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三宝:夫人又又又帅炸了免费章节阅读 苏溪若陆霆川全文阅读

一胎三宝:夫人又又又帅炸了免费章节阅读 苏溪若陆霆川全文阅读

高质量小说《一胎三宝:夫人又又又帅炸了》由著名作者一月阳火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溪若陆霆川,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被设计陷害入狱,苏溪若成为过街老鼠。监狱毁容产子,继妹顶替她的身份成为豪门未婚妻。为了母亲孩子一忍再忍,对方却得寸进尺。苏溪若忍无可忍,握拳发誓,再忍她就是个孙子!于是所有人都以为曾经这位跌落地狱的苏小姐会更加堕落的时候,隔天却发现各界大佬纷纷围着她卑躬屈膝。而传说中那位陆爷手举锅铲将苏溪若逼入厨房:“老婆,什么时候跟我回家?”

《一胎三宝:夫人又又又帅炸了》 第3章 免费试读

方管家送过来的不仅仅只有一张属于苏溪若的名片,还有一份厚厚的财产转移合同。

豪车,豪宅,豪华游轮。

价值近十个亿的厚礼差点没让柳眉激动地晕了过去。

所幸苏恒业也跟了出来,在了解到这一切原本该属于苏溪若的后,这对无耻的夫妻当机立断做了个决定。

方管家离开后,苏恒业三人面色激动的坐回了客厅。

柳眉拉着女儿的手,眼神无比铮亮,“耀月,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那位背景深厚的陆爷打算跟你订婚,未来你可就是高高在上的陆夫人了!”

苏耀月也没料到竟然会天降馅饼,她激动后又迅速冷静下来,“妈,可是苏溪若那边怎么办?我还以为昨天她是被那些小混混跟糟蹋了,可没想到她竟然睡的是陆爷!”

想起苏溪若的好命,苏耀月的脸便嫉妒的扭曲。

虽然她们暂时把方管家忽悠了过去,可谁知道陆爷昨晚有没有看见苏溪若的脸?

柳眉眸内闪过一丝阴狠,“苏溪若昨晚在外跟着男人厮混后又喝酒肇事逃逸,我们苏家可没有这样的女儿,她被抓去坐牢,我们……”

她犹豫了一下,目光落在丈夫苏恒业的身上,轻声道,“老公,昨天的车祸可是你跟耀月一块儿出去的,咱们一家三口必须得统一口径,决不能说漏嘴啊!”

苏恒业冷笑一声,“你说什么呢?我们家从头到尾不就只有耀月一个女儿吗?”

柳眉立即笑了笑,轻拍了拍自己的脸,“瞧我这记性,年纪大了就是容易糊涂。”

说完她拉着女儿手,仔细叮嘱,“耀月,你好好准备一下,你即将嫁给陆爷,昨晚你就是跟陆爷阴差阳错,妈妈会帮你消灭所有证据,至于苏溪若那里……”

柳眉的眼神阴暗下来。

“我会让这个世界再也没有苏溪若这个人!”

……

牢房里。

苏溪若趴在血水之中,一张原本漂亮的脸蛋被划伤了无数的刀痕,双手满是血污。

她又被狠狠地踹了一脚,疼的她紧紧蜷缩在一起,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几乎让她麻木。

“小丫头,可别怪姐姐我心狠,咱们这也是拿钱办事儿,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人!”

“听说你还是个千金大小姐呢,啧啧,老娘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些矫揉造作的富家女了!”

有人拎着棍子,冲着她的手腕狠狠一砸。

‘咔嚓’骨头碎裂的声音。

苏溪若惨叫出声,活活的痛晕了过去。

只是这残酷的折磨并没有结束,冰冷的水直接泼在她的身上,又生生将她惊醒。

她意识模糊,一双好看的眼充满浓浓的恨意。

“为什么?为什么我都同意了!你们却还是不愿意放过我!”

“怪只怪你运气太好了。”

有人将电话递到她的面前,柳眉嫉恨的声音传了出来。

运气好?

苏溪若凉薄一笑。

十岁那年,苏恒业出轨后设计一场车祸,撞得妈妈下半身瘫痪,一辈子只能坐在轮椅上苟且偷生,还哄着妈妈跟他离了婚,几乎是净身出户!

然后,柳眉带着只比她小两个月的苏耀月进门。

从那以后,她这个苏家大小姐就跟母亲一同送往乡下,直到十八岁成人后才又被苏恒业接了回来。

为了妈妈的医药费,她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的对苏恒业的要求妥协。

这一次甚至为了代替苏耀月坐牢!

可就算这样,这对恶毒的母女还是不愿意放过她。

理由竟然是她的运气太好了?!

苏溪若低低笑出声,眼泪混着血,却感受不到痛。

她胸腔积满无数的恨意。

“柳眉,你会不得好死!不得好死的!”

苏溪若第一次忘记母亲‘吃亏是福’‘乖乖听话’‘能忍则忍’的叮嘱,她咬牙切齿的冲着电话另一端的柳眉叫着。

“呵呵……”柳眉不屑的笑声从电话里传了出来,“可惜,这次不得好死的人会是你。”

……

五年后。

趴在床边小憩的瘦弱女人突然从梦中惊醒。

她又梦见了五年前那个荒唐的夜晚。

昏暗的房间,宛如噩梦般纠缠的喘息,那个男人低沉的呼吸声都似乎在她耳畔萦绕不去,残留着淡淡的药草香。

苏溪若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低头看向床上熟睡的孩子们。

小家伙们天使一样的面孔,瞬间便温暖了她那颗冰凉的心脏。

门外突然传开‘砰砰砰’的砸门声。

苏溪若走到门边,拉开了门。

“苏溪若!我们这里是医馆,不是什么幼儿园,你怎么又把你的孩子带到医馆来了?你这样下去还能不能好好工作?不能工作就给我滚蛋!”

一张尖酸刻薄的脸出现在门口,怒视着苏溪若。

这人是苏溪若现在的同事,张云慧。

苏溪若眉头一皱,“我当初入职的时候就已经跟馆长说过这件事情,馆长都同意了我带孩子过来上班,你算什么人?”

“我就是看不惯!凭什么你能带两个病痨鬼来上班,简直耽误我们医馆的生意!”

张云慧不高兴的骂道。

她话音刚落,就挨了苏溪若的一巴掌。

苏溪若面色阴沉的瞪着她,“张云慧,我再跟你说一次,别让我从你嘴里再听到那三个字,我在这里上班的工资比你们少一半,条件就是得把孩子带在身边,你要是有什么意见可以去找馆长,再找我的茬,我就对你不客气!”

她的宝贝们只是身体虚弱,才不是什么病痨鬼!

“你敢打我?”

张云慧难以置信的捂着脸颊,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被一个坐过牢的女人给打了!

她几乎是跳起来,指着苏溪若的鼻子骂,“你一个劳改犯居然也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姨夫是谁?!”

“你的姨夫是谁跟我没关系。”

苏溪若厌烦的看着她,自从自己坐过牢的事情在医馆传开后,张云慧就不止一次的来找茬了。

她做了整整五年的牢,出狱后根本找不到什么好工作,就连卖力气的活都比男人赚的少一半。

能进入这家医馆工作,也是阴差阳错救了馆长的父亲一命。

但入职前她就跟馆长谈好了条件,因为要带着孩子过来,她的工资比起其他同事少了一半,但可以用内部价购买一些医馆的药材。

所以她并不觉得自己是占了医馆的便宜。

相反,她偶尔还会出面帮馆长解决些疑难杂症,因为没有行医证明,所以干的这些活也是没法收费的。

但是馆长人好,便把医馆这间闲置的杂货房收拾出来,让她们母子三人免费住。

也正是因为这个,才招了张云慧的眼红。

“张云慧,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劝你少把精力放在我这里,除非馆长让我走,否则谁都没资格让我滚!”

冷冷丢下这一句,苏溪若便啪的一身摔上门。

好不容易能安稳下来,她会一步步的完成自己的计划,任何人都不能阻拦她!

深深地吸了口气,苏溪若转身回房。

床上的两个小家伙已经醒了。

乐乐和安安正在揉眼睛,一同软软的喊了一声:“妈咪。”

苏溪若连忙过去挨个抱了抱两个小宝贝,“乐乐,安安醒了,想不想喝水?”

两个小家伙同时摇摇头,一同扑进苏溪若的怀里,奶声奶气的说,“妈咪抱抱,不气不气。”

苏溪若知道肯定是张云慧的事情把两个小家伙吓到了,心疼的一人亲了一口脑门,“妈咪没有生气,妈咪高兴着呢。”

两个孩子过于瘦弱的身体,一直是她心头的结。

当年入狱后柳眉想买通里面的人弄死她。

可她命大,正好被一个路过的犯人给救了。

被送到医务室后竟然检查出她已经怀孕,在那名犯人的帮助下,她成功被特许在医院里直至生下孩子再继续坐牢。

然而除了一个病重在床的母亲,她再也没有别的亲人,苏家那边她更加不敢将孩子放过去,所以又在那名救了她的犯人帮助下,把两个孩子送去了孤儿院。

靠着孩子们的支撑,她努力在牢狱中表现,终于获得减刑。

在出狱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去孤儿院接回两个宝宝。

但还来不及高兴,苏溪若给两个孩子号脉时便发现他们有着严重的营养不良,甚至已经影响到了他们的健康,也导致宝宝们的身体格外虚弱,得依靠中药草满满的养回来。

每每看见宝宝们瘦小的身体,苏溪若的心便一抽一抽的疼。

都怪过去的她太过乖巧听话,才会让宝宝们一生下来就受了这么多的罪!

“饿了吧?妈咪给你们做了小馄饨,等一下妈咪给你们端过来。”

“好。”

小家伙异口同声。

看着妈咪开门出去,身为妹妹的乐乐情绪突然低落,奶声奶气的开口,“哥哥,我们是不是拖累了妈咪呀?要是我们有爸爸就好了。”

安安抬手摸摸妹妹枯黄稀少的头发,鼓着小脸安慰,“妹妹放心,哥哥会找到爸爸的,只要找到爸爸,妈咪就不用了这么累了!”

说完,安安跳下床,望着乖巧可爱的妹妹,“哥哥现在就去找爸爸!”

“那哥哥一定要把爸爸找回来哦!”

乐乐眨眨眼,给哥哥加油打气。

安安重重的点头,便迈着小短腿,趁着妈咪不注意跑了出去。

刚才那个坏女人的话他听见了,妈咪一个人养两个小孩儿肯定很辛苦,只要他离开了,妈咪只养活妹妹的话,应该会轻松很多吧?

安安不知道爸爸是谁,也没办法给妹妹找来一个爸爸。

但他可以去捡废纸壳和塑料瓶养活自己。

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那些小哥哥小姐姐们就是这样挣生活费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