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秦望书免费阅读目录 林天秦望书小说全文

林天秦望书免费阅读目录 林天秦望书小说全文

林天秦望书是作者三水经典小说中的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下面看精彩试读!“嬛嬛一袅楚宫腰。那更春来,玉减香消。”见此情此景,林天忍不住出声,借用了之前书本上学过的一句诗。

《林天秦望书》 第4章 对诗比试 免费试读

来这里喝酒的大部分是些嫖客,和林天一样的败家子也不少,如果说这所有的人都是有才之人,那么这歌香香还真是眼瞎得很!

“你……那是自然!”香香也没有想到林天居然如此的伶牙俐齿,下意识的就看向了朱正礼。

“在场的酒客不一定都是有才之人,但只怕是每一个都比林公子要有才。”朱正礼并不想要跟那些酒客相比较,所以便接过了话头。

林天是整一个梁州城公认的废物,即便是有着家财万贯,却也依旧为人所不齿。

此话一出,关注着这边的人马上便哄堂大笑。

“这林大少爷也真是忒不要面子,朱少可是咱们梁州城的四大才子之一,在朱少面前,只怕是咱们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无才!”

“说话小声点,那废物若是听见了,只怕你吃不了兜着走!”

周遭的人一边议论纷纷,一边嘲笑林天。

比起林天,大家自然选择恭维朱正礼,四大才子也是莫须有的。

“林兄这还忍得!?我看那朱正礼并不是什么厉害之辈,林兄不如与他比试比试,挣回这个场子!”

王和听着那些人的嘲笑和议论,也忍不住面红脖子赤,却仍旧不忘记挑拨两人。

“比试就比试,今儿个就让你们看看,我林大少爷也不是吃素的主儿!”

从小到大林天还没有受到过这样的耻辱,虽然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是一个废物败家子,但也忍不住拿出了气势来。

他总不可能一直顶着废物的名头混,所以就借着这个机会挽回一下形象,倒也不可能不行。

不过为了不让人产生怀疑,林天还是一副二世祖的模样,大力的拍了拍桌子,满满的都是不可一世。

“林少爷输了可不要哭着回去投湖?这逼人***的罪名我可不敢当!”

朱正礼嘲笑着,又把林天被退婚的事情拿到了场面上说。

拦住了想要说话的林康,林天一副拽得不行的样子,双手抱胸抬高下巴瞥了一眼朱正礼。

“还没有开始,朱少爷这种话怕不是输不起?”

林天万分的狂妄,他肚子里可是装着中华上下五千年的诗词精华,随便拿出两句就能拿个状元回来。

有着这样一个强大的外挂,他难不成还会害怕朱正礼这种只有这三脚猫功夫的大少爷吗?

“多说无益,咱们就以这酒来作诗,大家来评判,谁输了谁孙子!”朱正礼学了几年的诗词,自觉满腹经纶。

他此时也是迫不及待想要让林天丢个大脸,当下就提出要作诗比试。

听到这个朱正礼居然要比作诗,林康顿时就着急了。

别人不知道,他难道还不清楚自家少爷吗?从小到大能认识几个大字就已经是不错了,作诗更是完全作不出来。

“少爷……”王康想要阻拦。

“没事,你且看你家少爷如何让他叫爷爷!今儿个出来收个孙子回去也不亏!”

林天直接一口应了下来,朱正礼简直就是他肚里的蛔虫啊,这个比试可谓是正中他的下怀。

他刚醒来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朝代是不曾在华夏历史上出现过的。

甚至连唐宋八大家这些个名人也没有出现,那么他们的作品诗词更是只有林天一人知道。

那些个诗词大家,随便一个作品拿出来,都能将朱正礼按在地上摩擦。

“口出狂言,废话不多说,那我就先来!”

朱正礼向来不把林天当一回事,他今天提出要比作诗,就是想要狠狠的杀一杀林天的威风,将林天摁在脚底下踩。

一想到往后林天见到他要喊爷爷,朱正礼就忍不住勾起唇角,心中暗暗大笑。

“这酒香醇厚,客似云来,那我就作两句:酒香醉人人似客,轻歌佳女女如花。”朱正礼略一思索,开口就是两句诗,虽然才华无几,但胜在速度快。

没有经过推敲所写出来的诗句并不能够说得上精美,可这样的水平对比起林天来说却是绰绰有余。

“那就轮到我了?”林天不屑的笑,朱正礼所写出来的诗句里面包含了有美女和酒,深究来讲的确是不怎么样,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粗制滥造。

他仔细地搜罗了一下脑海中的诗句,像是李白的《将进酒》自然不能贸然拿出来,这样的千古名句只怕是会吓到他们,所以林天只是找了一个不算特别有名的诗句。

“朱弦已为佳人绝,青眼聊因美酒横。”林天缓缓念来。

他的双手背在身后,居然有了一副风仙道骨的姿态。

“朱少写了美人与美酒,那我也附儒风雅一回,作这一句诗,各位见笑。”林天拱手作谦虚状。

香香更是已经看呆了!

只要是个会思考的人就知道,朱正礼虽然快在速度,可林天的速度倒也不慢,相较之下,从文采来看定然是林天要高上一截。

“这……林天这样的人怎么会写出这样的诗?”

“恐怕是抄来的吧?”

“但是这样的诗句也没听说过啊?这么快的速度,只怕是真的自己写的。”

“那之前林天岂不是藏拙了?”

周遭的人更加议论纷纷,但是里面的内容无不是认同了林天赢过了朱正礼。

朱正礼倒不是说请了多少的名师前来教学,他也不是个能够走文化路的苗子,可是这么多年来,在老师的教导之下,大抵肚子里也装了三分墨。

他本来以为这三分墨水就已经足够能让林天输的一败涂地,却没有想到林天居然隐藏的这么深。

“你……”朱正礼气愤的指着林天,但手指颤抖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什么话,只能够狠狠的瞪着他。

“我什么?没有想到我居然能写出诗来?”林天道,双手背在身后,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看来今天的这一战被人传了出去之后,他这个废物的名声应该能够摘掉些许了吧,总不可能他今后都顶着这个帽子过活,所以改变人设至关重要。

“呵,只是两句诗词罢了,败家子依旧是败家子,你能写两句诗又如何?”朱正礼不得不承认是自己输了,但依旧咬牙切齿地反讽林天。

“能写两句诗并不能如何,但能让你叫我一声爷爷。”

林天说道,他可是很想听朱正礼叫爷爷。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