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名是万青云孙晓慧全文免费阅读正版

主角名是万青云孙晓慧全文免费阅读正版

主角是万青云孙晓慧的完整小说上线啦!作者早睡早起的这本小说每一章都是独立的故事,特别有代入感,写得非常好。下面是第5章试读!

《妻子的面具》 第5章 前倨后恭的一家子 免费试读

万母张大嘴一脸惊讶的样子,惊讶中还带着点尴尬有些不自然,万青云突然站起来,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在他自己身上,他还站起来抢过手机。

“宝才叔,这个事情可不能开玩笑,好好的怎么就黄了呢?”

电话那边对方在大倒苦水。

“主要你们家命不好,上次人家只是取点点测,这次人家是在山上各处取样。”

“我也不太懂,听人家说按照矾石矿的特性来说,只要点测数据好,一般就稳了,但是这个山斜门儿呀,点测数据好的不得了,但是其他地方测下来就是个垃圾矿。”

“孩子,认命吧,以后挣钱的日子多着呢,别急!”

对方挂掉手机,万青云强迫自己回想在茶楼里刚知道孙晓慧出轨消息时候的心痛。

于是他皱着眉,脸上肌肉抽搐着,双手抖动,手机滑落在桌上,豆大的眼泪从眼眶里面流了出来,两只眼睛立刻就红了,想到昨天茶楼的一幕,他是真的痛彻心扉了。

他一拳头砸在餐桌上,桌子都猛的跳了一下。

“老天爷,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不是坏人”

“***,这他妈不公平,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不公平!”

“我付出了那么多心血,你怎么能把我当做垃圾一样扔开?”

万青云尽情发泄,给老丈人家买的实木餐桌质量很好,他的两只拳头都锤肿了,桌子一点事都没有,只是一些菜盘子乱飞,汤油洒了一地,人们慌忙躲闪。

万母被儿子的表演吓坏了,而孙家人则一致认定了消息的真实性,万青云最后颓然的坐在椅子上,双目无神,脸上拖着长长的泪痕,手耷拉着,轻轻抖着,那是彻骨心扉的痛,落魄到了极点。

孙父叹口气,不着痕迹的把餐桌上打开的五粮液收了起来,还心痛的看着瓶子里面下了一大截的酒水,不忘解释说道。

“今天这个场合不适合再喝酒。”

刚才还站得笔直满脸恭敬的孙晓刚和孙晓雅两个人立刻没了正型,他们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各自掏出了手机,一个刷视频,一个打游戏,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要把万母当做亲妈孝顺,现在都不瞅他们妈一眼。

孙母则皱着眉头,把菜盘全都收拾到厨房,还拖出墩布来,开始拖地,嘴里还骂骂咧咧。

“我们家是倒了什么霉了,摊上你这么个废物姑爷。”

“看着你就不像发大财的人,我女儿那条件,当时什么样的都找不到?”

“就是被你骗到了手,你呀,是把一辈子的钱那三五年都挣够了,然后花了享受了,最后还拉着我女儿陪你受一辈子的苦!”

孙晓慧本来笑语嫣然,小鸟依人的一直坐在万青云旁边,现在则直接把筷子桌上一拍,虎着脸,怒气冲冲站起身来抱着孩子扭着身子坐到了沙发上,一句话也不说。

本来以为万青云还有点希望,现在一看自己实在是想多了,万青云就是个垃圾,真的是一点翻身的希望都没有了。

万母慌张的站起来看着刚才还一脸笑容待人的亲家,现在就因为一个电话全都变了脸色。

儿媳妇儿不理人了坐在沙发上生闷气,亲家公藏起了他的好酒,亲家母干脆打扫卫生,连饭都不让吃了,至于刚露出苗头的两个孝顺子女,则直接玩起了手机,连正眼都不带看她一下。

万母叹口气,她是心好,可她不是傻子,她走过去抱住万青云,万青云则趁机在万母怀里痛哭,是真的心痛了。

孙家人在一边冷冷观看,还不忘冷言嘲讽。

“真没出息,那么大的人了,还只知道哭”

“哭能解决问题吗?哭能还清你欠的一屁股债吗?哭能让你的老婆孩子过上好日子吗?”

“一辈子翻不了身了,只能当个失败者!”

万青云站起身,他不愿意再听这些垃圾话,要不然他把自己控制不住,冲进厨房,拿起菜刀,有一个算一个,把孙家人全劈掉。

他站起身来拉着万母和谁都没打招呼,推开门要走,万母万分不舍的扭头看着孙子,却发现孙子在孙晓慧的怀里全神贯注的玩着手机,根本没有注意到奶奶的离开。

万母叹口气,任由万青云拉着,两个人离开了,身后门重重地被关上,传来了孙家人毫不避讳的声音。

“尽出馊主意,还浪费了我半瓶五粮液!”

“别往我身上推了,我只张罗了一桌菜,是你自己硬要把酒拿出来!”

“姐,下次打听好消息再说,不要听风就是雨,弄的我和小妹多尴尬,那么一个土里土气的老婆子当我们妈,配吗?”

“就是姐,那个男人太挫了,刚才居然哭了,姐,以你的条件赶紧再找一个吧!”

万母低着头咬紧牙,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情,被万青云拉着离开了小楼,在楼底下她红着眼睛,眼泪再也止不住流了出来,她摸着万青云的脸,突然问道。

“你不要瞒着妈妈,你和晓慧之间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要不然你不会平白无故的演这么一出的,那个矿好好的,只要你点头就能把钱拿到啊。”

万青云笑笑,他心疼万分的擦着母亲眼角流下的眼泪。

“妈,没什么,以前有钱的时候被他们吸血就算了,现在是该为自己打算了!”

“我就是想自私一点,为自己!为我们!活一回!”

万母叹一口气。

“将来事情真相是瞒不住的,我怕你没法和晓慧交代。”

万青云冷笑,交代?一个死人有什么交代呢??

他问万母要过手机拨了几通电话。

“叔,刚才谢谢你了,让你这么一个村支书陪着我演戏!嗯……回去找你喝两盅!”

“喂,是矿业公司吗?我们同意了,就五百万,对,转在我母亲名下,明天就办,但是要保密。”

“虎子,这么个事儿……对……你和你姨去办,把县里的欠账全还了,给你姨买套房子,装修家电全算上……对……要对你嫂子保密。”

万青云快刀斩乱麻的处理好这些事情,然后送母亲踏上返程的火车,让母亲后续等他安排。

他看着母亲进站的背影,久久不愿离去,万母如果现在回头,会发现儿子已经泪流满面,如果没什么意外,这应该是最后一次母子两人见面了。

“妈,是我不孝顺,下辈子我还做你的儿子!”

他利索地回到家中,翻出了磨刀石。

一把钢刀一瓢水,刃不见血誓不休!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