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川黄伶伶免费全本小说 秦川黄伶伶章节目录

秦川黄伶伶免费全本小说 秦川黄伶伶章节目录

秦川黄伶伶是作者佚名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咱们接着往下看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秦川。算命的说我命中忌水,见桃犯劫。翻译过来就是我这辈子就不能往大江大海之类的地方靠,而且还不能近女色。我二姑听算命的这么说立马就笑了,说我这不就是唐僧转世吗?

《秦川黄伶伶》 第4章 免费试读

为了掩饰自己的慌张,我清了清嗓子结巴道,“丹凤朝阳这四个字本身没什么问题,问题在于老钱这个写法。”

“首先他用的是篆书,这种字体笔法瘦劲挺拔,直线比较多,起笔的方式也有很多种。但不管哪一种,选择篆书,就足以说明老钱是想暗示我们时间。也就是春秋战国时期。”

“再看他以悬针起笔,丹凤朝阳四个字明明是贤才恰逢其时的祥瑞事,偏偏被他写出了金戈交击的感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老钱想要通过笔法暗示我们所谓的丹凤,并非一名文人,而是一名武将。”

听着我解释绫娟上的这几个字,平江开车的速度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

“有这么玄乎吗?我怎么感觉全是你瞎猜的。”

我微微一笑说道,“如果我不了解老钱,那瞎猜的可能性的确大。但我了解他。”

所谓文人与文人之间的默契,在外行看来很玄乎甚至不靠谱的推测,但在他们之间却是十分清楚的。

就好像如果我不知道老钱其实是个书法大家,篆隶楷行草全都会,那我也不会对他特意选择篆书那么敏感。

舒纪文没好气地拍了平江的靠椅一下,对我说道“别管他,你继续说。”

“时间是春秋战国,丹凤是一名武将,仅凭这两个信息还不足以推测出什么。但我注意到这朱砂不对劲,这应该就是老钱留给我们的第三个线索。”

“朱砂?”舒纪文从平江兜里摸出绫娟仔细看了会儿,恍然大悟道,“这朱砂的颜色不对劲,里面掺了东西?”

古人因为技术原因在颜料方面的使用并不是很讲究,用的颜料一般都是所谓的配比墨。而在诸多配比墨中,辰州鸡血砂又是诸多文人墨客喜欢用的一种。

辰州出产的朱砂品质最好,又有配墨大家用秘方佐之制得成品,使得这种朱砂呈现在纸上的时候会有色泽均匀鲜亮,富含颗粒立体感等特点。

老钱书写这几个字所用的应该就是辰州鸡血砂,只不过这鸡血砂颜色殷红暗沉,给人一种压抑晦涩的感觉。

“是人血。”我沉声说道,“只有掺了人血才会有这种深沉的红。这也是我之前觉得奇怪的地方。”

用人血作墨料,这种事情别说现在少见,就是在以前也少见。

用血为墨的往往是道家或者萨满,但就算是用血,他们也很少用人血。

推测到这一步我就没法继续往下了。

春秋战国、武将、人血。

如果老钱真想通过绫娟留下这三个信息,那这三个信息应该是和别的什么东西还有关联。要不然仅凭这三个信息去历史的长河里筛选,符合条件的历史名将恐怕得有好几百个。

思索间平江将车停到了二姑楼下。

我跟着舒纪文刚从车上一下来,院子里看热闹的那些老头老太太顿时就嚷嚷开了。

“你们看!这不是秦川吗,他怎么从车上下来了?”

“秦川他爸妈回来了?该不会在外面做生意赚大钱了吧,这车得两三万才能买到吧?”

“什么做生意,就是投机倒把,都是些歪门儿邪道!”

秦川这些年过得有多苦小院的邻居们是最清楚的。在这个大家都困难的日子里,秦川可以说是小院家长们最喜欢的小孩儿了。

每当自家孩子有什么东西想要不依不饶撒娇的时候,小院里的邻居就会拿秦川出来说事儿。

“要什么玻璃球?你看看人家秦川!连饭都吃不饱还不是天天往书店跑?”

也正是基于小院邻居们的这种常年对比,秦川在小院里根本就没有小伙伴不说,以前还经常被堵门挨打。

下车后的秦川再看围观的那些邻居,和往常一样冷漠,甚至这一次看他的眼神还多了几分嫉妒与不屑。

“走吧,楼上坐坐。”

平江与舒纪文带着秦川上楼,二姑一家早就把门打开了,秦艳红今天甚至还特意穿出了过年才会穿的衣服。

“两位同志来了?来来来,坐。老穆你还愣着干什么?去给两位同志倒茶啊!”

秦艳红瞪了穆元山一眼,穆元山讪讪一笑,赶紧跑去倒茶。

“茶我们就不喝了,这份文件你们签一下吧。”

平江将一份文件和红印泥放在桌上,秦艳红拿出自己的老花镜戴上,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合同后笑得嘴都合不上了。

放弃秦川的法定继承权自己就能得到两万块!

这种好事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啊!

秦艳红刚拿起笔准备签字,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抬起头冲平江笑道,“两位同志,这两万块我是签了字就能拿到吗?你看我这边需不需要提供下银行卡什么的……”

平江冷笑,从公文包里拿出用黄油皮纸包着的两万块现金直接放桌上。

眼里见了钱,秦艳红就再也不犹豫了。她唰唰唰签下自己的名字,把文件递给平江的同时自己抱着桌上的两万块数了起来。

从始至终我都没有说过一句话,虽然我对二姑一家本来就没什么感情,但她现在的所作所为也的确让我寒心。

“来,两位同志喝茶。”

姑父穆元山将两个茶杯放在桌上,目光落到我的身上感叹道,“这一转眼六年的时间就过去了,小川你才来我家的时候还没我胸口高呢。”

我麻木地看着穆元山,虽说他可能是这一家人里对我最好的,但这种好也顶多是可怜路边小狗的水平。

“姑父的钱都是你姑妈管着,这临了也没什么好送你的,这块玉佩你拿着吧。”

穆元山说完从兜里拿出一块乳白色的玉佩挂在我的脖子上。

“玉佩?”正在数钱的秦艳红愕然,蹭的窜过来就要开抢。“穆元山***疯了吧?你哪来的钱送玉佩?你把玉佩送给这崽子我们家还过不过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