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玄婿全文免费阅读 胡懿王娇娜目录

至尊玄婿全文免费阅读 胡懿王娇娜目录

《至尊玄婿》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胡懿王娇娜,是咖啡伴烈酒编写的玄幻小说,目前已完结。全文讲述了三年入赘,唾面自干。隐忍蛰伏,一飞冲天!

《至尊玄婿》 第一章 此地不留人 免费试读

“胡懿!你这个废物死哪里去了?还不拿拖鞋来!”

听到声音,身形瘦弱的青年从三层别墅的杂物间走出来,生怕动作慢了,会迎来丈母娘的责骂。

青年名叫胡懿。

三年前,为了完成含辛茹苦将他养大,教他一身莫测之术的老道士的遗愿,隐藏实力,到莫家当作上门女婿,为期三年。

这三年来,他暗地里为莫家解决无数困难,要不是他,莫家早就露宿街头,哪里有今时今日的风光。

可是随着莫家的崛起,他这个从山村里走出来的上门女婿,越来越被嫌弃。

因为胡懿必须隐藏真实实力与身份,明面上看着即无钱无权又无势,是个标准的三无青年。

丈母娘早已不止一次提出,让他和老婆莫非烟离婚,再找个大家族的子弟,好让莫家更上一层楼。

倘若不是一直对他不错的莫老爷子护着,恐怕早就被赶出莫家,被迫离婚。

前几日莫老爷子去世,他却连去灵前拜祭的资格都没有。

胡懿眼底寒光似有闪动,对这个寄居三年,所谓的家,一颗心早已凉透,再无半分留恋。

之所以现在还没有离开,也不过是出于对名义上的妻子莫非烟的责任。

“岳父,岳母,非烟,换鞋。”

胡懿将三双拖鞋在玄关口放好,转身欲走。

“站住!还不快把你两只爪子洗干净,泡三杯好茶!”

“外面风大雨大,全家迎来送往,奔波整日,你倒好,藏在家里享清福!”

丈母娘王娇娜翘起二郎腿,坐在客厅中间沙发上。

她早就嫌弃胡懿这个无能的上门女婿,如今莫老爷子去世,胡懿也是时候离开,省得留在莫家丢人现眼。

沙发另一端。

胡懿的妻子莫非烟,双目无神,一动不动。

显然,一直疼爱她的莫老爷子去世,对她打击很大。

黑纱,孝布,白花,一身重孝,愈加映衬着那张巴掌小脸清丽而凄婉。

“娇娜,你也别这么刻薄……胡懿再不好,总是老爷子在世的时候,亲自选定的人……”

“不过,现在老爷子已经不在,他如果有半分自知之明的话,我想他也没有脸再呆在莫家。”

胡懿的老丈人莫承业扫过胡懿的目光中,同样带着轻视与不满。

虽然没有王娇娜说话那般尖酸刻薄,但话里话外,还是要让胡懿离开莫家。

“哼!要不是老爷子开口,非烟也用不着招这个废物点心做上门女婿!”王娇娜两片薄薄的嘴唇一张一合。

三年前,莫老爷子不顾莫氏全族反对,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约定,执意招胡懿入赘做上门女婿。

此事一出,让整个兴城上流社会都跌碎了眼镜。

莫非烟海归留学,身姿婀娜,面容姣好,将莫氏长房产业打理的蒸蒸日上。

胡懿来历不明,其貌不扬,就连锤子“哐当”砸在脑门上,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这门亲事说有多不和谐,就有多不和谐。

也正因为如此,让莫氏长房在整个兴城上流社会,足足做了三年笑柄!

胡懿听了岳父岳母的话,内心毫无波澜,这三年早就习惯了恶言恶语,也懒得再和他们计较。

王娇娜见胡懿无动于衷,站起身来,准备再添一把火。

指着正准备去泡茶的胡懿冷冷地道:“当初结亲的时候,老爷子可是说这废物命里大有造化!”

“结果呢?”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

“这废物除了会吃饭睡觉,还会做些什么?!”

王娇娜愈说愈怒,在沙发扶手上重重一拍!

“无父无母,六亲断绝,原本就是天煞孤星!”

“整天穿得跟只乌鸦样的黑漆漆,也绝不是什么吉利兆头!”

“再说了,咱们老爷子一直在大宅住的好好的,那天来咱们家后,就一病不起,可别是被这废物身上的晦气冲撞的吧?”

“嗯?”莫承业眼底光芒闪动,王娇娜这句话敲在了他的心上。

老爷子身体一向健康,自从那天来别墅见了胡懿一面后,便沉疴难返,最终不治身亡。

难道真的是被这废物女婿自身带来的晦气冲撞了?

有些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胡懿,你离开莫家,等丧事结束了再回来。”莫承业皱眉,不容置疑地道。

“终于说出口了?”

胡懿缓缓挺直腰杆,再没有往日的低声下气。

他暗地里为莫家长房做的付出,并没有想要得到丝毫的回报,那是因为他把莫家人当成了自己的家人。

却没有想到,一番苦心,终是喂了狗。

“岳父,岳母,你们今天说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赶我走?想要非烟改嫁?”胡懿盯住王娇娜的眼睛,静静问道。

王娇娜平素骂他羞辱他,看在莫老爷子的份上,他都一一忍下。

只是,今天莫承业夫妇居然拿尸骨未寒的莫老爷子为借口,赶自己走,实在令他忍无可忍。

王娇娜被胡懿慑人的眼神盯住,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后脊梁一凉,心中发毛,神色猛地凝滞起来。

“非烟,你也是这么想的?想要我走?”胡懿转头,走去莫非烟身前。

“胡懿,你让开些,我想爷爷,现在不想看见你……”

莫非烟清冷的目光,落在胡懿的一身黑衣上,眼底隐藏的情绪一闪而逝。

不得不说,王娇娜那句话同样宛若重锤砸在她的心上。

天煞孤星?

六亲断绝?

胡懿无声地笑了笑:“行,我明白你的意思。既然如此,此地不留人,自有留人处……”

看着莫非烟那张清丽的脸庞,黯然神伤。

这个女人做了他三年名义上的妻子,却始终没有对他敞开过心扉。

甚至,连房门都不许他靠近半步。

就算他这三年来暗中为她挡下无数风雨,在她的心中始终当他是个垃圾废物,就连明显是王娇娜的挑拨,都坚信不疑。

这一腔真心,难道真的错付了?

“胡懿……你就这样离开?”莫非烟看着胡懿愈加惨白的脸,猛然心头一酸,悲从中来。

这个人还是这么废物,母亲说让他滚,他就真的滚?

就连一句反抗的话都不敢说?!

莫非烟的右手倏而握紧,掌心里是一张早已准备好的银行卡。

里面是她原本要在爷爷丧事过后交给胡懿,让他去做点小本生意的十万块钱,也免得被莫家中人瞧不起。

但是,此刻胡懿的无能,彻底让她失望,一句话都不肯再说。

“我收拾一下东西就走……”胡懿见莫非烟沉默不语,神色愈黯。

“收拾东西?你还想收拾什么?!”

“入赘三年,你吃喝用度,一草一木,什么不是我家供给?还有什么可收拾的?!”

“滚!现在就给我滚!”王娇娜被胡懿冰冷的眼神威慑,此时终于回过神来,像炸了毛一般,连声怒吼。

“我莫家的东西,你一根毛都休想拿走!”

胡懿对王娇娜的呵斥充耳不闻,走进杂物间,拿起一个破旧行囊。

里面装着当初下山时,老道士给他的一方罗盘,一把大黑伞。

罗盘可调天下地力,大黑伞可挡百万雄兵!

此外便是寥寥几件换洗衣服,百十块钱,一部老款手机,再无他物。

胡懿的目光从莫非烟,莫承业,王娇娜三张神色各异的脸上,一一扫过。

最后,静静落在莫非烟脸上:“非烟,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

“嘭!”

一声轻响,别墅大门被胡懿打开。

狂风卷袭骤雨,从门外轰然涌入!

“胡懿……”莫非烟心中就像猛地缺了一块什么似的,失落莫名……

“还胡什么鬼!”王娇娜见胡懿站在别墅门口,转身从厨房端出一盆洗菜水,朝门口的胡懿泼去!

“站在门口做什么,仔细站脏了我的地,靠脏了我的门,滚!”

胡懿瞳孔微缩,身形轻晃,避开背后泼来的洗菜水。

气势微微外放,目光倏而变得森寒冰冷:“王娇娜,你真该庆幸你是非烟的亲生母亲!”

他本是产业,势力,遍及大夏的天机阁主,又岂容这刁蛮刻薄妇人一而再,再而三羞辱?!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