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溪若陆霆川是什么小说的主人公 苏溪若陆霆川免费阅读

苏溪若陆霆川是什么小说的主人公 苏溪若陆霆川免费阅读

苏溪若陆霆川是作者一月阳火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书中苏溪若陆霆川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都市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下面看精彩试读!被设计陷害入狱,苏溪若成为过街老鼠。监狱毁容产子,继妹顶替她的身份成为豪门未婚妻。为了母亲孩子一忍再忍,对方却得寸进尺。苏溪若忍无可忍,握拳发誓,再忍她就是个孙子!于是所有人都以为曾经这位跌落地狱的苏小姐会更加堕落的时候,隔天却发现各界大佬纷纷围着她卑躬屈膝。而传说中那位陆爷手举锅铲将苏溪若逼入厨房:“老婆,什么时候跟我回家?”

《一胎三宝:夫人又又又帅炸了》 第5章 免费试读

传世集团是在这五年内突然崛起的商业巨额,一出现便改变了整个南云城的格局。

若不是这个价值不菲的水晶瓶,她恐怕以为安安是遇见了骗子。

虽然没打算真的找兼职,可这瓶子却是一定要还的。

苏溪若第二天休假,便把两个宝宝拜托给朋友照看,直接来到了传世集团大厦门前。

刚刚踏入大厦,就被保安拦了下来。

“小姐,这里没有预约不允许外人随便进出的。”

“抱歉,我只是来找个人还东西,除了这里,我不知道该怎么找到他了。”

“你有对方的联系方式吗?我可以帮你问问。”

苏溪若立即掏出那张名片递过去,“就是这个人,他把一个东西落在我儿子手里了。”

保安接过名片,脸色顿时一变。

原本以为又是个想混进公司攀高枝的女人,却没想到她竟然有能拿出这张名片。

保安的态度顿时发生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将人请进休息区。

“您稍等一下,我帮您确认一下。”

苏溪若将对方的变化看在眼里,却一点都没觉得奇怪。

捧高踩低早已是社会的常态,这张名片主人在传世集团的职位肯定不低,要不然也不会把那样一个贵重的水晶瓶给了一个小孩子。

出狱后她就再也没有踏入过这种高档的地方。

苏溪若有些不自在。

正耐心等待时,一个身材高挑,穿着暴露的女人忽然从外走了进来。

原本她只是安静的抽出一本杂志坐在休息区等人,可没想到随意一撇,目光在苏溪若的脸上顿住。

“苏溪若?你是苏溪若?你不是坐牢了吗?怎么被放出来了?”

女人夸张又惊讶的声音在安静的大堂内响起。

苏溪若身体一僵,四面八方投来的视线又让她响起刚出狱时处处碰壁,被人鄙夷嘲笑的日子。

她看过去,认出了这个女人是苏耀月的表姐,柳佳宁。

柳佳宁是真的意外,她走到苏溪若的面前,故意放大声说话,“你一个坐过牢的女人跑到传世集团来干什么?这里可不是你这种低贱肮脏的女人该来的地方!”

“什么?那个女人竟然坐过牢?”

“传世集团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这种人混进来?保安,保安呢?”

苏溪若面色沉了下来,抬眸直视柳佳宁,“到底谁才是那个肮脏的人,你应该回去问问你的大姨。”

柳佳宁嗤笑一声,故意让整个大堂的人都听到自己说的话,“你从小成绩差,还爱欺负耀月,五年前在外跟男人厮混的时候酒后驾车撞死了人,连你妈都差点被你给气死了,你怎么还有脸出现在大众面前?你坐牢的时候,难道没有反省反省你自己吗?真是不要脸!”

听到柳佳宁提到妈妈,苏溪若握紧了拳头,冷冷的注视着她。

出狱后她不是没想过去找妈妈,但去的时候却被母亲拒绝了。

妈妈信了苏恒业的话,认为她真的肇事逃逸还跟人厮混,对她彻底失望,压根不愿意看见她。

苏溪若解释过,可在妈妈的眼里,两个孩子就是她厮混的铁证,无论她说什么都是狡辩。

苏溪若伤心过,却没打算听妈妈的话,将两个孩子丢回孤儿院。

现在柳佳宁是在故意戳她的心窝子!

“保安,赶紧把这种人撵走!真是脏了陆爷的地方!”

“天呐,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真是看着就恶心!”

周围人的议论声如刀般刺入苏溪若的心口。

她眼底一片寒冰,却没打算跟这些外人解释。

终有一天,她会将当年的真相公之于众,现在这些议论声,压根对她造成不了什么影响。

此时,总裁办公室。

陆霆川正拧着眉头看合同,助理赵晨匆匆敲门进来,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陆霆川挑眉,“你说那个来还东西的女人坐过牢?”

昨天碰见的那个小男孩儿让他记忆深刻,但他一向说话算话,要真有人拿着名片过来找兼职,他并不介意给那孩子的家里人一点便利。

“是的。”赵晨恭敬的回答,“这都是柳小姐亲口说出来的,已经引起了楼下的骚动,爷,咱们要不要把人赶走?”

陆霆川想起那个在大街上要瓶子挣钱钱的小男孩,眉头便皱起。

对于这种不负责的家长他本看在那孩子的面子上难得好心想帮一把,可这人竟然还是坐过牢的……

他随意挥手,淡淡道,“你去解决吧。”

赵晨点点头,明白了爷的意思。

没多久,苏溪若便被撵出了传世集团大门。

柳佳宁站在门口嘲笑她,“有些人啊就是得有点自知之明,低贱肮脏的东西也敢跑到这种地方来攀高枝,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苏溪若没理会这只汪汪叫的鸡,而是叫住赵晨。

“抱歉,既然对方不愿意见我,那么就麻烦你把这个水晶瓶转交给他吧。”苏溪若将水晶瓶和一个热腾腾的便当盒递给赵晨,“里面还有我的谢礼,谢谢他帮我安抚安安,如果谢礼他不愿意收,可以丢掉。”

赵晨一愣,手里便被强制性的塞进了一个袋子。

苏溪若松了口气,烫手的水晶瓶她是当着大庭广众之下还给对方的助理的,如果后面出现了什么问题也与她无关。

柳佳宁被她直接无视的模样,气的跳脚。

她伸手便要去抓苏溪若的胳膊,却被苏溪若灵敏的躲开。

苏溪若面色冷淡的瞥了她一眼,便直接转身离去。

明明是自己占据上风,可柳佳宁却觉得自己跟个小丑一样生气。

她气呼呼的摸出手机拨出去了个电话,恶狠狠地瞪着苏溪若离开的背影。

“耀月!你知道吗,那个小***竟然从监狱里活着出来了,你不是说她已经毁容了吗?可她的脸压根没事儿,还是那样……那样的漂亮啊!”

最后‘漂亮’的两个字,柳佳宁几乎是咬着牙根吐出来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