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财气冲天陈彬刘诗雯完整版全本免费阅读

重生之财气冲天陈彬刘诗雯完整版全本免费阅读

《重生之财气冲天》是最近很火的都市类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青狼,主角叫陈彬刘诗雯,下面看简介:无良绿茶婊,欺他辱他,让他当个接盘侠,甚至迫害他的父母,一世凄惨,重生回来 他立誓要将一切夺回来。

《重生之财气冲天》 第十一章 家庭聚餐 免费试读

这一等,就是将近两个小时。

再出来的时候,陈彬和张雨充依然是淡淡的模样,经理却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不仅跟在后头点头哈腰,还不住的赔笑:“辛苦二位先生跑这一趟了,您待会儿让人把地址发到我手机上,后头的手续,我们上门办理!”

陈虎正想着等陈彬出来好好嘲讽两句,欣赏欣赏对方灰头土脸的样子呢,没曾想迎头撞上这么一幕。

当即就懵了!

“经理,您这是?”陈虎涌上一股不祥的预感。

经理一看陈虎,脸色顿时冰冷下来:“陈虎,我看你不适合搞销售,还是去保卫处报道吧。”

“什么?”陈虎大惊,“经理,是不是这小子给您说了什么,您可别信他的,他是个骗子啊!”

“你闭嘴!”经理大怒,赶紧去看陈彬的脸色,“什么‘小子’,要叫陈先生知不知道,怎么这么没素质!”

“陈先生出手阔绰,首付三千多万按揭了东边那两栋楼,合同都签了,还有银行的人见证,老子差点就被你耍了!”

经理现在看陈虎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本以为陈彬的确是陈虎口中喜欢装逼的穷亲戚,没想到一进办公室,这俩人那叫一个雷厉风行。

张雨充负责和银行的人谈判,完了陈彬负责给钱,当场就把首付的资金缴纳完毕。

一毛钱都没落下!

那可是三千多万的现金啊,不是资产抵押!

这还叫穷亲戚,那这世界上还有没有有钱人了?

肯定是这个陈虎看穷亲戚发达了心里不平衡,故意找茬儿让对方难堪呢。

也就现在的年轻人素质高不计较,不然差点害自己平白无故丢了这么个大客户!

陈虎被经理的话炸懵了,瞬间六神无主:“怎么会,你怎么会有钱呢……”

围观人群也是大惊。

还,真就买下了?

一掷三千万啊,这是哪儿路来的神仙!

同时看陈虎的眼神,也就有点不那么对劲。

刚还言之凿凿的说人家没钱,是骗子,这下怎么解释。

就连刚和陈虎打配合的青年销售,也默默后退几步,拉开了距离。

陈虎这下反应过来,自己可能要遭了,又是惊恐又是愤恨的怒视陈彬:“你有钱怎么不早说,就是成心坑害我是不是!”

陈彬眉头微皱:“叔,我可从没骗过你。”

本来还想着不知者不怪,可看陈虎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出了事第一反应还是污蔑自己,陈彬内心那点同情瞬间消散。

“那是,陈先生这样的英年才俊,怎么会欺骗一个远房亲戚呢。”经理殷勤的赔笑,“是我管教下属不利,让陈先生受委屈了,您放心,我一定上报总部严加惩处!”

经理丢下一句话,也不管陈虎瞬间苍白下来的脸色,殷勤的亲自带着陈彬和张雨充去了地下停车场,目送两人上车离开。

“老板,谢谢您对我的信任。”回到车上,张雨充才卸下人前理性的面具,感动得双手颤抖,“三千五百多万这么大的数目,您就凭我一句话……”

没有雇佣专业团队仔细评估,也没有要求自己出具书面报告。

仅仅就凭他张雨充的一两句话,陈彬居然就果断的拿下了这次交易!

“炒房嘛,拼的就是眼光和手速。”陈彬难得的幽默了句,“眼光靠你,手速还不得靠我?”

车里一阵大笑。

闹腾完后,陈彬又递给张雨充一张银行卡:“咱们说正经的,这儿还有五百万,你拿去注册个投资公司出来,再租个写字楼,招点人把框架先搭起来。”

“以后类似的投资都走对公账户,也方便。”

要把生意做大,当然不可能一直用私人身份。

不注册公司,在正经大人物看起来,不管动多少钱都是小打小闹。

张雨充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激动的答应下来——陈彬这是让他做公司负责人的意思啊!

刚跑到西三环附近,天色也渐渐晚了。

陈彬接到母亲冯秀秀的电话,说大姨家买了新车,晚上要请全家人搓一顿。

于是先让张雨充绕路回家,然后自己开车去了大姨家里。

他大姨名叫冯英,是郊区中学的语文老师。

姨父赵卫方,在区环卫所坐办公室,算是个基层小干部。

夫妻俩自诩是文化人,一向不怎么看得起陈常林一家子穷亲戚,平日往来也不多。

就算偶有来往,也基本属于炫耀自家。

比如说现在。

大晚上的,一家子在附近的餐馆订了个包间。

还没喝上几杯,大姨冯英就借着酒意,明贬暗褒起儿子来。

“阳子啊,你说你,咋就不听爸妈的话呢。”冯英假意做出一副心痛的模样,“让你考教育局你不考,非去考海关,海关是那么好考的吗?”

原来大姨的儿子赵阳大学毕业,在工作两年后转而去考公务员。

本来是打算利用冯英的关系考去区教育局,赵阳却心高气傲,非要凭自己的能力去考海关。

结果一考就是三年,今年年初才终于考进去,做了个小小的海关职员。

“秀秀,你给姐评个理儿,那海关有什么好去的?”冯英故作不满的去问陈母冯秀秀,“规矩多不说,还天天没日没夜的加班,怎么比得上教育局清闲!”

冯秀秀尴尬的笑笑:“话不能这么说,能考进去说明阳子出息嘛,不像我们家彬子……”

陈常林也跟着敬了杯酒,笑呵呵的:“就是说,阳子不仅自己有本事,找的媳妇儿也不错啊,省重点小学的语文老师,可比咱一家人都有文化!”

冯英听得心里爽利,偏生嘴上不那么说,依然尖声对赵阳道:“别以为小姨替你说话就飘了,跟你说啊,努力是好事,但稽查队那种危险的地方,绝对不能去!”

“妈,你管那么多干嘛!”赵阳本来就被宠得无法无天,顿时就不乐意了,“稽查队那是重要岗位,领导器重我让我转岗,我凭啥不能去?”

“难道就非得跟彬子似的,一天到晚正事儿不干,只知道给有钱人洗车混吃等死?”

“结果呢,连累小姨和姨父不说,连自己女人都管不住!”

赵阳媳妇儿也跟着帮腔:“对啊妈,听说彬子弟最近感情上不太顺利,等赵阳进了稽查队,说不定也能帮帮他嘛。”

接着又是一顿***裸的嘲讽,听得陈常林两老面红耳赤。

偏生又都是老实人,不想和亲戚家撕破脸,只好闷头灌酒不说话。

陈彬倒是没把赵阳夫妻放眼里。

海关的确是个不错的单位,稽查队也受人尊敬。

但就赵阳那脾气,有点权力了还不吃拿卡要?

混不长!

赵阳说了半天见陈彬不搭腔,也觉得没趣儿,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借着倒酒的工夫突然问:“彬子,你那新房呢?”

“前些天我去新房那儿找你,可听人说,你把房子卖了?”

“别不是出去鬼混欠了高利贷吧,那可是小姨和姨父辛苦攒一辈子钱给你买的房子,咋能卖呢?说出来,哥帮你!”

陈常林一听,也惊呆了:“彬子,你哥说的是真的?”

望着一桌人看笑话似的场面,陈彬打心眼觉得没意思,淡淡解释了一句:“爸,我是在富力城看了套房子,觉得不错,就动手买了下来。那间房要着也没用,干脆就卖掉了。”

“什么,富力城?”姨父赵卫方是个识货的,惊讶道,“北三环那个富力城?那儿一套大两房都要七八十万呢,你咋买下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