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辰姚梦雨小说在线阅读 江辰姚梦雨最新章节目录

江辰姚梦雨小说在线阅读 江辰姚梦雨最新章节目录

江辰姚梦雨是作者佚名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内容特别是前期,绝对是仙草。作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下面看精彩试读!正常的便利店,买卖的都是日用品和食品,这里陈设的货品,都是丧葬之类的,至于食品之类的东西,都是平时所见祭祀用的点心和贡品。我这是应聘到了什么玩意,大晚上过来卖死人用品?

《江辰姚梦雨》 第6章 乱川子 免费试读

一路上,我坐在位置上昏昏欲睡,满脑子里想的都是那红衣女人,我和他无冤无仇她为什么要害我,现在害我不成又要来害我的家人。

等我赶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中午饭点了,可我家的大门还是紧锁的状态。

给老爸打电话,他们却还在地里没回来呢,知道我回来,两个人赶紧就往家里赶。

二老看到我,兴奋的不得了,放暑假前我告诉他们不回来了,而且这次突然回来,我也没告诉你他们。

进到院子,老妈开始杀鸡宰鹅的犒劳我,老爸将犁地的家伙立在一旁,一边修理一边询问我学习上的事情。

我有意无意的回答者,心里想的是老板的话。

“儿子,你老爸身子骨还硬着呢,你考研学费的事情不用担心。”老爸安慰的说道。

之前我打电话,说不让他们二老担心学费的问题,现在我突然回来,加上又心不在焉的,老爸肯定是误会我了。

我赶紧开口解释道:“爸,我回来就是想你和我妈了,学费的问题我已经解决了,而且我打工的这个店,老板对我还不错,可以提前预支薪水,你和我妈在家不要太拼命了。”

老爸一听,呵呵笑了起来:“不拼命咋行嘛,你这二十几的年纪了,从学校出来就要张罗着结婚的事情,要是没钱那个姑娘愿意跟你,等你结了婚我和你妈就不干了,就等着抱孙子带娃了。”

老爸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不知道多幸福。

我坐在一旁,看着老妈在厨房忙活,想着去帮一把。

“我听着声,应该是辰辰回来了吧。”院门外,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

这是邻居李爷爷,小时候有什么好吃的总能叫我吃上一口,我爷爷走的早,所以打心里我是把他当做亲爷爷看待的。

从过年到现在,李爷爷老了不少,不过整个人看上去还算精神。

“李叔,淑芬正炖鸡呢,正好你过来就别回去了,中午就在这吃。”老爸客气的说道。

淑芬是我妈的名字,不管是对自家人还是外人,她都不怎么喜欢说话。

李爷爷赶忙摆手拒绝:“不了,我孙子也刚回来,现在和孙媳妇也在张罗午饭呢。”

“我过来呢,是告诉你,你们家的祖坟塌了个窟窿,抽空赶紧去补补。”李爷爷严肃的说道。

我们家的祖坟,安在李爷爷的地里,应该是他去地里干活的时候发现的,所以回来就过来告诉我爸一声。

我爸听到之后,也是一惊,祖坟可不是能乱动的,现在塌了个窟窿,必须得带着东西去填了才行。

“李叔,谢谢你,我这就去地里把窟窿补了。”说着,我爸就拿着铁锹和一瓶白酒准备出门。

“对了,门口穿着红裙子的女娃子,应该是辰辰带回来的媳妇吧,人都带回来了,怎么不让进家门呢。”李爷爷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言语之中还带着些许不瞒。

老爸生气的看着我:“带同学回来咋不让进门呢。”

我一脸震撼,尤其是听到那女孩还穿着红裙子,我就像惊弓之鸟一样。冲到门口,可门外什么人都没有啊。

难道,那东西跟着我回来了。

李爷爷跟着出来一看,门口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李爷爷、老爸,我是一个人回来的,根本没带什么同学,会不会是村里的其他发小带回来的。”自我安慰道。

我爸没说什么,背着铁锹赶去地里,李爷爷疑惑之后,就回去了。

现在我一个人站在门口,看着周围的一切。

在门口站了好一会,我才折身返回来到厨房帮忙。

“辰,妈看你心不在焉的,是不是有什么心事,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家里就是砸锅卖铁也不能耽误你的学习。”老妈一边收拾鸡,一边安慰我说道。

我摇摇头:“不是学校的事情。”

“那就是谈女朋友了,你这个年纪也到了该结婚的时候了,只要你看上的妈和你爸都支持。”

听到这,我心里一暖,但又不能把心里的事告诉二老。

就在我帮着将鸡剁成鸡块的时候,一阵风吹来,风卷残云的整个天空变得阴沉无比。

伴随着一声惊雷,豆大的雨珠开始往下落,如果是正常的雨都还好说,可我看到这落雨中蕴含着黑色的雾气,不像是正常现象。

我是半阴人,说的难听是不人不鬼,但是眼睛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妈,你有没有觉得,这雨地里漂浮着黑色的雾气?”我试探性的问道。

老妈抬头看了一眼:“这叫瘴气,大热天的突然下雨,就像往烧红的热锅里泼水一样。”

瘴气吗?

在我这里,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瘴气似浓雾,可我看到的确确实实是黑色的煞气。

“妈,我去给我爸送伞吧,这雨下的太大了。”我担心的开口。

老妈看着突如其来的暴雨点头:“多拿一把伞,也给门口老槐树下避雨的人一把,或者你出去叫她进来避避雨也好。”

我顺着老妈的眼神看去,门口的老槐树下,哪里有什么人啊。

“妈,那人穿什么衣服?”我悚然道。

老妈叹气道:“欺负你妈老眼昏花是吧,就那个穿着红裙子的女孩子啊。”

红裙子!

我整个人愣住了,拿着伞的手不由的颤抖起来,那大槐树下哪有什么人啊。

而且还是穿红裙子的,不是那脏东西是什么。

正在我犹豫间,一连串踩水的声音传来,一道人影冲进我家院子。

“淑芬,快,你家男人上乱川子了,我看他那样子像是被什么东西给迷住了,赶紧去砍些桃木回来去乱川子上叫人。”

前来报信的是村里的人,算起来我应该叫他一声叔。

他口中的乱川子,指的是我们村里的一片乱葬岗,从我记事开始这片乱葬岗就存在了,村里的老人都吩咐自家的娃儿绝对不能靠近那片林子。

更有甚者,那片林子下的几块庄稼地,都没有人敢种,烈阳高照艳阳天,都没有人敢在那里逗留。

好端端的,我爸不去填祖坟,上那乱川子作甚。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