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梨徐兰主角小说叫什么 盛宠娇妾:宠妾养成手册免费阅读全文

清梨徐兰主角小说叫什么 盛宠娇妾:宠妾养成手册免费阅读全文

《盛宠娇妾:宠妾养成手册》是糯糯酒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扣人心弦,过目不忘,题材新颖,值得一看。盛宠娇妾:宠妾养成手册小说试读:躲了又躲,还是被他叼回了被窝……清梨在宫里装了许多年的哑巴小太监,到了清王府,她也只想揣着小手,继续装傻扮蠢,安心当个小太监。但是有一日,她在书馆里扯了一个青衣书生帮她拿“金瓶梅”。那之后,一切都开始变了。装蠢会被人戳一戳,装哑会被瞪,还有……装男孩会被凶……清梨那小奶兔胆颤了又颤,很没出息缩回她的小窝里。但是,没多久她就又被拎了出来,又开始被大暴君欺负了。后来,迷迷糊糊地,她就被清王叼回了被窝。再后来,直到她儿子封了太子,她自个当了皇后,她还没想明白,当年高高在上的清王怎的就如此有闲致,总叼了她各处欺负。

《盛宠娇妾:宠妾养成手册》 第5章 偷吃(一) 免费试读

清王也听见了安侧妃回来的声音,他蹙了眉,冷着脸起身,将手里的书扔回给清梨,越过了她径直便出了门。

很快,外面就响起了安侧妃含娇带嗔的失落挽留声。

屋里的清梨手忙脚乱地藏好了自个的宝贝书,怂乎乎地就趁乱轱辘出了主屋,一溜烟进了后院小厨房那厢。

一进小院,清梨就见着小厨房的王婆子进了耳房里。她赶紧压了压还扑腾着的小心脏跟了进去。

耳房是个茶水间,里头还备着给元福的茶水。不过很明显,元福没用上,因为清王没跟安侧妃独处。

王婆子此时就是来收拾这些元福没用上的点心的。而清梨跟进去,自然是去帮忙的。

回头看到清梨,王婆子没有多大的意外。她上下打量了清梨几回,索性撂下手里的东西,板脸道,“你来收拾吧,这的几盘点心都给我原封不动地端到小厨房去,还有这几个檀木实漆浮雕鹤鸣杯子也好生地捧着,磕了碰了老娘可不饶你!”

清梨听了赶紧乖巧地点了头,又朝王婆子甜甜笑了笑。

王婆子又警告地瞪了清梨一眼才绕过她出了门。

清梨依旧笑得甜甜,还朝王婆子鞠了躬道谢,让王婆子想板脸都扳不起来。

王婆子离开后,清梨立马跑到桌子跟前,开心地从袖子里摸出一块小帕子,把桌子上王婆子唯一没点到的花生碎子倒到帕子上,使劲咽了咽口水。

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她还是拿了小手掐了一点点填进嘴里。哄乖她叫了许久的肚子,她就立马把剩下的包好,小心翼翼地藏进自己怀里,然后手脚利落地收拾了桌子上其他的东西。

至于那几盘精致的点心,清梨只能看着它吞吞口水,却是不敢动。

因为这可是元福爷爷剩的东西,他没吃,也是可以用来招待那些位份低的侍妾们的。

这就是太监爷爷在府里的地位。不只是元福有这等地位,凡是从宫里出来的太监爷爷,在府里都是无人敢惹的。

当然,凡事总有例外,清梨就恰好是那个例外。

虽然她也是从宫里出来的太监,甚至是从秦贵妃跟前下来的,但是她在府里的地位甚至不如一个三等粗使婢。因为大家都知道,清梨是秦贵妃赐下来折辱安侧妃的,谁会对清梨好去招了安侧妃的恼呢?自然都是以欺辱清梨来取悦安侧妃的。

所以,清梨在琼华斋的生活并不好,做的都是脏活累活,没有饭吃已是寻常。

幸好清梨长得乖巧白净,性子讨喜,人也勤快。一稍稍有了时间,就立马跑到厨房帮这些婆子的忙,趁机偷些小零嘴填肚子。

她这一双眸子一眨一眨地揪着这些婆子直瞅,时间长了,这些婆子都被她哄得板不起脸来,她来帮忙的时候偷吃点小东西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清梨是聪明的。她懂分寸,不该偷吃的东西从不乱吃。就比如这次,她收拾好了东西,把那几碟点心摆到了厨房案上,王婆子瞅了一眼就知道少了什么,不过看着桌上那依旧精致的点心,她什么都没说。

清梨也是极有眼识的,刚刚收拾完,立马又瞅见了冯婆子在洗白菜,颠颠地就轱辘过去,凑到冯婆子跟前笑得乖巧。

冯婆子一见就知道清梨是什么意思,锤了锤腰,正好把手里的白菜给她,一边念叨,“给你给你,把这边这几棵都洗了,洗干净点。”

清梨笑得甜,接过了冯婆子的白菜,捋起袖子就熟稔地清理了起来,时不时水眸抬起来滴溜转一圈,赶紧偷偷塞块白菜梆进嘴里填肚子。若是偶尔被哪个婆子瞅见了,被瞪了一眼,她就赶紧没脸没皮地笑一笑,便过去了。

清梨来小厨房偷吃不是一日两日,这些婆子都让她帮过手,清梨干活实诚,婆子们也都知道她的境况,所以倒是默许了她。

今儿清梨被安侧妃安排了事,所以上头就没有再给她安排什么活,她就在小厨房里团团转了一整日,洗菜、择菜、烧水、抱柴、烧火……

到了晚膳时辰,小厨房忙完了安侧妃的晚膳后也开饭了。此时的清梨已经浑身都灰扑扑的,仿佛一只从灰尘里扒出来的小兔球,只有一双眸子忽闪忽闪的亮晶晶的。

此时,这双眸子正眼巴巴地目送着众人离去。

今儿晚上依旧没有她吃的。不是有人不让给她饭,而是没有人让给她饭。

清梨闻着饭香,抱着叫了一日的肚子,远远地看着那边一排排婆子丫头吃饭的情景,眼里羡慕极了。

王婆子是最后走的,她看了一眼窝在角落里的小球,眉头皱了一下。

清梨跟王婆子对视了一眼,暗下去的眸子顿时就亮了起来,赶紧跑过去抓了王婆子的袖子,伸手指了角落里的一筐陈芋头,笑得乖巧极了,巴巴地瞅了王婆子,小手怯怯央求地扯了扯王婆子的袖子。

王婆子看了一眼那筐陈芋头,都干得吃不得了,莫说是给主子,就是他们都不会吃。她看了一眼清梨,叹了口气,点头,“行了,你拿去吧。”

清梨听了开心地差点蹦起来,使劲给王婆子鞠了一躬,乐颠颠地就抱着那一筐芋头跑开了。

王婆子盯着清梨欢快的背影看了许久,最终长长一叹,转身也关了门离去了。

……

府里入了夜是极安静的。清梨胆子小,是极怕黑的。但是那是以前,自从来了清王府,她为了不饿死,胆子就大了不少。

刚过戌时,天已黑透了,王府后山上就多了一个小身影,正是抱了一小包芋头的清梨。

偷偷摸摸的小清梨寻了个大石头躲在后头,滴溜溜的眸子转了一圈,确定周围没有旁人了,赶紧小心翼翼地把怀里的小包打开,几个黑黢黢的芋头滚了出来。

清梨拾了几根小树枝,生了点小火苗,先是烤了烤手,又把那几个硬邦邦的芋头扔了进去,而后,就揣着小手,缩成一小球,乖乖巧巧地坐在旁边等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