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名是任非周湘全文免费阅读正版

主角名是任非周湘全文免费阅读正版

任非周湘是作者光荣山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内容特别是前期,绝对是仙草。作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咱们接着往下看任非的愿望就是混吃等死当咸鱼。

《穿越出生点在军营》 第3章 回城 免费试读

任非还不太习惯骑马,又颠簸又危险,半路上买了辆马车,躺下半天才觉得勉强算是活过来了。

回一路上,任非又多次分开约见曹新陈亢二人,试图与两人打好关系。而这两人也因为见识了此次大获全胜对任非尊敬有加。

原本这两人在任非看来都蠢得很,也没什么潜力,并不值得结交,奈何此时只有他们俩能帮他这个忙。

“曹新将军,我想请你帮我个忙。”任非难得坐得端正,严肃的让坐在他对面的曹新有些紧张。

“副将大人请说,凡是末将能做到的必定万死不辞!”

任非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用这么紧张,既然出了军营了,就别叫我副将了,叫我名字就行。”

曹新思考了一番,还是恭敬的叫了一声“驸马”。

任非此时已经顾不上叫他是什么称呼了,他此时对曹新循循善诱道:“曹将军啊,进军营多少年了?”

曹新如实答道:“已经五年了。”

任非紧接着问:“可想建功立业?”

曹新面色古怪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是捉摸不透他什么意思。

“眼下就是个好机会,此次战役虽然规模不大,但怎么说也是打了胜仗,拿到圣上面前说一说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功劳。”

任非说完就笑眯眯的等着曹新的反应。

曹新虽然在战场上实在没什么天赋,但根据他这几天的观察,也算是一个心思活络的人,他这么一提一定能懂。

果然,曹新闻言大吃一惊,有些犹豫的问道:“不知道副将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任非见他果然有想法,笑眯眯道:“我志不在战场,这次的功劳,我想算在你和陈将军身上。”

不想立战功的将军不是好将军,功劳就摆在眼前,要说不心动是不可能的。

曹新沉默半晌,开口道:“副将大人,这场仗是您打赢的,我若是顶了您的功劳可是欺君之罪。”

任非料想他也会这么说,也不着急,反倒不紧不慢的说:“曹将军心思细腻有妙计,陈将军作战勇猛能杀敌,我就是一个文人,什么也不懂,全靠二位照应。”

曹新闻言面色有些松动,但还是不敢应下。

任非叹息一声,似有些遗憾道:“此事若是暴露,不仅是你,我同样是欺君之罪。若你我不说,陈将军不说,我们三人便可各取所需。”

曹新闻言点点头还是没忍住问道:“副将大人您说我们三人各取所需,可我们占了您的功劳,您又是图什么?”

任非伸了个懒腰,十分真诚道:“图能偷个懒。”

接下来送走了曹新又把陈亢请进来,把同样的话再重说一遍,果然陈亢也欣然同意。

如此一来,这次获胜的功劳就是曹新与陈亢分摊,没他副将什么事。

任非和曹新说想偷懒是真的,他就是不想让皇帝老儿知道这次的胜仗是他打的。

若是皇帝知道自己能打胜仗,一高兴给他个将军当当,再整天把他派到战场,那可是叫天天不应,必须绝了这后患。

军队一路顺利,再无风波,几天后就顺利进城。

十万大军连带整整三车俘虏浩浩荡荡进入城门。按照先前说好的,曹新与陈亢在前边领头,任非还是躺在马车里。

想到电视剧里凯旋之师回城的风光场面,任非又掀开车帘,想感受一下国民的热情。

没想到一颗大白菜呼啸着就砸过来,要不是他缩得快准得砸着鼻子。

“就是这家伙,还敢冒头!”

任非心有余悸的听到马车外的叫骂,差点忘了自己在这京城里实在不受欢迎。

如果有个“今天最想揍的人排行榜”,任非一定是稳居第一。

原因无他,就是因为皇帝最宠爱的那位小公主一定要招他做驸马,这一举动几乎让全城男子心碎,任非一夜之间成了全民公敌。

小公主生的美丽,性格善良温婉,没有架子很好相处,是所有大周男人的梦中情人,却独独看中了任非这个样样都不出众的咸鱼。

当初皇帝也不同意小公主的任性,但小公主非要任非做驸马不可,硬生生绝食三天,吓得她父皇下旨赐婚,从此这事就定下了。

任非自己也不明白,原主的家室普通,资质一般,究竟是怎么让公主死心塌地,一朝飞黄腾达成了皇帝钦定的驸马。

随着马车行进,外面闹闹哄哄的叫骂越来越远,皇帝接见军队的仪仗就在前方不远。

任非不得已终于从马车里出来,骑马来到皇帝面前。

一走到近前,皇帝象征性的慰劳还没开口,就听到一道男声的厉声呵责:

“大胆任非,行军之中使用马车,贻误军机你可担待的起?”

任非抬眼一看,这位开口的正是当朝太子,惹不起。

“回太子殿下,仗已经打完了,马车也是归途中在城里买的,一不会影响作战,二不会遭遇敌袭,怎么会贻误战机?”

太子本就不快,一句话被任非顶了回来,正欲发怒,后方急急忙忙冲上来一蓝色身影,直接朝任非飞扑过来。

“任非哥哥!”

任非来不及反应,人就已经在他怀里了。

太子本来已经准备好的发难见此情景又咽了回去,但看着他怀里的小公主似乎怒气更重,瞪着任非,一副要将他活吃了的模样。

原先还算和蔼的皇帝此时也面色不善,示意他快些放手,奈何这女孩抱的实在是紧,他又不好甩开。

任非心虚的抱着怀里的烫手山芋,抱着也不是,丢了更不是。

小公主今年不过十五岁,挂在任非身上没什么负担。反而软软香香的,撒娇起来让人很是受用。

“咳咳,好了湘儿,下来吧,你太子哥哥不会拿他怎么样。”

皇帝也实在看不下去了,无奈出声阻止。

周湘这才老老实实的从任非身上下来,但是坚持要站在他旁边。

好在大周民风开放,对女性也没有华夏古代那样那么多的条条框框,否则小公主这一个投怀送抱必然要闹得满城风雨。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