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绫之权霆御小说 许绫之权霆御免费章节阅读

许绫之权霆御小说 许绫之权霆御免费章节阅读

许绫之权霆御是作者满庭芳华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书中的那男主许绫之权霆御如磐石般坚定,女主的豁然与可爱,温暖而不失俏皮。下面看精彩试读!许绫之表面的许家千金,实际上亲生父母早已被现在的许家父母所害,许家父母为了利益把许绫之收养在许家。前世许绫之天真地认为自己在家里面不被宠爱,只是因为父母重男轻女,被害死在狱中,才知晓真相,重活一世,她要吊打渣男,“权霆御,我要报仇!”“乖,我帮你!”

《复仇罪妻:权少强势宠婚》 第2章 免费试读

权霆御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女孩儿一张苍白却写满了仇恨的脸。

他的眼底滑过一抹惊诧,并未出声唤回女孩儿的思绪,而是走至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盯着她的脸庞看了许久。

这样一张漂亮到极致的脸庞,却有着这样不该有的神情。

这让权霆御不禁想要探究,到底,她的身上发生了什么,让她这样的痛苦。

许绫之理清了思绪,许久,才回过神来,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对面坐了一个人。

她惊讶地张了张嘴巴,却是没能发出声响。

还是权霆御先开了口。

他说:“你说,你是郁峥塬的女儿。”

“是。”许绫之回答。

权霆御问:“怎么证明?”

郁峥塬夫妻去世已经十八年,他的女儿,在这十八年里,从来不曾有任何的音信,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女孩儿,说自己就是那个女孩儿,权霆御自然不会相信。

“我现在拿不出证据,但是,我知道,我父母曾经留给我一个东西,只要我拿着它来找权家的人,就可以证实我的身份。”许绫之说。

权霆御并没有因此就相信许绫之的话,而是目光依旧冰凉地看着她。

许绫之也知道,自己这样说,就特别像是那种上门诈骗的人,然而,她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够继续说道:“我不求你立刻就相信我,只是,我现在走投无路,只能够在还没有拿到信物之前,就来找你,但我不是骗你的。”

权霆御嗤笑了一声,道:“这也就是说,你无凭无据,找上我,还是要我帮你的忙。”

许绫之咬了咬唇,也觉得自己的这个要求,是真的很无理。

“小姑娘,你当我是谁?当权家是什么?你一句你是郁峥塬的女儿,就想捞这么大的好处,天真了吧。”权霆御说。

许绫之脸色有一些尴尬,她一时之间,无法回答权霆御的话。

不说权家,就说权霆御,上一世,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是一个多么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她还听到过一句话:宁可招惹阎王,也不要招惹权霆御,否则,阎王都保不住你。

何况,权家更是一个神秘威严的家族,掌握着各个领域的命脉,是人人都想攀附,但人人都不敢靠近的存在。

许绫之前一世自然是没有机会接触到权家的。

但她很清楚,许母让她签署的那份文件上,处理财产一事的人,就是权家的人。

虽然许绫之不清楚权家人为什么轻而易举地就把财产交给了许母,但是,她很清楚,在重活一世的当下,她能够依附的地方,就是权家。

许绫之说道:“权爷,我的确暂时无法向你证明我的身份,但是,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一点儿时间,让我可以尽快找到信物,向你证明我所言非虚。”

她说的坦诚,也不难看出来,她内心的焦灼。

权霆御沉默了良久,才说道:“比起这个,不如先说说看,你想要让权家帮你什么忙。”

许绫之闻言,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只要权霆御肯松口,事情就已经成功了一半。

她说道:“我现在的哥哥,酒驾撞死了人,我的养母想要让我替哥哥去顶罪,我想请求权爷帮我,依法处理这件事情。”

“你想把你哥哥送进大牢。”权霆御目光幽邃,似乎是没有想到她一个小姑娘,会有这样狠的心。

所以,他方才进来的时候,在她的脸上所看到的浓稠恨意,就是因为这个。

许绫之察觉到了权霆御的探究,大抵也明白了过来,他是怎么看自己的。

她并不打算告诉他,许家是她的仇人,是许家人害得她家破人亡,还侵占她的家,坐享荣华富贵。

她也不打算告诉他,把许焕之送进大牢,这只是第一步,她要把许家欠她的,都夺回来。

权霆御并不是一个有很强烈的窥私欲的人,他自然也不想要了解她什么。

在短暂的思考以后,权霆御说道:“小姑娘,最好,你所说的话,全部都是真的,否则,你会为你的欺骗付出代价。”

许绫之郑重地点头,说道:“我拿我的生命起誓,我绝对没有说半句谎话,否则,就让我不得好死。”

权霆御却是被她这话给逗笑了。

他意味深长地看了许绫之一眼,只当她是一个小孩儿,所以才会用这么幼稚的方式证明自己。

不过,他给她这个机会。

权霆御叫来了自己的手下,让他去处理许焕之这件事情。

他说:“听她的要求,依法处理。”

手下跟了权霆御十数年,自然听懂了他语气背后的言外之意。

错愕地瞟了一眼许绫之,手下没有多言,领了命令就去办事了。

权霆御也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却不想,许绫之也跟着站起身,小步挪到了他不远的地方。

“权爷,还有一件事情,我想请你帮忙。”许绫之低垂着眼睫,声音都小了许多,倒是平添了几分小女孩儿的模样。

权霆御睨了她一眼,从口袋中掏出了香烟,抽出一支放在指尖把玩。

“说。”

“权爷,我没有住的地方了,可不可以请你,给我……”许绫之声音越来越小,自己都为自己的这个要求感到过分。

权霆御把玩香烟的手指顿住,轻笑了一声,说道:“得寸进尺。”

许绫之咬紧嘴唇,耷拉着脑袋不敢看他。

她也是没了办法,自己出来的时候,连证件都没有带,去酒店开房根本就不可能。

而且,就算她带了身份证,她也不会这么做。

这无疑就是给许家人找到自己提供方便,她在许焕之的事情被解决之前,绝对不可能让他们找到自己的。

思来想去,眼下跟紧权霆御才是最优的选择。

权霆御瞧着小姑娘一副赖定自己的模样,很意外的,他并没有冒火,反而倒是起了几分兴趣。

他倒还真的挺想看看,这个胆大包天,敢这么上门来找自己的小姑娘,能翻出个什么浪来。

于是,权霆御把香烟塞回了烟盒,淡声开口,“走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