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叶飞鸾姬束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

主角是叶飞鸾姬束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

叶飞鸾姬束是作者涑茴经典小说中的主角,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一辈子玩儿毒的叶飞鸾阴沟里翻船,连人带实验楼一起炸飞了,不成想阎王爷不肯收她,一觉醒来夺舍重生成了大昌国静安侯府的嫡长女。白莲花表妹蛇蝎心肠一心要她的命。继室祖母佛口蛇心满肚子坏水。叔叔婶婶心思各异,堂妹们表里不一…都不是好东西。叶飞鸾垂死病中惊坐起,一脚踹飞绿茶婊,手撕渣男整顿侯府,顺带还给自己找了个大靠山。大靠山对她说:“天捅破了我给你补,地踏穿了我给你填。人心贪婪欲壑难平,我…替你…

《神医毒妃风华无双》 第7章 病情恶化 免费试读

齐王是陛下的小儿子,名姬少寅。今年七夕节,叶飞鸾和梅兰妆去看花灯猜灯谜,巧遇齐王。互生情愫,私相往来。后来这事儿不知怎的就捅到了老夫人跟前,叶飞鸾便被罚了禁闭。那时静安侯叶见池和长子叶长稀已经去平叛,无人能为叶飞鸾做主。她不能出门,天天被关在家里,郁结在心,没几日就病了。也正是因为这场病,才让梅兰妆有了可乘之机。如今看来,当初给老夫人报信的,多半也是她。目的不难猜测,不过是眼看嫁给叶长稀无望,便想攀附齐王。毒杀叶飞鸾这个绊脚石,只是第一步。今日的叶飞鸾已不可同日而语,自然不会让她顺心如意。她看了眼子矜,”你想说什么?”子矜立即跪下,”姑娘,恕奴婢斗胆,虽然老夫人说的话刻薄了些,但齐王若真是情深义重,何不入宫求旨赐婚,反倒如此偷摸行径?丝毫不顾及您的名节跟清誉。如此虚伪自私之人,怎堪良配?”类似的话子矜先前就说过,只是叶飞鸾这个侯门娇娇女被风度翩翩的齐王迷了眼,再加上梅兰妆挑唆,没能听进去,到头来害了自己。”起来吧。”子矜抬头看她,”姑娘…”叶飞鸾弯腰扶她起来,道:”大病一场,什么都想明白了。放心吧,我不会再重蹈覆撤。”子矜一喜,”姑娘终于想通了?”叶飞鸾坐下来,”从前不懂事,任性妄为,屡屡受小人所惑,才会落入他人陷阱之中,险些连命都丢了。如今大难不死,若再不警醒着些,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齐王何止虚伪自私?他生母位份不高,无法为他的婚事做主,所以才以情诱叶飞鸾,只怕还想借侯府的势,更上一层。即便是叶见池在京,怕是也不会同意这桩婚事的。既然借了这侯府嫡女的身份重生,麻烦也得一并接下。”既然要断,就得断个干净。”叶飞鸾目光幽深,”我病的这段时间,梅兰妆一定偷偷与齐王联系过,所言所行必是对我不利。我不见他一面,如何说得清楚?府中人多口杂,我这绛雪居,还不知道有多少他人的眼线。正好借此良机出门,佛堂清静之地,更便宜行事。””原来如此。”子矜了悟的点点头,”可表姑娘病得那样重,不宜劳行,万一有个差错,老夫人必定要责怪姑娘的。”叶飞鸾浅笑,”我既然敢接下这个活儿,自然就不怕。”**安华寺就在城外,只是伫立在山上,不可策马驱车,只能步行。梅兰妆病得重,昏昏沉沉,根本无法下地行走。只能让人背着走。她随行的丫鬟只有巧玉,本就不是做什么粗活的,力气也不大,得亏是梅兰妆瘦弱,否则这条路怕是不易走。纵然如此,好不容易走上山,巧玉也累得气喘吁吁。天色将晚,今天肯定是不能做法事了,叶飞鸾去大堂上了香,又对主持说明了来意,然后就跟着小沙弥去了后头的客房,暂时住下。梅兰妆的房间就在叶飞鸾隔壁,晚上叶飞鸾过去看她,她已经服了药,靠在竹榻上,披头散发,面容苍白,眼里俱是怨恨。”你来做什么?看我笑话吗?”两人已经彻底撕破了脸,梅兰妆也不装了,语气极其尖锐,”费尽心机把我赶出侯府,害我至如此地步,你就可以高枕无忧的做你的侯府嫡女永享富贵荣华了。叶飞鸾,你如此心狠手辣,不会有好下场的!”那一副被鸠占鹊巢的模样让叶飞鸾觉得好笑。”这年头,恶人都这么理直气壮的吗?我不知道你是在家庭你娘说了什么,还是在老夫人那里呆久了,听了些不真不假的陈年旧事,才生出这么高的心气来。别说我父亲不可能纳你母亲入府,纵然她进得门来,也只是妾。而你姓梅,不姓叶,老夫人做不了叶家宗祠的主,不可能让你上叶氏族谱。你,永远都只是寄人篱下的外姓人。”梅兰妆被戳中心事,脸色登时扭曲起来。”闭嘴,你这个***–“叶飞鸾眼神冷下来,”脖子上的伤不疼了是吗?”梅兰妆目光一缩,下意识抚着自己的脖子,畏惧又恼恨。”你别嚣张太早,这里是佛寺,你堂而皇之的带我出门,我若有个好歹,姑祖母不会放过你的。”叶飞鸾轻笑,”看来你还是没认识到自己的身份,祖母再不喜欢我,我也是叶氏女,可你呢?不过一颗没了利用价值的棋子。纵然死在外头,祖母恼恨之余,顶多骂我一顿,还能让我给你抵命不成?”梅兰妆气得浑身哆嗦。因为她知道,叶飞鸾所言非虚。老夫人空有野心,却生了个草包儿子,四十岁了还只是个六品小官。这个官还是靠着长兄得来的。正如叶飞鸾所说,整个叶氏的荣华富贵,全都系在她父兄身上。所以哪怕叶飞鸾做出和男人私相授受这样的丑事,老夫人也不敢真的将她如何,只能罚她禁足。梅兰妆再如何地玩弄心机,也比不过叶飞鸾尊贵。”你…你到底想做什么?”叶飞鸾看着她,突然道:”齐王殿下大约明日就会来安华寺,他最是怜香惜玉,妹妹这般楚楚可人,兴许能得齐王怜惜,救你出苦海。”梅兰妆脸色一变,须臾冷笑一声。”是了,姐姐和齐王殿下情投意合私定终身,其中纠葛我可是一清二楚。”她一抬头,颇有些桀骜道:”我若死了,你的丑事也将披露与众。到那时,不知你的父兄,可否有帮你洗刷污名的神通。””父亲和兄长都是忠义正直之人,自然学不会表妹那一套。”叶飞鸾依旧不动气,微笑道:”所以,他们做不到的事,表妹能做到。”梅兰妆立时警觉,”你什么意思?”叶飞鸾给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转身走了。梅兰妆扑在床头大喊,”你别走,叶飞鸾,你说清楚,你到底想做什么?你这个蛇蝎毒妇,你还想害我,我不会放过你的…”可无论她怎么喊叫,都无济于事。与她为伴的,只有冷飕飕的空气。没人为她解惑。这么一遭,她病情更加恶化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