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燃情:韩少他如狼似虎APP内免费阅读完整版(乔语韩墨小说全集)

一夜燃情:韩少他如狼似虎APP内免费阅读完整版(乔语韩墨小说全集)

一夜燃情:韩少他如狼似虎小说主角名为乔语韩墨,由李若年倾心巨作,目前正在连载中。订婚当夜,乔语被未婚夫陷害。酩酊大醉走错房间。竟一不小心将传闻中不近女色的韩少吃干抹净。原本乔语只想拍拍屁股走人。谁知,那个男人打着高冷的名号,私下各种粘人。他义正严词道:“我原本清白之身,你睡了我,要负责任。”乔语:苍天啊。往后的日子里,某人在外一脸豪气冲天,“在家都是我老婆听我的,我说一她不敢说二。”一回到家,某人跪在搓衣板上,对着乔语又一顿彩虹屁式的狂夸:“能娶到我老婆,实在是三生有幸,实在是祖坟里冒青烟了……”

《一夜燃情:韩少他如狼似虎》 第6章 关于某个女人的 免费试读

韩墨穿好防静电服,准备进到无尘实验室去观察N7号材料导电性能。他的正式工作是凤城高级材料研究院的高级研究员,凤城大学客座教授,博士生导师。目前带着团队参与一个国家级材料研究,用于航天飞行器应用。只是进到了实验室里,不知道怎的,他竟然不在状态。观察数据时走神,助理叫了他两次,他才应声。透过防护面罩,他隐约看见助理诧异的眼神。于是他做个暂停的手势,走出实险室。他脱下防护服,回到办公室里,泡上一杯茶,打算喝茶静静心。邹松像只猴子一样窜进来,神秘地对他说:“劲爆消息,要不要听?”韩墨瞥他一眼,低头喝茶,鄙夷地说:“在街上看见一只母狗你都觉得是稀罕事。”“呸!是关于某个女人的,真不要听?”邹松把他的胃口吊起来。韩墨仍旧是那副宠辱不惊的样子:“爱说不说。”“靠!这你也能忍?你还是不是人?”韩墨给自己续上一杯茶,溅出的茶水出卖了他心绪不宁的内心。邹松抢先拿走,不顾烫嘴大口喝下,满足地评价:“三少的茶果然是好茶。”“那是我的杯子!”韩墨放下茶杯,他有洁癖,喝茶不用公共杯子。哪怕事后高温消毒,他也不肯再用。邹检知道他这个毛病,怕他事后算账,去把办公室的门关好,回来低声说:“我这两天去查了,乔语订婚那天晚上去酒吧喝酒,是有人主动找媒体爆料,爆料的那个人就是她的未婚夫周家阳。乔语之前没有人关注过,周家也不是什么新贵权贵,媒体不感兴趣,还是塞了钱媒体才来。”“他买通媒体爆自己未婚妻的丑闻?他不要面子?”韩墨表情看着骇人。“乔家与周家联姻,据说是很早以前就定下的。现在出了这档子事,周家没退婚,听那个意思是要妹妹换姐姐。要是两家从此结仇,巴不得撇得一干二净呢,这里面一定有猫腻。”韩墨手指轻轻敲在茶桌上:“很简单。乔语才从国外回来,从前也不在乔家生活,周家阳跟乔诗接触得多,也许背着长辈好上了。突然杀出一个乔语棒打鸳鸯,那两人怀恨在心,做出一些极端的事情来也不是没有可能。”邹松朝他竖起大拇指:“三少分析得有道理。”“你再去查一查他们订婚当天晚上,周家阳都去了哪里,最好把他踪迹影像拷贝回来。”韩墨吩咐。邹松故作为难地说:“三少,我是材料研究所的员工,我的主要工作是科研。”“滚!”韩墨朝他低声吼道。邹松一边出去一边腹诽:这种人明明在意得很,却依旧一副高冷模样,以后一定要让他吃大亏才好!办公室里只剩下韩墨一个人,他没了杯子,将剩余的茶水倒掉,再清洗干净放回原位。乔致良在重症监护室住了三天,渡过了术后的危险期,虽然人还是昏迷着,但医生检查之后评估他身体状态还不错,转到普通病房里去。林咏芳请了一个护工二十四小时看护,乔语摸清楚了她们的生活规律,早上十点钟以前她们母女不会到医院,她可以去病房里给他擦擦脸,说说话。他听不见出无法回应,乔语却觉得这样有意义。比起之前的剑拔帑张有意义。这天她看完乔致良,去汽车修理店取贺铮铭的车。那天与韩墨追尾,车灯外壳撞裂了,车头也凹了几处,修理店说要三四天才能弄好。这几天贺铮铭一直在打车上班,她过意不去,取了车子给他送过去,又请他吃午饭。午餐就在植物研究所附近的一家饭店,他们坐在大厅偏僻的角落,此刻已过了用餐高峰期,稀稀拉拉只有两三桌。点好菜,贺铮铭问她:“你现在有什么打算?”乔语摇头:“暂时还没有更好的打算,乔致良还在医院里躺着,乔氏珠宝,我免不了要跟继母和妹妹争抢,所以现在没什么事情可做。”“抢?”贺铮铭一脸不可思议:“按法律规定,你是有继承权的,她们敢不给?”“哪有这么容易?继母参与公司经营多年,暗地里不知道转移了多少财产,就算是愿意给我,也一定是个负债累累的空壳子。”乔语说完,撇着嘴若有所思。贺铮铭家里是书香世家,家族里无人经商,他不知道商场里那些龌龊见不得光的手段。他有些泄气地说:“可是我什么都帮不了你。”乔语眼神看向窗外,缓缓地说:“乔氏珠宝最开始是我妈和乔致良一手经营起来的,那时候只是一家小小的商行,最困难的时候,我妈拿了自己祖传的一块玉佩去抵押。我不是好争的人,是不甘心我妈拼死拼活做起来的企业让别人霸占。”贺铮铭看她低落的样子,心里有些难受,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到桌子上:“这张卡里有我的一些存款,你先拿着,将来要做事,用钱的地方多着呢。”韩墨一进来,就看见角落里坐着的乔语,还看见她对面的男人给她递银行卡。他身子站定,右手握成拳头,攥得紧紧的。若是那个女人敢接银行卡,他敢确定自己一定会上去把那张卡撕得粉碎。他放慢往包厢里走的步子,眼角余光瞥见乔语把银行卡推回去给贺铮铭,他这才把拳头松开,脚步轻快起来。材料研究所的高温炉坏了,新研发的N7材料高温测试放到钢铁厂去。他从钢铁厂回来,路过植物研究院,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情,就想在附近找饭吃。附近的饭店不多,只有这家看起来还不错,然后他在停车场里看见乔语开过的那辆车。他进去点了几样菜慢慢吃,估摸着外面的乔语吃得差不多了,打个电话给乔语:“吃完饭以后,你把那个男人甩掉,到3号包厢来找我。”语气坚决得让人无法抗拒。乔语在那端应他:“好,我知道了。”贺铮铭见她接完电话没有什么兴致,虽然还想跟她再坐一会儿,又怕她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于是放下筷子,对乔语说:“我吃好了,你要是有什么急事的话,我们就走吧。”“那走吧。”乔语把服务员招来付钱,然后跟贺铮铭一起出去,将他送走再返回饭店,到3号包厢找韩墨。推开门刚探个头进去,就被韩墨拉进去,压在门板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