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然苏宇谦史上最强女婿小说完结在线阅读

萧然苏宇谦史上最强女婿小说完结在线阅读

火爆新书《史上最强女婿》由知名作者秋意之刀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萧然苏宇谦,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穿越异界,偶获赘婿身份!如果吃不上软饭,那我便做这世上最强之人,护她一世安稳!什么武道天才,圣地道子,敢打我老婆主意,统统去死!什么皇朝天子,天道盟主,敢阻我问鼎神境,灰飞烟灭!守灵、虚成、舍明、魂庭、育婴、命门!九绝剑阵,乾坤鼎!少年持剑而来,无人敢挡!

《史上最强女婿》 第四章 苏鸿天 免费试读

“明白,明白!”

两人点头哈腰的走出了武祠大门。

不一会儿,两人折返回来。其中一人背着一个黑色包裹,另一人则提着一个食盒,里面装着厨房刚蒸好的包子和一碗咸粥。

萧然接过食盒,他确实有些饿了。

“一起吃点?”萧然抬了抬手,问道。

兄弟俩连忙摇头,他们只顾着低头,在那个黑色的包裹中翻看着。

只是,无论怎么翻,里面都没有武神像。

“大哥,我觉得不太对劲啊,你说我们平日里拿东西,都只在放贡品的长凳上拿,怎么可能不小心顺走武神像了呢?”

“会不会,是里面那个废物故意整我们,他把武神像藏起来,然后故意嫁祸我们?”

“看来只能是这样了!”

兄弟俩低声议论,当中的老大气得摔了一下手,转头瞪向萧然,怒意横生。

“敢栽赃咱们兄弟俩,我看他是活腻了!”

“对,收拾他,打到他无法言语,也就无法告状了。”

“到时我们只管说是他偷了武神像想逃跑,被我们发现,他反抗之下我们才出手的。”

兄弟俩眼冒精光,立刻觉得此法可行。

“好哇,你个废物,竟然敢偷武神像,莫非是想偷出去卖钱,好再去会会你在怡红院的姘头?”这兄弟俩整理好包裹,藏在角落之后,立即是围上了萧然,刻意放大嗓门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萧然愣了下,他倒没想到,这看似傻愣的兄弟俩,还真是好算计。

只不过,他早已今非昔比。这两人,现在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也正好能试一试新学的武技。

萧然挑了挑眉,慢慢站起身来。

“怎么,想打架?”萧然冷笑道。

“呵呵,姑爷,我们兄弟二人也是迫不得已,你要怪,就怪自己命不好吧!”

这兄弟俩狞笑着,左右夹击各是挥出了一拳,直直砸向萧然的面庞。

拳风凛冽,来势凶猛,显然丝毫没有留手。

他们兄弟二人,都是守灵境一窍的武者,这一拳下去,足以打断横木,若是落在萧然脸上,只怕萧然俊逸的面孔就要完全毁容了。

萧然却是不闪不避,看似抬手打出一掌,掌面火光扑灭不定。

“赤霄掌!”

下一秒,只听骨裂之声在武祠中清晰响起,那原本信心满满的兄弟二人,接连惨叫着倒飞了出去。

“你会武技,这怎么可能!”

兄弟俩皆是无比的震惊。

萧然只是嗤笑一声,淡淡道:“有时间在这震惊,倒不如想想办法,把武神爷给请回来!”萧然已经决定把损坏武神像的事,赖在这俩兄弟身上了。

兄弟哑然失声,彻底的无语了。。

不是说武道天赋为零的废材吗?

不是说手无缚鸡之力吗?

如果这也算废材,那他们算什么?

废材都不如?

在他们看来,萧然此时的淡淡笑容俨然化作了魔鬼的微笑,颠覆了他们所有的认知。

“继续?”

萧然笑意更浓,这兄弟俩却下意识吞了吞口水,冷汗津津,脸上勉强挤出一抹强笑道:“误会,都是误会!”

“误会这东西,有了第一次就会有二三四次,所以我喜欢一次解决!”

萧然笑容陡然变冷,下一刻,武祠内便响起了两道宛如杀猪般惨烈的救命声。

很快,鼻青脸肿的两人便被丢出了武祠,萧然不耐烦的声音再次响起:“没什么事情就不要打扰我了,我还忙着下跪处罚呢!”

兄弟俩互相搀扶着,零乱在风中。

尼玛,这逼装的,也太到位了!

不过武神像怕是找不回来了,兄弟二人也不管什么看守武祠的职责,慌忙逃离苏家,从此恐怕连琅琊城都不敢回了。

毕竟要是等家主来问责,他们二人有多少个脑袋都不够掉得。

与此同时,苏家大堂,传出了刚返回家中的家主苏鸿天怒不可遏的怒骂声!

“混账东西啊,真是害群之马,堂堂苏家姑爷竟然在新婚之夜跑到勾栏之地喝花酒,这要是传出去,让我苏家的脸面往哪搁?”

吴夫人在一旁安抚道:“老爷,您消消气,为这样的畜生气坏了身子不值得!”

“砰!”

苏鸿天一拍桌子,含怒之下那张檀木桌直接碎了一地,“这可是我苏家的姑爷啊,虽说是入赘,但也是我苏家人,如今做出这等天理难容的事情,让我如何不生气?”

“当初我可怜萧然丧母失父,家族毁于旦夕,好心收留他,也是看在萧兄的面子上,我执意在萧家灭亡后还恪守约定,不顾媚儿反对将她嫁与这个混账东西,现在看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萧兄天纵之才,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猪狗不如的儿子!”

苏鸿天口中的萧家,原本正是萧然所在家族,琅琊城第四大家族。其父萧越,更是曾有着琅琊最强武者之称。

只是七年前,萧越在姑苏山狩猎时,被一只强大妖兽所缠,为了救下与自己同行的苏鸿天一命,萧越拖着妖兽纵身跳入万丈悬崖,至今生死不明。萧家原本就面临青黄不接的危机,随着萧越失踪,几乎是旦夕间,被分家和其他不怀好意的势力蚕食殆尽,而没有任何武道天赋的萧然,自然是沦落到混吃等死的境地。

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萧家尽管已是分崩离析,落到萧然手里的钱财,却也足够他到处挥霍逛窑子的了,萧然也由此成了琅琊城内有名的纨绔子弟。

“我就说不该让姐姐和萧然成婚,结果您老人家非要顽固不听,现在好了,出事儿了吧。”苏宇谦对萧然没有一点儿的好印象,当即嘀咕道。

“住嘴,你也是,新婚之夜你为何不看着他,怎能让他一个新郎跑到青楼去厮混?”

苏鸿天望向苏宇谦,气得满脸通红。

苏宇谦也有些委屈,他小声反驳道:“这能怪我吗?姐姐自己都没看住那个禽兽,再说了,姐姐昨晚也不在婚房啊,在藏经阁待了一宿.”

“还敢顶嘴!”

苏鸿天愤怒的抬起手,悬空了半晌,最终还是颓然放下,叹息道:“罢了,这件事情上,是我对媚儿有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