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删节《锦绣田园:农女也逍遥》(沈小荷沈小龙)小说APP内全章节免费阅读

未删节《锦绣田园:农女也逍遥》(沈小荷沈小龙)小说APP内全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角色名是沈小荷沈小龙的书名叫《锦绣田园:农女也逍遥》,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蚊蚊姐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一朝穿越,她成了爷爷不疼奶奶不爱,爹爹老实娘亲软弱,伯父奸诈伯母贪婪,堂哥堂姐又好吃懒做的农女沈小荷。开局什么都别讲,还是先分个家吧。什么,他们不愿意分家?呵呵,你当人家沈小荷是傻子吗?人家凭什么要给你一大家子做牛做马,她关起门来自己吃香的喝辣的不爽吗?虽然没有异能金手指,但是靠着聪明的脑子和勤快的双手,她还是很快就帮助家人摆脱了逆境,从此走上发财致富的道路。面对着各路上门打秋风的穷亲戚,沈小荷毫不留情地拒绝了,“抱歉,我不是块当圣母的料。”就在她忙着搞事业的时候,那身份神秘的翩翩贵公子却主动凑了上来。“公子,你怕是找错人了吧?”“不,我找的就是你。”“怎么?看本姑娘现在发达了,另眼相看了?”“我家有的是钱,你那点银子我根本就看不上眼。挣钱太辛苦,干脆给我当夫人得了。”“你早死哪去了,怎么不早点说?”……

《锦绣田园:农女也逍遥》 第3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免费试读

干完所有活后,沈小荷连同家人终于可以回房歇息了。

所谓的房,不过是一个破旧狭窄的一房一厅,墙的四周是用黄泥和草胚糊的,屋顶上盖着的是破旧的毡布和枯黄的稻草。

沈家虽然人多,但其实地皮并不小,若是合理规划下,住起来倒也绰绰有余。可郭氏宁可在院子里头新起了个鸡圈和柴房,也不肯让沈秋生一家几口住好点的房子。

看着大房二房那干净坚固的房子,沈小荷不禁撇了撇嘴,沈秋生这个软壳虾,还真不是一般的窝囊。明明自家干的活最多,吃的东西最差,住的房子最破,竟然没有一点点反抗的意识。就这秉性,难怪被全家人欺负,到头了连大气也不敢多踹一声。

“快点睡吧,明天还要去翻地呢。”周氏一边把被子摊开,一边嘱咐孩子们睡觉。

因为房间少,又只有两张床,因此周氏和沈小兰沈小荷睡在房间里,沈秋生则带着沈小龙他们在厅里挤挤。

沈小荷捏了捏干硬的被子,再闻着若有似无的霉味,不禁怀念起了现代那柔软舒服的席梦思床垫和轻柔温暖的丝绸被。虽然在现代,她爸和后妈把所有的爱给了他们的儿子,并不怎么喜欢她,可吃穿用度方面却从不曾短缺。

她轻轻转身,肚子里发出了一个极其难听的声音。沈小菊先前塞给她半个玉米馍馍,可一点也不扛饿,吃了等于没吃。唉,这亲爹亲娘太不给力了,简直连她那现代后妈的一根脚趾头也比不上。

很快,疲惫的她便进入了梦乡,梦里有鱼有肉,还有舒适温暖的大床,简直不要太幸福……

“小荷,快醒醒。”

突然,正在做美梦的她被周氏吵醒了,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从床上爬了起来。只觉得一阵寒意袭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轰隆”一声,把她给吓了一大跳,原来外头正噼里啪啦下着瓢泼大雨。

“小荷,下大雨了,快起来。”周氏一边抱着被子枕头往外跑,一边喊道。

沈小荷立刻下了床,这才发现沈小兰已经不在房中,急急出去,见全家人正忙着收拾屋里的东西。

其实也就是一堆破旧的换洗衣裳和鞋袜,以及两床硬邦邦的薄被子。

昏暗如豆的烛火在疯狂地摇曳着,跳动着,似乎随时都会被风熄灭。

沈秋生急急将这些东西全部塞进木箱子里,而后盖上盖子。又四处张望,看有没有落下其他东西。

沈小荷嘴角一抽,这家徒四壁哪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看来看去,全家上下也就周氏成亲时带过来的这四个箱子能值点钱。至于其他,呵呵,沈小荷笑而不语。

“轰隆”,又是一道惊雷劈了下来,狂风暴雨之下,本就腐朽的横梁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不好,这房子要塌了,快将箱子搬去堂屋里。”沈秋生二话不说,便搬起了其中一个箱子冲入了雨帘。

沈小龙见状,立刻搬起一个箱子,也跟着冲了出去。

周氏抬起一个箱子,觉得有点重,于是忙朝沈小兰喊道,“我抬这头,你抬那头,我们快点搬入堂屋里。”

沈小荷再次打了个喷嚏,贴心的沈小虎立刻拿了顶破烂的斗笠,戴在了她的头上,“二姐,我们搬不动,还是等爹他们搬吧,我们先过去。”

沈小荷听罢,便不再多言,牵着他的小手便朝堂屋跑去。

沈秋生年轻力壮,将那箱子搬进去后,又立刻回来搬第二回。

不过短短几分钟时间,全身湿透的一家六口便坐在堂屋里,看着那刚刚倒塌的房子发呆。

“幸好我们走得快,不然……”沈秋生松了口气,庆幸说道。

“爹,那我们以后住哪里?”沈小龙和沈小兰不约而同地问。

“这个……等天亮了我再和你爷奶他们商量商量,看是不是重新给我们起两间房。”沈秋生小声地说道。

沈小荷没错过沈小龙和沈小兰脸上那嘲讽的笑容。咦?看来自己这哥哥姐姐没完全继承这包子爹娘的软弱无能,并不是只有自己不满意,这样的话,以后自己有什么计划也不至于孤立无援。

“娘,大家都淋了雨,我先去厨房里烧点热姜水暖暖身子,不然着凉了可就麻烦了。”沈小兰一边说,一边朝旁边厨房走去。

“大妹,我去给你生火。”沈小龙跟了过去。

“我冷,过去烤烤火。”沈小荷也跟了过去,沈小虎紧随其后。

进了厨房,沈小荷打开了灶台角落里的瓦罐子,抓了一小把褐色的猪油渣,而后给每人分了两小块。

“真好吃,娘的手艺真不错。”沈小兰津津有味地吃着,说道。

沈小龙抿嘴一笑,而后把猪油渣递给了意犹未尽的沈小虎,“哥哥不爱吃这个,小虎你帮哥吃了吧。”

沈小兰吃吃一笑,“小虎你又赚了,回回有好吃的,哥哥都不舍得吃,全让给你了。”

沈小虎把猪油渣塞进嘴里,不好意思地揉了揉后脑勺。

沈小荷突然笑了笑,问:“你们说,我们爹是不是被捡的呀?怎么这么不受爷奶待见?你看,大伯二伯的名字叫定松定柏,爹的名字却叫秋生。而堂哥他们的名字也是认真取的,叫知文知礼知华,哥哥和弟弟的名字却叫小龙小虎。简直不要太粗糙,太敷衍了。”

沈小兰忙低声道:“你小点声说,回头被奶她们听见了,我们又得倒大霉了。虽然我也觉得我们爹是从粪坑里捡来的,不值钱,但我可从来不敢说出来,省得伤了他的自尊心。”

沈小龙却是冷哼一声,“怕什么,他们这一大家子睡得比猪还沉,就算雷声阵阵,也吵不醒他们。这个时候,除了我们,哪还有别人会出来。依我们看,倒不如把我们分出去得了,省得每天过得猪狗不如。”

“你也想被分出去呀?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不想呆在这里呢。”沈小兰激动地问道。

沈小虎一听,忙抢着说:“我也不想在这屋里呆,烦死了,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人家隔壁石头每天都不用怎么干活,我好羡慕呀。”

听罢,沈小荷眉毛高高一挑,看来,心甘情愿为沈家做牛做马的,其实也就只有沈秋生和周氏那两个包子。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