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神婿》章节目录by2cb8大结局在线阅读

《豪门神婿》章节目录by2cb8大结局在线阅读

精品好书《豪门神婿》是来自作者2cb8最新写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男女主角是周天张云容,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他本是豪门公子,因家族巨变,被托付给管家照顾,寄人篱下。十五年隐忍低调,三年入赘为婿,换来的却是恩将仇恨。

《豪门神婿》 第4章 一个人走 免费试读

“唉,本来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那些聘礼确实是我送的,是我对你的一片赤城心意。”

季历这番话立即有引来张家众人的吹捧,简直要把他捧上天。

季历听得有些飘飘然,更加地忘乎所以起来。

“至于那四张邀请函就当是锦上添花吧,周氏集团是苏江的商业巨擘,资产过千亿,这次的珠宝展邀请都是国内外各界名流,规模空前盛大,据说到时周氏集团神秘的周公子也会到场,所以名额实在有限,不过到时候我季家或许可以给你们代为引荐一下。”

话虽如此,但季历也只是说说而已,周氏集团什么地位,他季家的资产加起来也不过几百亿,根本不在一个层次,更别说认识周氏幕后的周公子,见都没见过。

不过吹牛又不用上税,到时候随便找个理由就能将张家打发了,对他没有任何损失。

“什么?季公子还能向周公子引荐我们张家?”

“哇,那可是传说中的周公子啊。”

“季公子,你真是太厉害了,我太崇拜你了。”

张家一个个欢喜得手舞足蹈,张家的主产万隆集团也是做珠宝行业的,打拼了十来年也不过20亿资产,要是张家能搭上周氏这条线,借此达成合作,飞黄腾达还不是指日可待。

这个机会,张家必须要死死把我住。

“季公子,此话可当真?”何佩玲激动地拉住季历的手,目光灼灼地追问道。

“呵呵,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季历满口应付,心里实则发虚得很。但在看到周天那淡定自若表情时,胸中一股无明业火油然而起。

一直以来,他最讨厌的就是周天这幅表情。

于是嘲讽道:“周天,我很好奇你为什么直到现在还有脸赖在这里不走,要说你依旧是昔年的周公子,自然这一份小小的邀请函是不放在眼中的,但昔日便是昔日,如今的你,怕是连展览会都进不去,而我却能给老太君送一份邀请函,这就是你我之间的差距。”

一直冷眼旁观的周天微微一笑,说道:“一份邀请函而已,何至于此,不就是珠宝展览会吗?到时候,我在里面等着你。”

“周天,你不要闹了行吗?赶紧回去。”张云容皱着眉道,对此时的周天失望不已,什么大话都敢胡说。

“你也不信我?对,你现在确实不信我,呵呵。”周天看向张云容。

不用回答,周天已经从张云容的眼中得到了答案。

没有人相信周天的话,包括张云容在内,都认为周天只是一时的气话而已。

凭他一个落魄家族的废物也妄想进到展览会,简直痴人说梦。

收回目光,周天突然笑非笑地对季历说了一句,“你确定这邀请函和嫁妆都是你送的吗?”

季历脸色一变,反问:“不是我送的,难不成还是你送的?”

“为什么就不能是我送的呢?。”周天似笑非笑地说道。

一时间,大家都笑了起来,然后都像是看个傻子一样看着周天。

他能送这样一份豪礼,真当大家是傻子吗?

张云容脸色青紫,什么话都敢乱说,还嫌不够丢人吗?

于是斥责道:“住口,你不要再闹了,马上给我离开这里。”

见周天不为所动,她也顾不得丢脸,立即上去将周天往外拉。

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张云容怎么也拉不动,周天就像跟柱子一样死死杵在那里。

“周天!”

张云容有些怒了,第一次恨周天为什么如此不争气。

难道被人笑话的滋味很好受吗?还是已经习惯了唾面自干?

周天静静地看着几乎已经咬牙切齿的张云容,心中复杂难名。

“老婆,你也要赶我走?”周天语气中带着一抹外人难以察觉哀伤。

这些,处于暴怒边缘的张云容同样也觉察不到。

“是,马上跟我走!”

周天笑了。

第一次,他主动挣脱了张云容的手,哪怕以往他无数次梦寐以求地想去牵住这只纤细柔软的手。

“好,我走。”

周天深深地吸了口气,面含柔情地说道:“老婆,一直以来我都听你的,但这次……你留下吧,我想自己一个人走。”

说完,不等张云容反应过来,周天就像离开酒店时那样,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张家别墅。

不同的是,是在诸多不屑与嘲笑的目光中,昂然而去。

……

离开水岸御府后,周天情绪十分低落。

漫无目地在街上游荡了一圈,觉得有些饿,便在街边随便找了家快餐店。

饭菜刚上,口袋里的电话却震动起来。

周天心头一跳,急忙翻身掏出手机,满心欢喜地以为是老婆打来的安慰电话,结果一看是个陌生号码,立即就恼火地挂掉。

爷正郁闷着呢,谁那么没眼力见?

可是没过多久,电话又打来了,一看还是那个号码。

周天立即火冒三丈,摁下接听张口就骂,“哪个不开眼的王八蛋,骚扰电话也不分时候,现在什么点?饭点,还有没有点社会公德了?别让我逮着你,否则爷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是……是周天周公子吗?”过了半晌,才有人说话,是个浑厚的男腔,似乎有些胆怯。

周天一愣,没想到对方竟然认识自己,骂也骂了,心头的闷火也消了一半。

“你是谁?”周天问道。

“你好,周公子,鄙人周氏集团执行总裁吕广坤,冒昧来电,还望周公子见谅。”

周天眉头一皱,随即释然,不冷不热地问道:“哦,说吧,找我什么事?”

“周公子,是这样,听闻您在江城,鄙人还未有幸登门拜会一番,不知道您现在是否方便?”

周天想了想,说道:“登门就不必了,我过去找你,在你们公司总部等我。”

既然已经决定接管周氏集团,周天觉得有必要见见这个吕广坤,了解一下公司状况,但地点却不能在这里。

“好好好,那鄙人恭候公子大驾。”

周天挂掉电话,便拿起钥匙出门。

一个小时后。

江城中央区CBD,周氏集团总部大厦,顶层总裁办公室。

周天坐在吕广坤的办公位置上,手里拿着一份资料正在快速翻看。

而吕广坤则有些战战兢兢地站在后面,他一直小心地观察着周天的脸色变化。

准确地来说,是对这位素未谋面,集团实际上掌权人周公子的脾性,他有些摸不准。

而且对方一来就要查看集团的季度财报,虽然他自信不会有问题,但是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眼前这位周公子现在脸色不太好。

“啪!”

不知过了多久,周天一把将文件夹丢在桌上。

这突然出来的动静吓了吕广坤心肝一颤。

“不看了。”周天靠在座椅上,痛苦不已地揉着眉心。

“周……周少,您这是……怎么了?”吕广坤悄悄擦了把脑门上的冷汗,小心翼翼地问道。

“头疼,这些玩意果然不是人看的。”

吕广坤汗颜,尴尬地笑了笑,也不敢多嘴。

周天瞥了他一眼,自知失言,却没作什么解释,问道:“下个月珠宝展的名单有没有?”

“有有有。”吕广坤急忙拉开一个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份名单双手恭敬地递给周天,“请您过目。”

周天接到手里,只是简单地扫了一眼,又随手丢到桌上,淡淡地说道,“季家和张家的名额踢掉。”

“是。”

周天起身抻了个懒腰,笑吟吟地拍了拍吕广坤的肩膀,“你工作做得不错,继续保持。”

吕广坤顿感受宠若惊,姿态压得更低了些,恭敬道:“多谢公子抬爱。”

“好了,今天就到这吧。”

周天兴致缺缺地摆了摆手,手插裤兜施施然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