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夏乔江慕忻小说免费阅读无广告

(完整版)夏乔江慕忻小说免费阅读无广告

夏乔江慕忻是作者九个桃子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从小被当成傻子的夏乔,长大后被家人接回城里,代替继姐嫁给传说中冷酷暴戾,还身患隐疾的江少,但结婚后,两人都觉得对方画风不对。白莲花:“江太太又欺负我了!她医术无双、还是投资天才……马甲超多!”江少:“胡说,我夫人又傻又单纯!谁要是敢欺负她,别怪我翻脸。”夏乔也觉得奇怪,望向拿着奶瓶,专心喂娃的江慕忻,“他们说你性情凶残,还不能人道?”江少放下奶瓶,邪魅一笑:“要不,今晚回房试试?”

《老公又来扒我马甲》 第9章 当个宠物养 免费试读

孙月茹没想到他骂到自己头上,一时怔住,但她比夏婉儿老练得多,立刻委屈道。

“承于,我也是为你考虑。江少还没发现夏乔是傻子,所以才要娶她。否则,他回家发现娶了个白痴,会认为我们夏家骗他,更要大发雷霆的。”

孙月茹清楚夏成于的脾气,只在乎利益,所以三言两语就把矛盾点引到夏乔的‘傻’上。

听孙月茹一说,夏成于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没好气道:“那你打算怎么办?江慕忻可不是善男信女,他在商场上的手段是出了名的狠,夏乔也不知跑哪儿去了,要是交不出人,你让我怎么交代?”

孙月茹想了想,问道:“瑶瑶还有多久回国?”

夏婉儿一激凌,听出孙月茹想把大姐推给江慕忻。

她可不愿意的。

夏婉儿顾不上疼痛,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妈,大姐签的是国外公司,哪有这么容易回国的。”

孙月茹瞪她一眼,岂会看不出她肚里的小算盘。

但事到如今,她也没得选,与其让夏乔嫁到江家,还不如让夏婉儿一搏。

她用眼神暗示了一下夏婉儿,对夏成于抬了抬下巴。

夏婉儿心领神会,立刻对夏成于说:“爸,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拿回合同。刚才江少是误会我了,这三天我一定想办法接近他,让他深入了解我。”

夏成于看了她一眼,心里觉得二女儿有点自作多情。

但事已至此也没办法,他的重心是合同,不管是谁只要能帮他拿到合同,过程怎么样都不重要。

孙月茹帮腔:“既然婉儿这么说了,就让她试试吧,我这边再派人找夏乔,总之尽力。”

夏成于这才松口。

“好吧,但若事情再办砸,别怪我罚你。”

“放心吧,爸。”夏婉儿破啼为笑,用力捏了一下拳头。

她虽然长得没夏乔好看,可她知道自己的优点,这具妖娆的身材足够吸引男人。

只要她有机会爬上江少的床,他肯定食髓知味,粘着她不放。

以前跟她上床的那些男人,哪个不是这样?

车队浩浩荡荡,一路驶进江家别墅。

一下车,江慕忻就直接把夏乔抱起来,大步走到二楼卧室,踢开门,把她扔在床上。

夏乔摔到席梦思上,这才能喘上气,一张小脸都憋红了。

江慕忻居高临下,视线扫过她全身。

只要能帮他掩饰身份,他不在意娶谁,但看着夏乔,他还是被微微的惊艳到了。

她长着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凝脂般的肌肤在灯光下像是半透明,乌黑纤长的睫毛下,一双湿漉漉杏核眼透着无辜,她正噘着红唇恨恨盯着他,显然是在生气。

自己的新娘这么美,只可惜是傻子,不过他养着当花瓶、用来应付江家人是够用了。

“你能不能轻一点,我都要窒息了!”夏乔***。

他手劲太大,抱她的时候毫不怜香惜玉,她刚才差点闷死在他怀里。

江慕忻挑眉盯她,这小傻子脾气还挺大。

夏乔看他一脸冷淡、眼神还有些嘲讽的样子,想也不想的一脚踹在他膝盖上。

他是不是觉得她傻,就能随意捏来揉去?

江慕忻瞟了一眼,没躲,她光着两只脚,鞋子在被他抱的时候掉了,她的脚小巧玲珑,他一只手就能握住,踢他也不痛。

他冷淡开口,“我出去一趟,你呆在房间里哪也不许去,有事等我回来再说,饿了就叫门外的保镖。”

夏乔咬着棒棒糖,恨恨磨牙。

他把她带回家,是当个宠物养的吧?

江慕忻吩咐完,转身走出房间。

他的太太,只需听话就足够,其他不重要。

等江慕忻一走,夏乔立刻眯起杏核眼,若有所思。

在车上,她已经知道,江少要自己当新娘。

这个结果,她可没想到。

以江慕忻的身份,要什么女人没有,娶一个‘傻新娘’回家,就不怕全江城的人笑话?

不过,江家在江城权势第一,他就算娶个傻子,也没人敢当众讽刺。

夏乔抬眸,看见门外有保镖。

看样子,她短时间内无法离开江家,只能先扮演傻子,在江家暂住,再想办法。

只要她装疯卖傻,他彻底厌烦,一定会退婚的。

打定主意后,夏乔便暂时不动声色,在房间里等他回来。

……

夏乔等了又等,江慕忻还没回来。

她一直等到深夜。

房门外又换了八名保镖站岗,江暮忻怕她跑了,看得很严。

夏乔昨晚没睡好,现在躺在沙发上,浑身不知不觉松懈,渐渐合上眼睛。

“砰”

一声闷响撞入耳膜!

夏乔一惊,猛的睁开眼睛,立刻翻身坐起,一股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

她抬头,看见江慕忻摇摇晃晃,踢开门走进来,浑身酒气。

他俊脸通红,不知何时换了件白衬衣,单手抄在西装裤兜,另一手撑在墙上。

江慕忻紧盯着她,眼珠布满血丝,凶狠喝斥。

“谁,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夏乔皱眉,他究竟在哪儿醉成这样,连她是谁都忘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