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楚溪沅盛千淮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最新)楚溪沅盛千淮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楚溪沅盛千淮是著名作者七秒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深入人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穿越架空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前世,她是天盛皇朝高高在上的天命神女,却惨遭挚爱和至亲双重背叛,形神俱灭!重生为偏僻属国卑贱至极的废材嫡女,受尽欺凌!一朝涅槃,凤唳九霄!前有忠犬空间誓死相随,后有极品灵兽摇尾求抚摸求亲亲!重塑灵根、逆天改命!她发誓,所有负她、欠她、害她之人,都必将付出百倍千倍的代价!咦?那边那个男人怎么回事?……“别离我太远!”“?”“靠近你,我很舒服!”“……”尼玛,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神女归来之废材六小姐》 第十一章 无良主人争宠 免费试读

楚溪沅瞪大了眼。狐狸也会哭吗?楚溪沅受不了了,一脚踢开了萧长歌,起身过去把小狐狸抱进了怀里。“别哭,我陪着你,小乖乖,别哭,乖——”萧长歌:“……”小狐狸缩在楚溪沅的胸口,偷空瞅了萧长歌一眼,那双大眼睛中哪里还有丝毫泪水,尽是得逞的小得意!萧长歌威胁地看了小狐狸一眼。小狐狸立刻把头缩回去,低低地嗷呜了一声。这还是楚溪沅第一次听到这小家伙叫,明显是委屈得不行了。楚溪沅立刻侧头看萧长歌:“它是你的灵宠!不是你的奴仆!你别这么虐待它!”萧长歌:“……?”楚溪沅将小狐狸抱在怀里,重新躺了下去:“好了,乖,今晚我抱着你睡,他欺负不了你的,乖啦。”小狐狸心满意足地发出两声哼哼,大尾巴绕在楚溪沅的脖子上,把屁股对着萧长歌。萧长歌:“……”吃里扒外喧宾夺主的小王八蛋!他早该扒了它的皮拿来做围脖!翌日,楚溪沅醒过来的时候,萧长歌同样一早就消失了。但是今天小狐狸还在。只是小狐狸并不在她怀中,而是在她身旁,并且姿势看起来似乎有些怪异。楚溪沅凑近了,才发现小家伙的耳朵和尾巴被人用灵力束缚在了一起。楚溪沅:“……”不用问也知道这是谁干的。当初那朵菊花他就是这么束在小家伙耳朵上的。楚溪沅赶紧替小狐狸解开灵力,小家伙重获自由,立刻在楚溪沅怀里上蹿下跳各种蹭蹭亲亲,求安慰求抚摸,楚溪沅安抚了它好久它才消停下来。楚溪沅暗中磨牙。找机会,她一定得好好帮小家伙治治那个无良主人!哪有这么对待自己的灵宠的!何况这小家伙还这么聪明这么可爱这么善解人意!他怎么好意思下得去手的!此时,正在一片岩浆之中穿行的某人突然打了个寒颤。楚溪沅刚打发掉小狐狸先自己去玩,就察觉到房门外多了两道气息。紧接着,一声更比一声重的敲门声猛然响起。“楚家六小姐,齐王殿下驾临,还不赶紧开门迎接!”楚溪沅眸中闪过一丝寒意,她打开门,先看到的,是那个砸门的人,此人一身侍从模样打扮,下巴上的一颗黑痣尤为明显。这个人楚溪沅并不陌生,是齐王的贴身近侍,魏学!脑中闪过一串记忆——“小废物,你很想要这株龙血藤吗?可以,把这盆猪食吃干净了,我就去求殿下赏给你,怎么样啊?”这句狂妄的话,就是当初魏学对原主说的。那个时候,原主的哥哥楚修重伤,疗伤的药材中缺了一株龙血藤,只有齐王府才有,原主本以为,在她和齐王订婚之后,她没少给魏学好处,魏学怎么样也会让她见齐王一面,谁知,他不仅把她拦在齐王府门口不让她进去,还如此羞辱她!楚溪沅按下心中奔腾的杀意,视线落到另一人身上——齐王,萧玉衡!记忆中,原主被百般刁难后好不容易进了齐王府的大门,却被告知,要求人得拿出诚意。原主在正殿的阁楼下跪了整整五天五夜,大雨滂沱、烈日暴晒,那个曾扬言要让她一世无忧的男人,却没有丝毫让她起来的意思!在她即将晕过去时,她听到阁楼上传来了一道琴音,是《凤求凰》。原主原本一心修炼,无心风月之事,然而萧玉衡却屡屡示好,后来甚至在她的寿宴上,为她弹了一首冠绝古今的《凤求凰》,当着无数人的面,对她许下了终身不离不弃的誓言!原主最终被感动,同意了婚约之事,《凤求凰》可以说是他们的定情之音!如今是谁在弹?又是为谁弹?原主因为没有灵力护体,跪得太久膝盖受损严重,却仍咬牙站起,一步步爬到了阁楼的最高层,然后,亲眼看到萧玉衡在为另一个女子弹奏!那个女人看见了她,浅笑着道:“王爷,您的未婚妻可还跪着呢,您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随之而来的,是萧玉衡冰冷得没有一丝感情的声音:“废物而已,何来未婚妻?”原主承受不住,膝下一软,从阁楼上摔了下去!回忆如潮水般涌来,或许是原主的怨恨太过浓烈,楚溪沅感觉到了胸口处的一阵窒息感。被爱人背叛的滋味,钻心剜骨,她感同身受,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看着眼前的萧玉衡,楚溪沅心中冷意横生。当初原主那般哀求,他却连见她一面都不肯,只顾着巴结新人,如今倒是自己找上门来了?萧玉衡一身贵气的绛紫色镶金滚边长袍,俊美的面上透着一丝冷漠,接触到楚溪沅的目光,他微微一愣。楚溪沅自从灵根被毁之后,就变得卑躬屈膝,为了区区一株龙血藤都要摇尾乞怜,便是他手下的奴才也能随意欺凌她。可眼下的楚溪沅却似乎哪里不一样了,她的眼神冷冽,不同于以往的温雅,冷冽中又带着几分傲气,周身的气势,比起被废之前的她,还要凌厉几分!萧玉衡缓缓开口:“魏学,那是六小姐的闺房,你怎可如此无礼?”魏学撇撇嘴,眸中闪过一丝不屑,废物罢了,要什么礼!但萧玉衡开了口,他还是极没诚意地对楚溪沅做了个揖,口中道:“六小姐,对不住!王爷,奴才就是为您不平罢了,这小贱……六小姐是您的未婚妻,却不知道避嫌,越过您让四皇子到楚家来替她出头,这不是……”“魏学!”魏学话没说完,就被萧玉衡一个眼刀给截住。萧玉衡的脸色有些难看。楚家大房没落之前,楚溪沅的身份勉强配得上他!可后来楚家大房没落,楚溪沅更是灵根尽毁,这样低贱的她,怎么配成为他的王妃?他连看她一眼都觉得恶心!他只恨楚溪沅灵根被毁之时,没把命一起丢掉!之前他就想退婚,奈何楚家大房适才没落,他若立刻退婚,少不得要被人诟病,才忍受至今。如今,她还是他未婚妻,却跟别的男人有牵连!置他的脸面于何地!楚溪沅见两人一唱一和,挑了挑眉,恩将仇报还想污蔑她的清白?她不再犹豫,快速运转灵力,一掌狠狠朝着魏学胸口拍了过去。“来得好!”魏学心中暗笑,正愁没有名目在主子面前表现,教训这个***,既然她敢先动手,就别怪他不客气了!魏学反手一掌,与楚溪沅对轰在一起!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