芜轻离陌小说叫什么 芜轻离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芜轻离陌小说叫什么 芜轻离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芜轻离陌是作者夏雷炮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书中的那男主芜轻离陌如磐石般坚定,女主的豁然与可爱,温暖而不失俏皮。芜轻暗恋师尊离陌,天下人尽知。师尊离陌却另娶她人。后来师尊大开杀戒,她才知道自己是师尊特意养来唤醒穷奇的祭品!

《一生所求即是你》 第7章 不喜欢 免费试读

穷奇现世,在众人皆以为六界即将迎来一场腥风血雨之时,等来的却是魔君墨巽带着魔之一族归附神族。于是乎便有传言,神君离陌征战魔族连带损失了两名大将,痛失左膀右臂,可见神魔这一战战况激烈。神界众仙惋惜神族失去了两个得力干将,也不住口赞叹离陌的手段。魔族归附神族后一百年,龙族最年轻的王君便携着漓水珠以及烛龙鳞归顺神族,终于六界分裂的局面在龙族的归附中结束。而离陌也成为了神史上一统六界最年轻的神尊。神尊离陌修为高深,容貌更是无一人可比,神界的各神女都对这位神尊为之倾心。但这位神尊从未不多看一眼。司祁殿外门庭若市,一眼望去都是肤白貌美的神女三五成群地聊着,仔细一听大家的话题都是神族最年轻的那位神君,而司祁殿里住着的是神界百晓生——祁胥神君。月老手中的姻缘簿管的是凡人的姻缘,而祁胥神君手中的三生石,记载着六界生灵的来去、姻缘。“水仙神女慢走。”司祁殿的妙语仙子将一脸娇羞的水仙神女送出司祁殿的大门。碰巧一身白衣的离陌正踏下云端,缓步向司祁殿走来。水仙神女瞪大眼睛痴痴地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离陌,脸红得仿佛要滴血。“尊上,我家君上已在殿内等候多时。”这时,祁胥神君的另一个随侍仙子从殿内走出来对离陌施了一礼,缓缓说道。话音落,将水仙神女的思绪带了回来,她连忙向离陌行了见礼,离陌轻抬右手,示意平身不必多礼。随后径直掠过她,随着前来相迎的仙子进了内殿。水仙神女脸上更是热气久久不散,站在门口看着离陌的身影消失,才悻悻离去。妙语感叹,终于将这位送走了,再待下去,自己怕不是要被水仙的香味熏晕过去。水仙神女掌管水仙花期,而真身便是始空山里修炼得道的一株水仙花。方才在殿内,君上不过含糊其辞说了两句,这位神女便心情荡漾,花香四溢。见到离陌神尊更是不得了,果然尊上魅力非普通神仙可比。殿内,祁胥右手执起茶几旁正在红泥小炉上烹茶的提梁壶,往桌上早已为离陌备好的白玉茶杯倒了一杯清茶。“你倒有空来我这司祁殿。”离陌抬起眼眸睨一眼祁胥,缓缓坐在他的对面,执盏轻尝了一口温热的茶。“本尊来不得你这司祁殿?”祁胥愣了一下,似乎没预料到离陌会这样说,失笑的拂了拂衣袖。“神尊大人大驾光临,寒舍……”“打住。”两人相视而笑,离陌在人前从来都是不苟言笑,但在这司祁殿,在这个祁胥神君面前,他才有些许放松。“说吧。来找我何事……”祁胥停顿了一下,视线对上离陌的眼睛,继续说道。“又或者为了谁?”离陌闻言,皱了皱眉,端起茶杯继续品了一口,说道:“八卦”祁胥掩住薄唇,眉眼间尽是笑意。“过奖,过奖,毕竟本君手中刚好有那么一块独一无二的三生石,可知六界生灵来源去处,更能断神者姻缘。所以……”听到祁胥这样说,离陌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名字,他的浅笑马上敛了起来,不见半分,放下茶杯。“既已消散,何须再问。”祁胥垂下眼眸,嘴角的笑意丝毫未减,轻声开口。“也是,被上古凶兽吞噬,自然是魂—飞—魄—散,即便是本君用三生石,也不会再寻到任何踪迹吧。”离陌似乎没有料到祁胥会这样说,原本轻敲桌子的手指就那样悬在半空,久久才缓缓落下。随后,离陌起身离开了司祁殿。“曲中人不闻曲中意,识得曲中意已非曲中人,”祁胥看着离陌离去的身影,喃喃自语。然后轻轻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离陌离开祁胥殿后,恍惚间走到了无垠花海,看着一望无际曼陀罗花海,微风袭来,曼陀罗花随着微风摆动,如同那人那日的那身红衣,就那样飘入了黑暗,再无踪迹。“尊上……所求……芜轻……自当……”离陌似乎听到了,那日芜轻最后与自己所说的话。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当初他救她,教她,的确只是为了用她唤醒穷奇,但在最开始,自己便告诉过她,这个世上从来就没有不求回报之事。而她已经在在一百年前消散,不可能再回来。而且即便时间倒流,他还是会选择让她献祭穷奇。离陌皱眉,怎么会突然想起她,而且还幻听到了她的声音,离陌意识到似乎不太对,凝神静听。一阵歌声传来。这是鲛人的歌声拥有蛊惑人心的力量。“滚出来。”离陌以神力凝成长剑,以神尊威压迅速扫视无垠花海,随即长剑离手,剑气将花海撕开一条口子。一个人身鱼尾的鲛人族少年被利剑从花海的尽头逼了出来。“鲛人?!”鲛人族的歌声对于离陌本不起作用。或许是在祁胥那里时念起芜轻,心境有所变化,才让这个鲛人族的少年趁虚而入用歌声迷惑了他。见这个容貌美丽如女子的男鲛不肯言语半句,离陌勾起嘴角轻笑,但眼底没有半分笑意。“看来,本尊要亲自到漓水之畔亲自问候一下芙凝女君。”说罢,挥了挥衣袖,无垠花海那里还看得见离陌和鲛人的身影。再看鲛人族领域——漓水之畔。鲛人族全族瑟瑟发抖跪倒在地,芙凝脸色苍白,匍匐在地不敢发出丁点声音。鲛人一族还记得百年前,正是面前这个风华绝代的男人以三昧真火将长老瞬间燃烧殆尽。而且这个人还降服了上古凶兽穷奇,可见手段多可怕。离陌也不发一语,只是坐在女君的王座上,修长的手指一遍又一遍地敲击着扶手,在这个静若寒蝉的大殿里,敲击声尤为明显,离陌每敲一下,鲛人族的心便收紧一分。被捆起来来跪下地上的鲛人族少年突然挣开绳索,一把抢过身旁侍卫的剑,左手以灵力凝聚水刃,向王座上离陌袭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