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间药王小说全集 左阳司徒微澜无删减无弹窗阅读

田间药王小说全集 左阳司徒微澜无删减无弹窗阅读

《田间药王》是作者佚名创作的都市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人物写得花开千朵、各表一枝,对人心的把握很准,强烈推荐。田间药王精选内容推荐:左阳随手一种,这是养胃的金刚桃,这是强肾的拇指黄瓜!咦,还有养颜美容的七彩珍珠圣女果!

《田间药王》 第9章 支教老师 免费试读

美女拦车,左阳颇感意外,但还是停下了车。

“我是回仙洞沟,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吗?”

“我是来支教的老师,叫喻乐乐,你能……带我去吗,我找不到车。”

听到左阳说话文雅,还是流利的普通话,美女长舒了一口气。

其实她心里挺受伤的。

她是今年的应届毕业大学生,报名支教,被分到曹王镇仙洞沟。

还有一阵才开学,她打算先熟悉一下环境,就提前来了。

她做好了吃苦的准备,拒绝了家里人坐飞机的提议,一路坐火车。

即使有心理准备,她还是差点吃不消。

将近二十个小时火车到北省,大巴八个半小时到清宁市,三个小时到民庆县。

从民庆县坐大巴,摇摇晃晃一个小时到了曹王镇路口,搭农用车到了这里。

农用车不去镇上,她等了将近一个小时,也没碰到一辆车。

眼看天越来越黑,她心里着急起来,不禁有些后悔自己的鲁莽。

从小生活在大都市,这一趟让她眼界大开,竟然真有这么贫困的地方呢。

开农用车的大哥告诉她,仙洞沟很偏僻,甚至有野兽出没,叫她晚上不要出门。

看着天越来越黑,夜风嗖嗖的,她心里发毛。

就在快绝望时,左阳骑车过来,眼看要擦肩而过。

她不敢迟疑,下意识伸手拦下他。

支教老师?

左阳一愣,肃然起敬。

“喻老师,我就是仙洞沟的人,刚好要回去,带你一程吧。”

“太好了,太感谢你了!”

喻乐乐感激极了。

左阳停下自行车,把喻乐乐沉重的行李箱绑在后座旁边。

“这条路十几年没修过,非常颠簸,你抓紧点,别掉下去。”

他用脚撑着地面,得亏现在力量大,才没让行李箱把车压翻。

看着坚硬的后座,喻乐乐俏脸微微一红。

她穿着裙子呢。

左阳催道:“喻老师,我们走吧,天黑了路更不好走了。”

喻乐乐咬牙坐上后车座,感觉自己的双手很多余,不知道放在哪里合适。

左阳慢慢启动自行车。

石子路弯弯曲曲,一路上非常颠簸。

喻乐乐因为没地方抓,几次差点被颠下去。

哎~

又遇到了一个大坑,自行车像是飞了起来。

喻乐乐吓了一跳,下意识伸手,环抱住了左阳的腰。

左阳身体一顿,双腿僵直,差点把车子骑进沟里去。

不过还好,他及时回神,稳定住了车子。

喻乐乐这才发现,自己抱着男人的腰,俏脸不由滚烫。

她是个大姑娘哎。

主动抱着一个陌生男人,好丢人呢。

她几次想悄悄放手,但路太颠,她又不敢。

“大哥,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今天太谢谢你了。”

感觉气氛太冷清,喻乐乐主动打破僵局,没话找话。

“喻老师,我叫左阳,很钦佩你这种到我们偏远地方支教的老师。”

左阳?

喻乐乐微微点头,记下了这个名字。

“听你说话,肯定读过书,是高中吗?”

“我上了冬城医科大,也是今年毕业的。”

他竟然是冬城医科大毕业的大学生?

喻乐乐一惊,非常诧异。

她真没想到,在教学水平这么差的地方,竟然还有大学生!

而且冬城医科大很牛,是全国前几名的医科类学府。

喻乐乐对左阳多了一丝好奇。

两人的话题多了起来,聊得比较投机。

半个小时后,他们过了曹王镇上,爬了一段山路,马上就能进入仙洞沟。

听到终于要到仙洞沟了,喻乐乐长出了一口气。

前半程颠簸得厉害,她都快被颠散架了,屁股硌得生疼。

后面爬山路,她感觉自己的腿都软了。

要不是抓着自行车后座,左阳带着她,她估计自己早都坚持不下来了。

“我听说,这里有野兽,是真的吗?”

“这倒是真的,前几天我进山还遇到了野猪呢。”

“我晕……”

听得真有野兽,喻乐乐浑身发紧,眼前一阵阵黑鸦飘过,差点吓懵逼。

她只在动物园见过圈养动物,哪能想到马上要和真正的野兽做邻居?

“你别担心,只要晚上不乱跑,野兽不会伤人的,更别说伤害一个美女了。”

察觉到喻乐乐情绪的变化,左阳知道自己吓住了她,开了个小玩笑。

喻乐乐还是很受伤,苦笑起来。

“狗壁,你还敢回来!”

就在此时,从路口突然窜出几黑影。

是肖思聪一伙儿,每个人手里都提着棍棒之类的。

昨天的事太丢人了,肖思聪咽不下这口气。

知道左阳下午骑车出门了,他们就一直守在这里,等着收拾他。

左阳刹住车,眼里闪过冷笑。

“肖思聪,你们几个吃饱了撑得,大晚上出来找虐吗?”

他示意喻乐乐别害怕,让她车上下来,然后把车子放在一边。

听到认识他们,喻乐乐很懂事的站在身后,冷眼悄悄观察。

看到左阳带了一个女人回来,肖思聪他们非常意外,然后嫉妒憎恨。

狗东西!

害老子们在路口吹了半晚上夜风,身上被蚊子叮了好多包,他倒是逍遥快活去了!

哼!毒打一顿,让他在女人面前把脸丢尽!

虽然天黑,看不清女人的脸,条子倒是很正啊。

嘿嘿,给老子送女人来,咋个好意思拒绝哩?

“左阳!昨天是你运气好,今天我要给你长长记性,看你还嚣张个锤子!”

“肖思聪,我不想收拾你第二次,赶紧滚蛋,不要丢人现眼。”

左阳脸色一沉,冷哼了一声。

自己身后是来支教的喻老师,让人家听到,该怎么看待他们仙洞沟?

面对黑脸的左阳,刚刚还嚣张的肖思聪心里突突起来,感觉毛毛的。

不知道为什么,他浑身直起鸡皮疙瘩,有种很危险的感觉。

这个狗怂,上了几年大学,杂看起来跟以前不一样了呢?

“左阳,我就是来提醒你,做人不要太嚣张,装逼容易遭雷劈,你知道吗?”

肖思聪强忍着心里的害怕,硬着头皮嚷嚷起来。

身后这么多兄弟,要是他现在灰溜溜的离开,他以后还怎么混呢?

即便掩饰得再好,他的那几个兄弟还是微微一愣。

啊?

这不对呀!

肖哥之前不是口口声声说要收拾这家伙吗,怎么口风突然变了?

“滚,别出来丢人现眼!”

左阳冷哼了一声。

他能明显的感觉到,平常嚣张的肖思聪怂了。

眼里闪过一丝明悟,这就是变强带来的变化……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