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王医婿》章节目录by星期五无弹窗全文阅读

《天王医婿》章节目录by星期五无弹窗全文阅读

人气小说《天王医婿》由知名作者星期五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苏婉儿叶昆仑,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成亲的前夜,婚房被大火吞噬,苏婉儿拼命将叶昆仑从烈火中救出。六年后,叶昆仑浴血沙场,却发现妻子被人欺辱,冲冠一怒为红颜!他这辈子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妻子受到一丝伤害!他带着荣耀回到东海,报四大家族纵火行凶之仇,报妻子舍身相护之恩!

《天王医婿》 第五章 昆仑,请你离开 免费试读

那只断掌上,还戴着一个白金戒指。

这是他三弟的手掌!

唐尊顿时眯起双眸,寒意迸现。

对方分明是冲着唐家来的,三华药厂的覆灭就是下马威!

“唐老爷,叶昆仑就是苏婉儿的丈夫,六年得罪四大家族的那个人。”

一旁的保镖急促禀报。

“叶昆仑?!那个废物还敢回来?!”

“得罪了四大家族不说,现在还杀了唐家人!”

“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

众人尽皆咬牙切齿。

“叶昆仑!!!”

唐尊深吸一口气,睁大双眼,“我誓要让你付出代价!”

杀了唐家人,就等于扒了他唐尊的脸皮!

不管对方有何背景,他都要用尽一切力量将其碾压!

东海监律司,司管办公室。

“候司管!”

一名监律司特工仓惶跑来,“不好了,龙刃军团炮击三华药厂,现在那里已经变成废墟!”

啪!

侯和同捏断了手里的钢笔。

没想到龙刃的动作这么快,真的在平民区开火了!

他起身来回踱步,额头的汗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渗出。

“全城一级戒备!”

“所有市民不得靠近三华药厂!”

“还有,命令情报科迅速组成调查组,给我查清缘由!”

侯和同停下脚步,说道。

“是,司管!”

那名特工点点头,又问道:“要不要派人阻拦龙刃?”

“不要阻拦!”

“千万不要阻拦!”

侯和同拍着桌子吼道,“那是天照的军团,敢去拦截它?不要命了!”

“是……是。”

特工低下头,表情一阵慌乱,旋即跑出办公室。

侯和同走到窗口,眉心间锁着一股浓浓的忧虑,旋而叹了口气。

“唉,东海,变天了……”

一瞬间,东海市的警备系统急速运转起来。

全城警员整装待发,凡是龙刃军团走过的地域,都用警戒线封锁起来。

而网络上关于轰炸药厂的言论,也在第一时间清除。

甚至有人被线下约谈,再也没人敢去讨论这件事。

与此同时,帝京长老院的气氛,同样凝重。

“天照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不怕夏皇震怒吗?!”

“是啊,我们年轻的时候,也不敢这么闹腾!”

“海域战场他不管了吗?修罗殿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大长老、二长老、四长老都气得吹胡子瞪眼。

“三长老,天照是你带出来的,你怎么看?”

大长老瞥了一眼,问道。

“呵呵……我没有看法。”

三长老笑了笑,他六十多岁,白眉白须,但腰杆还是笔挺的,眸子里依然精光烨烨。

“你——”

其他几位长老都被噎的说不出话来,指着他纷纷叹气。

“哎,并肩王啊并肩王,天照不愧是你的人,行事风格一模一样啊,都这么肆意妄为!”

三长老是大夏的一字并肩王。

六年前,叶昆仑就是在他手里一步步杀出来的。

“咳咳……天照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我相信他会有分寸的!”

三长老脸色变得肃然,认真说道。

“唉——”

其他长老再次摇头叹气。

“并肩王,就算你替他说话,我也要派人监视天照的举动。

毕竟他已经向平民区开火,这在大夏可没有先例。

我把话说在前头,如果他继续肆意妄为,长老院,不会再对他客气!”

大长老敲着桌子,沉声道。

“附议!”

“附议!”

二长老和四长老立即表明态度。

三长老也点点头,中气十足的说道:“附议!”

东海,帝王居。

这里是叶昆仑提前购置的庄园别墅。

苏婉儿紧闭双眼,躺在铺满绸缎的床上。

她身上的血污已经擦净,白皙的脸上依然挂着一抹忧愁。

“昆仑……你快走!”

就连在梦里,她也依然惦念着丈夫的安危。

叶昆仑坐在她身旁,握着她的手,双目蕴红。

妻子承受的一切都是因他而起,他心中泛起一股难以言说的愧疚。

啪嗒!

一滴热泪落在苏婉儿的脸上。

她慢慢睁开眼睛,看清面前的人后,愣了几秒,旋而露出惊喜的笑容。

“老公!真的是你!我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苏婉儿大喜,可下一秒又皱眉问道:“这是哪里?我不是在唐家药厂吗?”

叶昆仑紧紧抱住妻子,轻声安慰:“老婆,已经没事了,有我在,唐家再也不敢欺负你了!”

“真……真的吗?”

苏婉儿欣喜的眼泪夺眶而出,越哭越控制不住自己,到最后泪如雨下,半个月来的屈辱在这一刻尽情释放。

哭了好一阵子,她渐渐抬起双眸,脸上露出一丝疑惑:“昆仑,你是不是在骗我?”

丈夫明明逃亡了六年,哪里来的能量对付唐家?

“真的,没人可以欺负我的女人,谁也不行!”

叶昆仑替妻子拭去眼泪,心里暗暗打定主意,今天就把唐家灭了,永绝后患!

“嗯,我相信你。”

苏婉儿不去想太多,有丈夫的承诺这就足够。

她将头埋进叶昆仑的怀里,甜蜜的笑了。

时间悄然流逝,重逢后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显得弥足珍贵。

过了许久,苏婉儿目光不经意的一撇,看到了自己手臂上的瘢痕。

顿时,身子一颤,心里的苦涩浓郁到不能自已。

她都差点忘了,自己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清秀水灵的人儿了。

“昆仑,你来看我,我已经知足了,现在,你走吧!”

苏婉儿突然推开叶昆仑,语气坚定道。

“婉儿,你怎么了?”

叶昆仑面带疑惑。

“我已经是个丑八怪了,我们在一起不会幸福的,昆仑,谢谢你救我,但现在,请你离开!”

苏婉儿决绝道,她清楚,以自己的模样,没有哪个男人可以接受。

长痛不如短痛,与其两人勉强在一起,不如现在就分开。

“不,我不会走的,在我心里,你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而且,我也能够医好你!”

叶昆仑眸光烁烁,一脸真诚。

“医好我?”

苏婉儿的眼里尽是悲凉,当年她寻遍名医,也没人能治好身上的瘢痕。

而叶昆仑只是开过医药公司,后来又逃亡了六年。

现在凭什么说,能医好她?

“不要说了,我怕我会心软,我真的会相信你的……但,那是不可能的啊!”

苏婉儿的泪水啪嗒落下。

“婉儿,我已经学会了医术,什么样的疑难杂症对我来说,都不是问题!”

叶昆仑连忙解释。

“是吗?”

苏婉儿笑的苍凉,旋而,将自己的衣裳一件一件褪去。

最后,不着片缕地站在叶昆仑面前,凄然笑道:“昆仑,这就是我的身体,你,能医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