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染顾墨迟结局是什么 叶染顾墨迟免费阅读全文

叶染顾墨迟结局是什么 叶染顾墨迟免费阅读全文

叶染顾墨迟是著名作者猫小桃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下面看精彩试读!叶染起身,洗漱换衣。临走前,她拉开抽屉取出一个药瓶。

《山海不及你情深》 第五章 她为什么嫁给我 免费试读

顾墨迟瞪了叶染一眼,然后骂了句神经病。他起身去浴室换了衣服,一头扎进了外面的游泳池里。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把自己弄得特别极限。要么喝酒喝到不省人事,要么飙车飙到被扣十二分。或者就是疯狂地运动,把自己累得爬不起来。有时候叶染会偷偷地想,万一哪次他真的累大了,直接昏过去醒来就失忆,该多好呢?如果没有温绮,他一定会爱上自己的吧。叶染想。顾墨迟游了一个下午的冷水,屁事没有,着凉咳嗽的却是叶染。而且到了晚上似乎更严重了,竟然发起了烧。于是顾墨迟问她,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感冒了,就能光明正大去隔壁找李医生看病了?“全世界特么就一个姓李的是大夫么!”叶染本来烧的迷糊,一听顾墨迟这话,直接给气退烧了。“我跟李鸣宇什么都没有。”“所以现在,你们有机会有了?”顾墨迟起身,穿衣。天都黑了,叶染不知道他准备去哪。“顾墨迟你干什么去啊?”“你说***什么?你都病成这样了,还能用?”说完,顾墨迟推门而出。叶染怔愣半晌,突然掀开被子跳下地,追上男人的身影。“顾墨迟,你不要乱来行不行!如果你觉得这样很没意思,我们回去可以离婚的!”“你觉得外面的女人脏啊?”顾墨迟转过身,冷哼一声。“以前我也觉得她们脏,所以不想弄脏自己。不过,既然已经跟你做过了,我也没什么好守着的了。”说完,甩开叶染的手。异国他乡的街头,他可以去发生任何一种色彩的邂逅。叶染一个人坐在套房的大床上,流泪,咳嗽。她想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对她呢?除了爱上他,自己什么都没有做错过。他与温绮不能在一起,又不是她叶染造成的。不爱,所以就活该受辱,活该去死么?A国爱普琳诗小镇。夜幕降临后,一排小bar灯起乐奏。顾墨迟点了一瓶威士忌,坐在苏鸿渐的对面。整晚一言不发的,一双眼睛直勾勾的。苏鸿渐被他盯得一个劲打寒颤,最后不由得立起衣领。“我说哥啊,你漂洋过海跑这里来,不去陪老婆度蜜月,大半夜的把我揪出来干什么?换,换口味了?”“滚。”顾墨迟吐出不怎么清晰的一个字。台上跳艳舞的女人们也跟着迷糊了起来。否则,怎么越看越像是叶染的脸?顾墨迟想,是不是叶染追过来了?一结婚就想管着他,这女人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说起来,她在顾家规规矩矩那么些年,想尽一切办法讨长辈们欢喜,还不就是为了能给自己挣点本钱?在这一点上,顾墨迟觉得叶染永远比不上温绮。温绮单纯良善,敢恨敢爱。本来以为自己跟别人结了婚,温绮一定会回来的。这已经是顾墨迟能想到的,最后的一条路了。他选择叶染,是因为叶染一定会答应,更因为叶染将来会很好甩脱。可是为什么,才结婚两天半,他就觉得样样事事都开始失控?首先是温绮没有任何动静,然后自己还阴差阳错地跟叶染睡了,现在甚至连什么前男友的狗血剧情都跑出来了!真以为他顾墨迟不要面子的么!“鸿渐。”顾墨迟被呛得咳嗽两声,“你说,叶染为什么会答应嫁给我?”苏鸿渐不由自主地坐直了身子,求生欲让他三思后言。“我觉得,她应该是看上了你的钱。”“不可能。”顾墨迟抿了一口酒:“她是我家的养女,我父母疼她跟亲生的似的。他们早就发过话,她将来嫁人,嫁妆不会比我大姐的来得寒酸。”“那要不就是她图你长得帅。她想有个漂亮的孩子,看上你的小蝌蚪了。”闻言,顾墨迟上下打量着苏鸿渐这张混血精致的脸。“我记得我爸妈当初好像还想过把她嫁给你哥来着,她怎么不同意啊?”苏鸿渐的大哥,据说是像极了指环王里的精灵王子。别说是个女人了,多少男人想想那张脸,都恨不能就地弯曲。“那我就想不明白了,总不会是因为她喜欢你吧?”苏鸿渐耸了耸肩,直接瞥过去一个大白眼。顾墨迟有点喝多了,脑袋转的不是很快。半晌他反应过来,怒道:“为什么?”“因为你配不上她啊。”苏鸿渐连人带沙发往后一蹭,顾墨迟一脚踢了个空。顾墨迟回到酒店,门卡一刷,灯全灭着。叶染已经睡了。身子缩在被子里的一小坨,只占三分之一的床。像个极度没有安全感的小动物。也不知道是因为感冒还是呼吸不畅,她的喘息有点重。听在顾墨迟的耳朵里,稍微有那么点不可描述。顾墨迟有多少年没见叶染的睡颜了?叶染十岁就来了顾家,一开始有点自闭。她不爱说话,也不太从房间里出来。顾墨迟好奇,每次女佣去送饭的时候,他都跟着。因为大姐总是对他很严厉,他想看看这个小姐姐能不能温柔点,对自己好点?叶染比顾墨迟大三个月。所以小时候,她比顾墨迟要高上半个头呢。后来,女佣就不去了,每顿饭都是顾墨迟亲自去送。门开个小缝,男孩巴巴地往里看着,就像在喂一只小动物。不过,叶染上大学以后就搬出顾家了。平时住宿舍,放假也不大回来了。家里人还以为叶染是长大了,见外了。其实她默默选择疏离,只是因为顾墨迟跟温绮谈恋爱了。看着床上蜷在被子里的叶染,顾墨迟有点惊讶。十多年过去了,她怎么好像都没怎么长大一样?还是那么瘦瘦的,小小的一只。自己想要欺负她,简直易如反掌。酒精在体内躁动着,意识和理智很快被冲动压榨殆尽。顾墨迟摸上床,一把掀开了叶染的被子。“顾——你干什么!”“少废话!你退了烧,不给你男人也泄泄火么!”“顾墨迟你神经病,你放开我!”叶染被惊醒,挣扎了一阵,最后还是给这个狗男人得了逞。夜色旖旎,酒气靡靡。叶染恳求的声音渐渐微弱下去,直至仅剩下低低的啜泣。顾墨迟一早起来,看到床单上有血迹。他先是一愣,后来确定自己没有灵魂穿越。这里的确是A国,昨晚也已经不是他和叶染的第一次了。可是,叶染人呢?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