强者出手。

“不对!如此强者出手,他却能看到对方的出手,更是能详细说出使用的剑刃,并且还活了下来!”可细细一想,红亓洛越发觉得眼前这个看起来弱小的修士不简单。

尤其是面对她这位红峰宗的宗主,竟然丝毫没有敬意,也不恐慌?为何?

等等,他手里这是……

红亓洛目光凝然,瞪大瞳孔深深的扫了一眼陈玄手中的小粉猪,她的感知能力非同一般,眼前这只小猪比她以前见过任何妖兽散发出的灵性都要高贵!

即便是她自己蕴养的灵宠也比不上!

不简单!眼前此人非同小可。

她的脑子里瞬间就呈现出两个答案——

其一,他所说的那个人就是他自己,只是不想暴露而隐藏自身修为,看起来像是个弱小修士。

其二,他虽然不是挥剑之人,但自身也不简单,挥剑之人也忌惮不已,所以没有动手。

发生这么大的动静,对方身上甚至连一点灰尘都没有,这实在是太可疑了。

无论是哪一种,对方都有着隐藏的目的,红亓洛也不敢贸然揭穿对方。

对于一个在修真界苦苦支撑的女人来说,她的警惕性无疑是极高的,这么强大的人为什么要委身隐藏在她这么一个小地方?

“那个……我能走了吗?”陈玄忐忑的举手提问,对方看他的眼神好可怕啊,他这心里瘆得慌。

“啊?当然可以。”红亓洛目光幽幽,对方带给她的诡异感觉很深沉,但也不敢留人。

具体的细节可以问一下宗门内的弟子们和手里这个昏死过去的寻腾。

作为唯一一个受害者,他所知道的必然更多。

直到目送着陈玄离开,红亓洛紧绷的神情方才放松,一个转身消失在废墟之中。

“我靠!那个女人给我的感觉好可怕,我感觉我都快喘不上气来了。”

陈玄跑出山门重重的呼着气,心里后怕不已,这个世界果然还是好危险啊!

山门之外,清风拂面,落叶飘扬。

红峰山门之下是一条长长的石梯,一直通往山下的小镇,寻常人想要爬上来基本都要累的半死。

“咦?今天怎么没人守山门?”

一个人放松了会儿心情,陈玄忽的发现今天的山门格外的冷清,即便他闭上眼睛用心倾听也很难听到什么风吹草动。

好安静……啊啊啊啊!

陈玄傻眼了,一个浑身穿着破旧衣物的邋遢老头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自己身旁,一点儿声音都没有的!

“你干什么?!”下意识的跳起来,陈玄额头上微微渗出冷汗,但仔细一观察,这人应该是个乞丐,居然跑到红峰宗门口乞讨来了?

邋遢老头儿目光深沉,他早就在一旁观察,可是陈玄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太自信,或是狂妄。”他好歹也是分神境巅峰,半只脚踏入合体期的存在,若是徒然出手,即便是合体期也不由得为之侧目!

可是陈玄却根本不在意,甚至闭上眼睛!

这是何等的狂妄!

但一联想到之前那开天的一剑,他这心里就拔凉拔凉的,或许,此人比他想的还要恐怖许多。

“小友,不知何为剑法?”

???

陈玄问好脸,这邋遢老头儿是来拜师修行的?不是乞丐啊。

但是和他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来熟,咱们不是很熟诶!

不过,这么大年纪,即便生活破烂不堪,也有一颗求道之心,陈玄心中突然之间有些钦佩起来。

既然问了,那他也不好拒绝啊。

他从地上捡起一片叶子,在邋遢老头儿疑惑的目光下缓缓说道:“这就是剑法。”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