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助攻高冷前妻休想逃在线阅读全文 林向晚傅靳言小说完整版

萌宝助攻高冷前妻休想逃在线阅读全文 林向晚傅靳言小说完整版

男女主角是林向晚傅靳言的名称为《萌宝助攻高冷前妻休想逃》,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一厘将续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林向晚嫁给傅靳言三年,爱而不得,被迫假死离开。五年后,她携三萌宝回归,掉马虐渣,惊艳全场。某日,林向晚被追杀,大宝为她隐蔽行踪,二宝砸钱护她周全,小宝却给她找了老公?

《萌宝助攻高冷前妻休想逃》 第3章 缩小版傅靳言 免费试读

叶梦雅惊慌回头,看到傅靳言阔步而来。

男人穿着定制西装,单手插兜,矜贵而冷傲。

他眉眼凌厉如峰,双眸讳莫如深,对周遭一切皆是漠视。

放眼川流不息的人群,唯独他仿若天生傲者,睥睨众生。

叶梦雅看愣了神。

每次看到傅靳言,她都会怦然心跳,让她不顾一切追随他。

谁敢挡路,下场就是葬身火海的林向晚!

可这五年傅靳言一直不说娶她,她心急如焚,也必须想办法。

这时她突然想到刚才看到缩小版傅靳言,心下一沉,赶紧迎上傅靳言。

“靳言,你这么忙还来接我啊!”

傅靳言神色依旧淡漠,冷声质问。

“林神人呢?”

叶梦雅一哽,心里更加气闷。

傅家老夫人查出脑肿瘤,需要做手术。

可老太太年事已高,身体又不好,再加上傅靳言要求百分之百成功率,所以除了近几年在北境名声大振的‘林神’,国内外所有专家都不敢接这手术。

她主动请缨去请林神,想趁机讨好傅靳言,尽快把婚事定下来。

但对方面对一千万的天价酬劳眼都不眨,还把她赶出门,真气死她了!

傅靳言等不到回答,烦躁拧眉。

“再加一千万,立即让她给老夫人做手术!”

“什么,再加一千万?”

叶梦雅睁大眼惊呼。

虽然她以后要嫁入傅家,傅家钱都是她的,但傅靳言怎么能乱花钱,而且是给一个狂妄自大的人!

“我花钱救我奶奶,你有意见?”

“靳言,我没有……”

“做好你该做的事!”

傅靳言不耐烦打断叶梦雅的话。

她十四年前救过他,他发誓这辈子会对她好。

可她这几年越来越势力,愈发不像记忆中干净纯粹的小野猫。

叶梦雅瞧傅靳言怒了,立即讨好地笑道。

“靳言,我把国内脑科顶级专家李教授请来了。奶奶的病不能总这么拖着,我会担心的。”

傅靳言心里的怀疑这才淡了下去。

是他多想了,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努力救人,就像当年一样。

而他余光瞥见不远处抱着三个孩子的女人,那侧脸有几分熟悉,他下意识看过去。

叶梦雅顿时如临大敌,赶紧挽住傅靳言离开。

“靳言,李教授百忙之中赶过来,我们今晚为他接风好吗?”

“嗯。”

傅靳言把手从叶梦雅怀中抽出来。

叶梦雅看着一身疏离的傅靳言,又气又恼。

这几年傅靳言从不碰她,也不提结婚的事。

不行,她得尽快落实夫妻之实,让傅靳言娶她!

这边,林向晚看着泪流成河的林星舞还是心软了,抱着女儿愧疚低喃。

“对不起,妈咪态度不好,以后我们相互监督,一起努力好吗?”

“呜呜,妈咪,小宝戳呢,窝不该跑!”

林星舞抱着妈咪的脖子,哭得泣不成声。

林向晚心疼地亲吻在女儿头顶,心都要碎了。

大宝二宝上前抱住妈咪和妹妹。

他们是家里的男子汉,应该保护好妈咪和妹妹。

可他们更想知道他们的爹地是谁,为什么要让妈咪一个人照顾他们!

林星舞却哭着抬起手,委屈巴巴地低喃。

“可是,那蜀黍,真的,好像二宝哦……”

林向晚顿时破涕为笑。

她真被小宝这个颜狗打败了,都这样了还惦记着帅哥呢!

不过她还是顺着小宝指的方向看过去。

茫茫人海中,她一眼看到高大又熟悉的背影,倏地拧起眉头。

是她看错了吧,怎么可能一回清城就遇到他!

林向晚摇头收回视线。

不过二宝的确长得很像傅靳言,大宝和小宝更像她。

不,孩子是她一个人的,跟傅靳言没有半点关系。

林向晚牵着三个孩子离开,直奔城郊墓园。

暮色四合,墓园人烟渐少。

斜下余晖将林向晚的影子拖得很长,她将一束野菊放在无字碑前,神情悲戚。

这是她养父林子聪的墓。

她从小就是孤儿,是林子聪收养她,让她扮丑,从不让她以真面目示人。

当时她还不理解,直至七年前养父扯进一桩特大走私案。

她想尽办法救人,可养父却执意留在牢里,把她托付给傅家,让她时机成熟就用真面目生存下去,走私团伙就不会找她麻烦。

可半年前养父突然在牢里暴毙,她连尸首都没见到,所以才有了无字碑。

但她直觉养父死得蹊跷,派人去查。

三天前她接到准确消息,养父的死跟清城的一个大家族有关。

她立即带着三宝回到清城,一定会彻查是谁杀了她养父,更不会让他蒙冤!

林向晚目光愈发坚定,又对身后的三宝低喃。

“来给外公问好。”

“外公好!”

三个小家伙并排站好,齐刷刷鞠躬。

就连小宝这捣蛋鬼也有模有样地跟着鞠躬。

林向晚满眼欣慰。

这时,她兜里手机震了两下,她把车钥匙交给大宝。

“大宝,你带二宝小宝上车,不要乱跑。”

“放心吧妈咪!”

林向晚欣慰一笑,摁下耳机接听电话。

“盟主,半年前频繁跟令尊接触的是清城傅家的人。”

“傅家?”

林向晚眉心一蹙,下意识想到了那个对她恨之入骨的男人,傅靳言。

而且他五年前的确说过要杀了她和她父亲。

莫非……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