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冷唐欣小说叫什么 苏冷唐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苏冷唐欣小说叫什么 苏冷唐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苏冷唐欣是著名作者夜轻风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文中苏冷唐欣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内容主要讲述“三年了,我忍辱负重三年!”“师父,我答应了你三年之内绝不出手,如今三年之期已经过了。”

《苏冷唐欣》 第1章 三年之期 免费试读

深秋,阴冷……

江北市中心医院的地下室,一名青年男子盘坐在地,他气宇轩昂,面容姣好,更是英武不凡。眉宇之间仿佛有龙凤之气。不过,他却身着保洁工的衣服,一旁堆放着不少的杂物。

这里是中心医院的保洁室,苏冷是保洁室的工人。

呼哧……

良久,

他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浊气,道:“三年了,终于突破了医道天书的三重境界了,寄人篱下之苦,可以脱离了;苏家之仇,终有一天能报了。”

苏家之仇,犹如鱼刺在心。

正所谓,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

如果连杀父之仇都不能报,此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又何在呢?

三年前,苏家惨遭横祸,父亲身首异处,母亲投河而亡,苏家风雨飘摇,一夜落败。

为救母亲,苏冷也跳进了刺骨的河水,若非因为师父路过救了他,恐怕他也陪着父母一并踏入黄泉之路了。师父救了自己,同样也传授了自己本事。

“三年了,我忍辱负重三年!”

“师父,我答应了你三年之内绝不出手,如今三年之期已经过了。”

……

苏冷双眸冰冷,又如冬夜之中阴寒的月光,冷的让人灵魂颤抖。

门外。

“唐老又发病了。”

“听说唐家人花重金请来了方神医。”

两名护士从门外路过,窃声私语。

苏冷从保洁室走了出去。

唐老不是简单人,他曾经上过战场,官拜将星。

退休之后返回家乡养老,正所谓落叶归根,这是每一个老人的想法。

没想到,这一次唐老突然病重,令中心医院的医生们措手不及。

病房里。

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哭的面带梨花泪,病床上是一个瘦骨嶙峋的老人,只见老人双面颧骨高高隆起,双目无神,嘴中似乎仅剩最后一口气,仿佛这一口气吐出来就会撒手人寰。

病床旁,站着数人。

从这些人的衣着而言,极为考究,绝对不凡。

“方老,您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一名中年男子,身穿黑色西装,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一脸凝重的看着眼前的老人。

“唉!”方志远无奈摇头,道:“命数已尽,天命如此。唐老已经病入膏肓,毒入骨髓。恐怕大罗金仙也难救他的性命啊。”

哇……

女孩一听,顿时哭的伤心欲绝。

众人也都一脸悲沉。

“可笑!”

兀然,

一道冰冷的声音令众人纷纷抬头朝着门口望去。

“你什么意思?”方志远扭头盯着苏冷。

他可是江南圣手,国内知名的神医,多少人对他毕恭毕敬,上门求医之人可谓是踏破门槛,却如今,在江北市这个小地方被人嗤之以鼻?

“什么江南圣手,在我看来不过是误人性命的庸医之辈罢了。”苏冷冷冷的盯着方志远,往前一步,道:“这老人分明气数未尽,尚有数年寿元。你却断人生死、害人性命。你说你不是庸医是什么?!”

咝!

刹那间,病房里一阵冷风。

方志远脸色阴沉到了谷底,他被人尊为圣手,称为神医,如今却被人骂的狗血淋头。

“你!”方志远脸色铁青。

“敢问,小兄弟是何方高人?”唐国强沉声问道。

这般口气,要么是嚣张狂妄之徒,要么是真有几把刷子的世外高人。

虽说苏冷年纪轻轻,可唐家人毕竟不是普通人。

唐国强浸淫官场多年,有察言观色、阅人读心的本事。

“我?”苏冷负手而立,傲然道:“我是唯一能救他的人。”

众人惊讶的看着苏冷。

年纪轻轻,却口出狂言。

此时,方志远大笑三声:“哈哈哈,小儿莫出狂言,今日你若能救得唐老,我方志远便斟茶倒水,行弟子之礼。”

哗……

病房内顿时炸了锅。

方神医竟然要斟茶倒水,行弟子之礼?

这小子真有这个能耐?

苏冷眼眸冷漠,颇有一股气吞星河之势,他淡漠一笑:“今日遇到我,算是他的一场机缘。”

说完,

苏冷往前一步。

此时,唐国强不由的内心一阵警觉,他急忙拦住了苏冷:“敢问先生有几成把握救活我父亲?”

“十成!”苏冷傲然道。

咝!

众人骇然。

“狂妄,当真是狂妄至极。”方志远顿时失声而笑,道:“小子,行医者当有悬壶济世、匡扶正义之心。像你这般浮夸且狂妄之心只能害人害己。唐老已是病入膏肓、毒入骨髓,就算是我师尊鬼谷子来了也不敢妄言十成把握。”

“无名之徒,不提也罢。”苏冷不屑道。

“你!”方志远差点喷血。

苏冷盯着唐国强,道:“你若不愿,我也不勉强。”

说完,苏冷转身。

此时,

面带梨花泪的女孩急忙拉着唐国强的手,道:“爸,你就让他试试吧。爷爷快不行了,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希望,那至少也是我们所期待的希望啊。”

唐国强内心纠结。

不过,女孩的话显然触动了他,他急忙说道:“先生请留步。”

苏冷扭头看着唐国强:“你可决定了?”

“请先生出手吧。”唐国强深吸了一口气。

死马当活马医吧。

西医已经放弃治疗了,中医方志远也已经无计可施了,不如放手一搏,兴许还有丁点儿希望。

“好!”苏冷点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