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语厉九旸小说最后结局 秦语厉九旸完结版免费阅读

秦语厉九旸小说最后结局 秦语厉九旸完结版免费阅读

秦语厉九旸是作者橙几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下面看精彩试读!一朝重生,秦语感谢上苍给了她重新来过的机会,这一世,她绝不会让家里的悲剧,因为爷奶的偏心再次上演!

《秦语厉九旸》 第9章 冷漠自私,唯利是图 免费试读

“你也知道你家连张床都没有,只有几块破木板子。你要真想回去睡,奶奶也不拦着你,我还会另外给你一床被褥。

只是…你回去睡也不能偷懒,早饭照旧按点做,晚上我叫你干活你必须要干完才能回去。”

秦语内心有点不太明白,奶奶提的这条件和她原本在这边也没什么差别啊。

突然这么好说话,弄得她心里直犯嘀咕,她奶一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

不止她不能理解,秦爷爷也不能理解。

“你疯了,两个娃子都那么小,住在后面万一出了点啥事咋办?”

其实他更主要的是担心大孙子,毕竟是家里的头一个男娃,长孙,在秦爷爷心里地位还是很高的。

农户人家的房子不如城里的干净,墙壁上时常会出现蜘蛛、壁虎、蜈蚣等大虫子。

更有些屋角不牢靠的会被蛇打洞用来作窝,这些东西都带着毒,但凡被咬上一口,也足以要了小孩的命。

一向挺宠爱大孙子的朱奶奶这回却是出乎了秦爷爷的意料,听他说完还是同意让秦语带着弟弟回家住。

她按下秦爷爷的手,用眼神示意他有话晚上等两个孩子都走了再说。

秦语才不管她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阴差阳错的达成目的,她高兴都来不及。

虽然东西没要回来,可能带着弟弟晚上脱离爷奶的眼皮子底下,也算一个小小的成功。

她只有空出了时间,才有机会改变弟弟的坏习惯。

至于她家那个环境,只能暂时委屈一下了。

以后她肯定会想办法让自己和弟弟过得舒服起来,事情总要一点一点的进行。

一口吃不成个胖子,太心急的话说不定会被爷奶看出来。

如今她还是受这两个人压制的,一举一动都不能太掉以轻心。

以后她还是少对奶奶露出本性好了,像早上那个话,她其实就不该那么说。

激怒她奶对她其实没有太大好处,在上高中能彻底离开这个家之前,她还是不能和爷奶撕破脸皮。

一来爸妈过年回来难做人,二来万一爷奶不肯带他们了,为难的还是爸妈。

打定主意后,秦语钻进了厨房做晚饭。

吃完饭后,她照旧去洗碗,收好厨房她就打算收拾铺盖和衣服带着弟弟回自己家。

结果却被她奶喊住。

“我说你可以走了吗?这才几点?小东还要看动画片呢!过来和我一起摘毛豆,这些豆子全都要摘完,明儿赶集我要拿出去卖钱。”

秦语看向地上那五大捆比自己个头还高的毛豆,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奶。

“这么多,摘到天亮也摘不完啊。”

她奶不耐烦一把把她拉过来,“废什么话!叫你摘就摘,看时间差不多了我会让你回去睡觉的,快摘!”

秦语本还打算回家帮弟弟好好洗洗身子,先从卫生开始纠正他。

结果被奶奶这么一留,小弟欢呼着跑去床上看电视。

当她吃过饭和小弟说今晚他俩一块回自家睡觉时,小弟就满脸的不乐意,可奶奶都没说什么他发脾气也没用。

秦语认命的坐下,打开第一捆毛豆开始摘。

小小的身子伏在腿上,低着头专心致志的摘毛豆,手速快的几乎要花了眼。

她这是被朱奶奶锻炼出来的本能,身体早就习惯了各种各样的活计。

可转念一想,她才不过十岁而已,各种农活信手拈来,除了力气小点,但凡能干的她都会干了。

为了能回家,秦语卖力的摘毛豆,她也不去看还剩多少,也不看自己摘了多少。

现在是盛夏,晚上甭管是家里还是外面全都是蚊子嗡嗡嗡的声音,又热。

秦语穿着长裤,腿上还好些,可露在外面的手臂已经被蚊子咬的全是红包了。

爷奶带着小弟窝在床上,他们的床是有蚊帐的,上面还吊着一个正在急速运转的小风扇。

不知过了多久,朱奶奶困了,终于让秦语停手。

“我看今儿摘得也够多了,你先回去睡觉吧,明晚继续。”

秦语恍惚的停下手,抬头的瞬间汗水从额头鼻尖眉骨滑落过脸颊,在她尖尖的下巴处汇成水滴。

她的腰已经僵硬酸麻到直不起来,过了好一会才缓和过来。

腿也麻了,蚊子也喂饱了。

“奶,您把小东喊起来吧。”

弟弟早就不知不觉睡着了,秦语不知道现在是几点,黑漆漆的大门外只有清晰的蛙鸣。

夜深人静时蛙鸣才会格外清晰。

“东东睡得正香,叫什么叫,今儿就现在我这儿睡了,明儿再跟你回去吧。”

奶奶朝她不耐烦的挥手。

要不是为了这点毛豆,她才不至于熬到这么晚还不睡。

一方面是为了惩罚一下秦语,出出气,另一方面晚上摘毛豆确实太招蚊子了。

白天她把这事给忘了,明儿一早又要赶集。

反正这丫头要回家住,以前喊她干活推三阻四的,现在被她彻底拿捏住了吧?

只要你想回家,就得给我乖乖干活!

朱奶奶拉了灯,对自己的高举非常得意,这一夜也睡得格外好。

回到家的秦语,面对黑漆漆又没有电的房间,疲惫爬满全身。

到处都是蚊子,奶奶又没给她被褥,换成以前的秦语,这个时候八成早就哭成泪人了。

可她不是。

现在的秦语是一个做好了十全心理准备,从不对那老两口抱希望的人。

她奶为了自己,啥样的事做不出来。

还记得妈妈被她气的高血压犯病晕倒进了重症室的那会,奶奶从头到尾都没在医院出现过。

依旧在家里该打麻将打麻将,输了钱就去找爸爸要钱。

仗着自己老了,让爸爸养着他们。

愧疚这种东西,她可能都不知道是什么,更别提亲情了。

只要自己过得好,和她有血缘的其他人都只是她养老的工具而已。

冷漠自私,唯利是图而已。

秦语在大衣柜里找了件妈妈冬天的旧衣服,后背破了个大洞,所以才能幸免奶奶的搜刮被留下。

她拿起衣服裹紧自己直接睡在了衣柜里。

好在她现在身量小,稍微蜷缩着身子,将就着睡一晚也不成什么问题。

地上肯定是不能睡的,会有蛇虫鼠蚁。

被蚊子咬几下倒没什么,要是被那些玩意咬上一口,她怕是真要回炉重造了。

第二天一早,秦语的生物钟准时叫醒了她。

她慢慢爬出柜子,伸展了一下僵硬的身子,然后锁上门朝奶奶家走去。

等做好一大家子早饭后,朱奶奶起来了,见她还在家诧异的问。

“今儿不是礼拜一吗?你怎么还在这儿?”

说实话那瞬间秦语的脑袋是有些懵的,根本没反应过来她奶这话的意思。

直到她回去提溜出一个黑乎乎的书包,扔向她,秦语才想起自己还在念小学。

今年下半年就要升四年级,现在还是一名三年级的小学生。

这个认知令她哭笑不得。

虽然刚回来的第一天她拿学校的秋游活动做过借口,挡住了奶奶朝她要钱的举动。

可…秦语一想到自己三十多的人还要再回去念小学,浑身就不得劲。

而且她上学时的回忆也不怎么令人愉快。

学校的同学因为她性格胆小,学习成绩又不好,根本都不和她玩。

有几个特别恶劣的还时常欺负她。

就连老师,都不怎么管她,

差生在班里就是拖后腿的,老师对她也喜欢不起来。

秦语茫然的接过书包,一看时间都七点十分了。

学校八点上课,从她家走到学校大概要四十多分钟,再不走还真来不及了。

秦语赶忙把书包背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从盘子里拿了两个红薯转身就跑了。

气的朱奶奶在她身后破口大骂。

不吃早饭她哪来的力气跑步去学校?傻子才饿着肚子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