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顾奈卿傅御瑾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最新)顾奈卿傅御瑾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顾奈卿傅御瑾是作者猫小咪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内容主要讲述他是帝都活阎王,她是天生六指的吉星“怪物”。一次设计,一场陷害,她怀着身孕锒铛入狱。监狱难产诞下三胞胎,妹妹夺走大宝,翻身成为帝都夫人。“让她死太容易,我要她生不如死。”帝都傅爷的怒火,谁也担不起。五年后出狱,她成为了他报复游戏中的一颗棋。都说傅爷恨惨了顾奈卿,可所有人看到的却是傅爷不舍伤她分毫,护若珍宝。助理:“傅爷,顾奈卿就是你找了十年的六指之人!”随着真相揭开,傅爷跪在她面前:“卿卿,用我的命还你被冤的五年,只求你……别不爱我。”她冷凝着眼前卑微的傅爷:“傅先生,你我之间没有爱,只有恨!”三萌宝:“啧啧,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龙凤三宝:傅爷的私宠罪妻》 第4章 免费试读

傅家。

“爹地,你回来了。”

沙发上穿着居家服的小人儿一见到傅御瑾,欢喜的从沙发上走下,只不过那苍白病态的脸时不时因为干咳而咳的通红。

傅御瑾皱眉呵止住了眼前的小奶娃,“又忘了规矩?”

傅允珩只能是失落的低垂下了脑袋,迈着脚步后退了几步,直到和男人保持了一米的距离才停下。

“必须和爹地保持一米距离,不能靠近爹地,也不能和爹地一起吃饭,不能碰爹地碰过的东西。

爹地,允珩没忘。”

小家伙压制着喉咙的异痒,不想在男人面前咳嗽,可憋红了脸,还是连声咳嗽,咳到一张小脸通红。

傅御瑾望着眼前的儿子,心疼不止。

他端着热水往前两步,最后还是退了回来,将热水交给了佣人。

“给小少爷。”

男人转而冷着脸看向一旁坐着的女人:“最近降温,我不是交代过要多注意允珩的身体吗?

你身为他的母亲,不知道他身子弱,经不起风吹日晒吗?”

顾茵茵吓得脸色苍白,发抖着站起,“我想着只是降了两三度的温度应该没关系……”

傅允珩一边咳嗽一边替女人解释:“爹地,你别怪妈咪。

都是允珩不听话,是允珩不穿衣服,和妈咪没有关系。”

傅御瑾看着还在替女人说话的傅允珩,心中一痛,再看向顾茵茵时,眼里尽是威胁。

“顾茵茵,若允珩再出什么事,你就滚出傅家。”

说完,男人转身离开。

却默默的停留在了二楼,满眼所望皆是因受委屈偷偷掉眼泪的傅允珩。

五年前,顾茵茵抱着孩子出现在傅家,说她就是六年前和他留有一夜温情的女人。

她用孩子威胁他娶他。

只不过没人能威胁他,顾茵茵也不例外。

傅项国拄着拐杖站在他身边,“阿瑾,你明明就很关心小珩,为什么还要定那么多规矩?

甚至不让他靠近你?他可是你的儿子。”

傅御瑾眸光暗下,手掌用力捏紧:“正因为他是我的儿子,我才不得不这么做。

爷爷,我的八字太硬,克死了父亲,也连累了周围人。

允珩从一出生就体弱多病,我只是怕,我会克着他。”

正是因为担心傅允珩会受他活阎王命相影响,所以才不得不离儿子远一点,甚至制定那么多的规则。

他在保护他的儿子。

傅项国叹了口气问:“五年了,阿瑾,你的天命之人还没找到吗?”

傅御瑾的冷眸暗淡无光,看不到任何希冀。

他天生活阎王命,八字硬,克友克亲。

唯一化解的办法就是找到天命之人,能够化解他命相的人。

可那天命之人需要大年初一六点生,满足天德、吉时。

还得是天生六指。

这样的条件太难太苛刻,他寻了十年都未曾找到。

“我找了十年,也没找到天生六指的天命之人。”

……

楼下的傅允珩偷偷抹去眼泪,“妈咪,是不是因为允珩身体不好,是一个病小孩,所以爹地不喜欢允珩?”

顾茵茵眼尖的瞥到了楼上的两抹身影,这才温柔的将孩子抱进怀中。

“怎么会呢?爸爸是喜欢我们家允珩的,只是爸爸不善于表达而已。

允珩不哭,妈妈会一直在允珩身边,一直爱着允珩的。”

女人心中打着盘算,五年前,她本想靠着傅允珩嫁进傅家成为傅太太。

没想到,这一招根本就威胁不到傅御瑾。

她已经在傅家用尽了五年的青春和时间,她怎么会放弃?

眼下,想要成功嫁进傅家这样的顶级豪门,那就需要好好用好傅允珩这张王牌!

虽然这傅允珩是个风一吹就倒的病秧子,可她看的出来,傅御瑾十分在乎这唯一的儿子。

而且,这病秧子还十分坚信她就是他的亲生母亲。

深夜房间里,顾茵茵将傅允珩从温暖的被窝里拽出。

脸上有些少许不耐,“傅允珩,明天就是我的交稿日期了。

今天你必须要熬夜替我完成。”

傅允珩咳嗽了两声,“妈咪,交稿日期不是一个星期后吗?今天太晚了,我可以明天再画吗?”

顾茵茵抱着双臂呵斥:“傅允珩,你是想毁了我吗?!”

小男孩被女人如此凶恶的态度吓到,乖乖爬到桌前拿起纸和画笔。

“妈咪,你别生气,我画,我现在就画。”

看着傅允珩那副逆来顺受的样子,女人心里那口气才稍稍压了下去。

本想靠着这个病秧子翻身成为傅太太。

可不曾想,傅御瑾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

五年来,她只是傅家的一个客人,傅允珩的母亲。

傅御瑾,从没承认过她。

每每在看到傅允珩那张脸时,她总会想到顾奈卿,让她忍不住火大。

此时,一通电话打了进来,“顾老师,下周的新品设计稿能按时完成吧?”

顾茵茵挑眉看了眼桌前挑灯夜战的小身影,“明天就能交稿。”

“顾老师不愧是珠宝设计界的顶级设计师,我们很期待您的新品杰作。”

挂了电话后,顾茵茵脸色略显难看。

在外,她是名声赫赫的珠宝设计师。

可实际上,她什么也不会。

所有的设计作品,都是由傅允珩这个设计天才帮她完成的。

她是利用了傅允珩,才成为了赫赫有名的珠宝设计师,享受着名利双收的滋味。

已是凌晨四点的时间,顾茵茵早就躺在傅允珩的床上早早入睡了。

留下一个五岁的孩子还在桌前画稿。

一次次的困意来袭,傅允珩只能无数次靠狠掐自己双腿来克制睡意。

他喃喃道:“一切都是为了妈咪。”

……

第二天一早,顾茵茵睡饱醒来发现傅允珩正保持双手递呈的动作站在床边。

小家伙的脸色苍白虚弱,手脚冰冷,没人知道他在床边站了多久。

顾茵茵也丝毫不关心,只顾着接过设计稿:“不错。”

她将小男孩抱进怀里,还不忘给上“一颗糖”。

“允珩,别怪妈妈。妈妈也是为了你,为了我们这个家。

五年了,你的爸爸一直不愿意娶我。如果我连自己的事业都没有了,你爸爸一定会把我赶出傅家的。

妈妈是为了给允珩一个完整的家,允珩也应该知道该怎么做吧?”

傅允珩听着女人的洗脑乖乖点头:“妈咪,我知道。

我会说服爹地娶妈咪的,我知道妈咪都是为了允珩好。能帮到妈咪,允珩很高兴。”

顾茵茵眼底泛滥着嘲讽的光芒:“允珩可真是妈妈的“好孩子”呢。”

—-

傅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傅爷,公司账户被黑了五百万。”陈亨汇报。

傅御瑾眯起危险的冷眸:“人查到没有?”

敢黑傅家的钱,那黑客倒是有些胆量。

陈亨摇头:“查不到。”

傅御瑾的手指轻敲在桌面上:“有如此手段才黑五百万,估计还会再次出手,多加留意。”

陈亨:“是,傅爷。”

注意到陈亨正打悬臂带被吊起来吊手,傅御瑾眼中吊内疚逐渐浮上眼里。

他的命相会让周围的人倒霉受伤,最近陈亨受伤的频率越来越高了。

“给你休个假,回去好好休息。”

陈亨看出男人的关心,随后毫不在意的摇摇头:“傅爷,我没事。”

此时的傅御瑾西装革履,尽显儒雅矜贵,手中的红酒杯轻轻摇曳,在杯中留下道道红痕。

心事重重。

“怎么样?她跑了没?”

陈亨恭敬回答:“傅爷,顾奈卿没有逃跑。一切都在计划之中,现在,她已经是赛车场一名清洁工了。”

傅御瑾放下酒杯,端起一旁的相框,眼里满是痛苦和思念。

黑白照片里是一个温婉成熟的女人,也是,傅御瑾的亲生母亲。

—-

赛车场内女厕所。

顾奈卿拖着地,时不时能听见厕所镜子前的女人们正在议论讨论着各大奢侈品名牌和珠宝。

女人有些走神,当初的她,也曾和这些女人一样。

不过那个时候的她还是帝都赛车场的王牌赛车手,无数总监追到她家来,只为求她一个代言。

她怎么也没想到,五年后的今天,她会再次回到这个熟悉的赛车场。

以一个清洁工的身份回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