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向晚傅靳言免费阅读目录 林向晚傅靳言小说全文

林向晚傅靳言免费阅读目录 林向晚傅靳言小说全文

林向晚傅靳言是作者一厘将续经典小说中的主角,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深入人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林向晚嫁给傅靳言三年,爱而不得,被迫假死离开。五年后,她携三萌宝回归,掉马虐渣,惊艳全场。某日,林向晚被追杀,大宝为她隐蔽行踪,二宝砸钱护她周全,小宝却给她找了老公?

《萌宝助攻高冷前妻休想逃》 第1章 乡野丑妇 免费试读

“傅靳言,我们离婚吧……”

林向晚坐在梳妆台前,透过镜子看向走进房间的丈夫。

他衬衣敞开两颗扣子,性感喉结上下滚动。

俊美无俦的脸上冷漠而疏离,却依然能让林向晚心跳加快。

可镜子里的她左脸是红色胎记,右脸黑瘦得只剩一张皮,凹陷双眼黯淡无光,像行走的骷髅,阴森渗人。

结婚三年,他始终是高高在上的矜贵公子,而她却是丑到骨子里的粗鄙村妇。

他们之间天差地别,因为一场交换成为夫妻。

三年前,父亲扯进一桩特大走私案,锒铛入狱。

她四处托人救父亲,却被走私团伙追杀,怀疑是她父亲泄密。

父亲担心她在外不能生存,就用傅家把柄威胁傅靳言娶她,护她三年周全,否则就跟傅家鱼死网破。

傅靳言不得已娶了她这个乡野丑妇,因此没办法和他的白月光结婚,更对她恨之入骨。

可他不知道,她暗恋他六年了!

但不管她婚后多么努力,他连一个眼神都不曾给她……

这时,傅靳言突然冲到她背后扣住她脖子。

林向晚呼吸一滞,耳边是他灼热的呼吸,烫红她的脸,惊慌低喝。

“傅靳言,你,放开我!”

“放开?这不就是你想要的!”

傅靳言冷哼一声,体内阵阵热浪袭来,急需发泄。

而镜子里的女人丑陋不堪,他心头一阵烦躁,还是扯着将她扔到床上。

林向晚吃痛地皱眉,接着就被死死压住。

他身体烫得像火炭,两眼带着无尽欲望。

林向晚心里咯噔一声。

他被下药了!

她两手努力撑着他滚烫的胸口,大口喘着气呵斥。

“傅靳言,你,清醒一点!”

刺啦!

林向晚身上一凉,震惊地瞪大眼。

可看到他得不到宣泄愈发狂躁,她的心一阵揪疼,抵抗的手转而勾住他脖子。

她不愿他难受。

而他却拿衣服盖住她丑陋的脸。

林向晚的心猛地一沉,接着就痛得惊叫。

“啊!”

好痛!

她身体像是被人生生撕裂,疼得她咬紧牙关,却不舍得推开身上男人。

他疯了似得索取,她不堪重负,哑着嗓子哭喊。

“傅靳言,求你,放过我……”

她的求饶却让他更加疯狂,他不知疲倦地折腾两个小时。

林向晚瘫软在床上,身子要散架了,迷迷糊糊看到傅靳言坐在床边穿衣服。

“阿言……”

“闭嘴!”

傅靳言余光瞥见床上的落红,剑眉蹙得更深,恼火地瞪着被他折腾得满身红痕的女人,咬牙怒喝。

“林向晚,敢给我下药,你真让我恶心!”

林向晚迟疑地抬头,却被他一把钳住脖子。

“三年前,你拿傅家把柄逼我娶你。现在三年之期到了,你就给我下药,想怀上我的孩子,威胁我奶奶留下你和傅家的种!”

林向晚红着眼摇头,艰难地从嗓子眼挤出低喃。

“不是我……”

傅靳言不听林向晚的狡辩,嫌恶地甩开她,目眦欲裂地怒喝。

“敢动我的底线,你们父女的死期到了!”

林向晚瞳孔一缩。

他什么意思?

难道要对她父亲动手?

这时,傅靳言手机响起,他拧眉接电话,那头传来无助的啜泣。

“靳言,我摔倒在浴室了,你帮我叫医生好吗,我好痛……”

“梦雅,你别急,我马上过来。”

“我,打扰到你和向晚了吧,都是我没用,嘶……”

“傻瓜,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她又算什么!”

傅靳言哄着叶梦雅匆匆离开。

“阿言!她不是你的恩人,我才是!”

林向晚急声挽留傅靳言,却连他一个眼神都不曾得到。

她的心一沉再沉,将丑陋的脸埋进枕头,瑟缩低喃。

“为什么,你从不信我……”

林向晚不知哭了多久才昏沉地睡过去。

半睡半醒间,她嘴里被塞了什么东西,惊慌睁开眼,看到傅靳言的助理站在床边捂住她的嘴。

“你……!唔!”

林向晚身体沉得没法反抗,只能被迫咽下苦涩的药丸,这才被丢在床上。

“衣柜还有床我都不喜欢,换了。”

听到这娇媚的说话声,林向晚拧眉抬起沉重的头。

看到叶梦雅对她的房间指手画脚,她瞪着血红的眼怒喝。

“叶梦雅!这是我家,你给我滚出去!”

九年前,她救了傅靳言。但因为父亲再三嘱托,她只能扮丑,也无法跟傅靳言相认。

而叶梦雅却无耻的代替她成为傅靳言心头的白月光,任凭她如何解释,他都认为她是恶毒地想谋害叶梦雅!

“该滚的是你这个丑妇!你卑鄙地霸占靳言三年,让他被人议论娶了乡野丑妇,受尽白眼!我要是你,早一头撞死了,怎么有脸活下去!”

叶梦雅垂眸瞥向丑陋不堪的林向晚,她轻蔑一笑,姿态优雅如贵门千金。

助理立即附和。

“少爷说,只有叶小姐才配怀傅家孩子,丑妇连他的野种都不配拥有。叶小姐放心,避孕药已经服下,不会有意外。”

“你不说我都忘了,靳言还在床上等着我呢。”

叶梦雅妩媚一笑,趾高气昂地离开。

林向晚死死揪住床单,压抑地痛哭。

野种二字无异于在她心上剜肉。

傅靳言就这么不想跟她有瓜葛吗!

为什么她努力三年,到头来只换回一句,连野种都不配拥有!

林向晚哭累了,无力牵起唇角,拿起手机打通一个电话。

“我决定了,今晚离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