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苏瑶听封小说全文阅读免费

(抖音小说)苏瑶听封小说全文阅读免费

苏瑶听封是作者朽木雕成花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内容主要讲述穿越后她以为会像电视剧里的女主角一样散发着耀眼光芒照瞎其他那些配角的狗眼,不成想壮烈惨死。具体有多惨,用她的一句话概括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她被强制性重生了,上一世的记忆全无。可怜了那个站在原地苦苦等了她十四年的人。幸好,茫茫人海中终有一日得以相见,再见他时,他的双目被挖成了瞎子,嗜酒如痴的他,却不知为何戒了酒,素爱穿白衣的他忽然转变了风格,腰间那条丑到没眼看的编绳,他却视若珍宝,决不离身……她却不知,一切改变皆是因为她。重活两世,那个从不与人接触的洁癖精,把她宠成了至尊之宝。

《王妃有令:邪王逆天宠》 第11章 以身相许 免费试读

此话一出,寒流芳没忍住轻笑出声。

苏瑶满脸一言难尽的表情‘完了,感情我在我男神的心里是一个声音状如牛,外形土肥圆的泼妇,啊啊啊啊!!我不想活了!’

寒流芳抿嘴微微一笑,转头对着她道“姑娘的声音清脆洪亮,初次入耳久久不能忘怀,让人耳目一新,故此好记。”

苏瑶瘪了瘪嘴,低悠悠道“还不就是说我聒噪”

“那日还要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

苏瑶勾唇一笑,凝望着他“那你打算如何报恩?”

他微微一怔“方才……”

“方才不算”苏瑶挑眉道。

“那姑娘想怎么样?”

苏瑶坏心一笑,眼中荡起一抹窃喜“那不如,你以身相许吧~”

他认真掂量了须臾,丹唇轻启“也行”

苏瑶激动的围着他手舞足蹈的转了好几圈。

好一会,才咧嘴问道“你说话当真?”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那拉钩!”

“拉钩?”寒流芳微微一怔。

苏瑶用小拇指,欢欢喜喜的勾起他的小拇指,“这便是拉钩!”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准变,来!刻上大印。”说着她二人的大拇指对在了一起。

“不准反悔了哦!”

寒流芳微微一笑,笑容可掬“答应姑娘,不敢反悔。”

苏瑶欢喜的小模样,就像捡了个大馅饼一般。

“别姑娘姑娘的叫了,我叫苏瑶,你呢?你叫什么?”

“寒流芳”

苏瑶勾唇一笑“共醉流芳独归去,折取桐花寄远人,流芳布天涯,好名字。”

他浅浅勾唇。

“瑶瑶不嫌弃我双目看不见吗?”

苏瑶摆摆手“不嫌弃不嫌弃,反正我长的丑。”

他微微一笑。

旁边传来南波兔的呼唤“姐姐,我哥晕了!”

苏瑶连忙跑了过去。

查看了一番,并无大碍。

反手拍打在他的脸颊上“哎~醒醒~嗳醒醒嘿!”

一旁南波兔都快要哭了,“姐姐,我哥哥不会是死了吧。”

苏瑶道“还喘气呢,怎么会死呢。”

苏瑶一巴掌扇了下去。

洪亮的巴掌声,响彻整条街道。

南波兔瞬间惊呆了,身后站着的寒流芳亦是一挑眉头。

“醒醒!”

南波万瞬间睁开了双眸,半边脸肿的像猪头一般。

“哥,你醒了,太好了。”

南波万刚要说话,“哎呦,我的脸……我的脸怎么肿了?”

“你摔倒的时候左脸朝地,摔肿了。”

“哦~原是如此~”

这一本正经的撒谎,寒流芳的嘴角都忍不住抽了抽。

眼看天色渐晚,他兄妹二人因为急着找客栈歇脚,别了苏瑶便走了。

只剩他二人对立而站“老寒,我今日说的话可不是儿戏……”

“我知道”

苏瑶抿嘴笑笑“那我先走了。”

“嗯,路上小心。”

“你派了杀手?”

寒流芳微微一怔。

“哈哈哈与你开玩笑”

他勾唇一笑,听她脚步跑远,他才浅笑离去。

苏瑶一蹦一跳,一路上跟吃了蜜饯一般合不拢嘴。

“哈哈拐了个大帅哥~”

正高兴着呢,忽然楞在了原地“忘记问他住哪里了!啊啊啊啊啊,完了,这一别岂不是有可能这辈子都遇不见了?”

她锤锤脑袋“我是脑袋抽风了吗?也不问人家住哪,也不问人家要个联系方式……”

上一秒还高兴的似个孩子,一蹦一跳的,下一秒垂头丧气,蔫头耷耳,同个行尸走肉。

落日黄昏刚进了院子,之前接待她的黄衫小丫头走了上来“三小姐回来了,相爷已经在书房等候您多时了。”

“爹回来了?”

“他不是要晚上才能回来吗?”

黄衫小丫头微微一怔,回道“相爷听说小姐回来了,心中欢喜至余便早些告了假,提前回府与小姐相见。”

“欢喜?”

“书房在哪?带路。”

黄衫小丫头点点头,自前带着路,路上又恭敬道“日后奴婢是要伺候三小姐的,三小姐呼我海棠,海棠随叫随到。”

苏瑶撇了她一眼,嗯了一声。

到了书房前,海棠退到了一旁,自门外静候。

苏瑶推门而入,反手轻轻带上门。

案几前端坐着一位宗袍蓝衫,眉目端威之人,发冠整装,已有几丝白发缠绕。

手持狼毫毛笔,伏案狂草。

“爹”

他手里的毛笔直直顿住,微微颤了颤,将手里的笔缓缓放在笔槽中。

抬头瞧着她,眼中说不出的滋味,似有千言万语,馕涩其中,不知如何开口。

许久,他才道“一个人回来的?”

苏瑶未答话。

苏在看道“徐大管家回来了,刘奶娘和其他人已经安葬妥当,有人要刺杀你的事情爹会帮你查清。”

“查?如何查?”

“是随便找个替死鬼搪塞我吗?爹是觉得我生养在僻静乡下,没什么见识,傻子好哄吗?”

苏在看眉间微微一皱,脸上却无半点怒气。

“那,你是怀疑谁?”

苏瑶张口就来“二娘和三娘都有可能。”

苏在看隐隐一笑“府上总共就那么几个人主事,都被你怀疑了个遍,你二娘三娘都怀疑了,难道不怀疑爹吗?”

苏瑶抬眸看着他,那张脸上有些苍幕。

“爹若不喜欢我,早些杀了我便是,哪能大费周章的在外面置办个府宅,找丫环家丁好生照顾十四年。”

苏在看瞧着她,眼露欣赏之色“那即使如此,为何你二娘和三娘要容忍你这么多年,非要搁在今朝杀你?”

苏瑶眉间微微一皱,眼眸微转“理由有很多,因为我回府后造成原本财经平衡流失,也或许是因为嫡庶之位,怕我回府发动一场挣嫡大战威胁到某些人的正主之位。”

苏在看点点头“恩~不愧是我的女儿,想的周到极致。”

他拂袖起身,看着面前十四年未曾见过面的亲生女儿。

“你的猜疑,爹先帮你收着。”

他走上前,忧心瞧她一眼。

“今日刺杀的事,我都听说了,你二娘和三娘可没那个本事当街刺杀。”

苏瑶微微蹙了蹙眉头。

“你身边那个小伙子不错,只要能保护你,跟着你也算不错。”

苏瑶道“他叫听封”

苏在看捋了一把山羊胡子“功夫不赖,多少钱雇来的?”

苏瑶随口胡诌道“每月十两银子”

“这么多?!”

苏瑶吞吐道“是啊……为了支出他这一份的,现在女儿穷的都要吃土了~”

苏在看爱女心切“罢了罢了,日后每月银钱,就让爹给你垫上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