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子川唐佳倩免费全本小说 姜子川唐佳倩章节目录

姜子川唐佳倩免费全本小说 姜子川唐佳倩章节目录

你是不是还在找姜子川唐佳倩主角的小说呢?下面就是!如果你有幸读到这本书,一定会拜倒在作者鱼龙门的石榴裙下,感叹书中情节的妙趣横生。先来阅读一下第二章吧!

《极品上门狂婿》 第二章:这龙涎香假的 免费试读

余江湖畔!

余城一处富人聚集区,联排的别墅,就在余江的下游边上。

姜子川骑着小电驴,火急火燎的赶到时,唐佳倩早已在大门口等候。

“现在已经中午十一点,马上就要开宴了,你磨磨蹭蹭到现在才来?”

唐佳倩估计等了很久了,满脸的不耐烦,语气更是生冷。

姜子川拍了拍提着的大礼盒,讪笑道:“我把整个余城都逛遍了,终于给爷爷买到了一份大礼,这次肯定不会让你再丢脸。”

三年前,姜子川遭遇了一场阴谋,身负重伤,落魄如狗的流落至余城。

心力交瘁,饥寒交迫下昏倒在路边,是路过的唐佳倩半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喂了大半碗热气腾腾的白粥,这才救了他。

同行的唐老太太,却认出了姜子川的真实身份,默不作声的将之带回家,指派两人完婚。

救命之恩大于天,姜子川永远也忘不了,自昏迷中醒过来,睁开眼后,便看到唐佳倩那张灿烂的笑脸。

比全天下的女子还要美!

看着姜子川满额头的汗水,还有气喘吁吁的粗气,唐佳倩没有说更难听的话,转身朝着别墅走去。

“今天是个重要日子,唐家的人都回来了。”

“到时候肯定会对你冷嘲热讽,你不要跟他们顶嘴,自己寻处角落安静的呆着。我不想因为你,再招来漫无止境的讥讽与嘲笑!”

两人拉开距离,唐佳倩率先走进客厅。

姜子川望着唐佳倩妙曼的背影,莫名的鼻子有些发酸。自从结婚后,唐佳倩脸上很少有笑容了,背影也透着几分落寞。

三年前,两人的婚礼轰动全城,余城大美女唐佳倩,从路边捡回来一个乞丐当丈夫。

而姜子川入赘唐家,却连半分彩礼钱也拿不出来,妥妥的窝囊废,成了全城最大的笑柄。

有人说姜子川就是唐家用来冲喜的,因为唐老太太在半个月后就因病过世,再无人知晓姜子川的身份秘密了。

摊上一个窝囊废丈夫,日夜承受嘲讽与讥笑,唐佳倩怎能不心生怨恨?

还如何,高兴快乐得起来?

大厅内里喧闹震天,唐佳倩进入之后,不少人跟她热情的打着招呼。

然而当姜子川一只脚踏进大厅后,里面陡然安静了下来,大家的眸光齐刷刷的扫视过来。

“姜子川,你这个窝囊废来得正好,快点过来把桌面的瓜果皮屑清理一下,正是你发挥特长的好机会!”

整座大厅落针可闻,最受唐老爷子宠爱的长孙唐子健,腾的一下站起来,伸手点指姜子川。

唐子健每次看到姜子川都要奚落一番,顺便打压精明能干的唐佳倩,以此来凸显自己未来继承人的地位。

唐老爷子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四家二十多个人,全都坐在大厅里,看热闹似的瞧着眼前这一幕。

姜子川扫了一眼***无声的唐佳倩,想起她刚才的叮嘱,默默走了过去。

放下手中的礼盒,开始动手清理桌面上,狼藉的瓜果皮屑。

“姜子川,这就是你给爷爷买的寿辰礼物?”

唐子健打定主意,要让姜子川当众出丑,没有经过任何人的同意,强行拆开姜子川带来的大礼盒。

要知道姜子川在家里没有任何地位可言,手里也没什么钱,他带来的礼物,注定最寒酸,要被大家挖苦嘲讽的。

三下两除二,礼盒包装被拆开,一大块阴灰与黑色相间的腊状固态物体,呈现在大家面前。

大半个篮球大小,模样实在是丑陋不堪。

“你这送的什么鬼东西,也太丑了吧?”

唐子健狠狠的瞪视着姜子川。

“姜子川,今天是爷爷的七十大寿,你送这又丑又难看的鬼东西,能算礼物,上得了台面?”

“你心里有真正尊重爷爷吗?等下开宴后,你滚去门外吃饭。”

唐家众人一个个义愤填膺,争相点指着姜子川斥责。

老丈人唐松跟岳母肖金花,狠狠的瞪着姜子川,心中怨恨这个废物女婿丢人现眼。

唐佳倩面色难看,摇着头,心中哀叹一声。

两千块钱就买了一个黑不溜秋的东西,还真是废物,就不该对他抱有半点希望。

姜子川如实回答:“这是龙涎香,爷爷只要在房间里燃烧一点,就能使之香气四溢,经久不散。闻之能活血、益精髓、通利血脉,对老年人好处极大!”

姜子川小时候在姜家长大,龙涎香这种玩意当成蚊香来用,只要一点点,满室生香,古时候属于皇家御用的香料。

唐子健满脸狐疑的盯着姜子川,头一次发现这个废物说话头头是道,莫不是在背书?

一阵阵的香气飘散开来,大家都嗅到了。

“这莫非真的是龙涎香?这玩意儿好像挺珍贵的。”有人感概了一句。

姜子川这个废物,能送出贵重的礼物?

唐子健环顾四周,沉声问道:“有谁认识龙涎香的,出来辨认一下,看看这个废物是不是狗胆包天,拿块破石头来欺骗爷爷,糊弄我们大家。”

“大表哥,我曾在朋友那里见识过真正的龙涎香,就由我来辨认一下吧。”

唐老爷子女儿排行第四,这次带着国外留学归来的儿子曾凡,赶回来祝寿。

曾凡带着一副金丝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看上去颇有学者的风范。

曾凡上前围着龙涎香查看,伸手敲了敲,凑近去闻,然后拿到灯光下仔细端详。

“姜子川,你这龙涎香从哪里得来的,一共花费了多少钱?”

姜子川也不知道这个曾凡懂不懂龙涎香,不过没法跟他说实话。

“这是我逛遍余城古玩市场,一个地摊老板向我推荐的,一共花费了不到两千块钱。”

噗嗤!

整座大厅里,嗤笑声响起一大片,一大家子人看白痴一样,轻蔑的扫视着姜子川。

姜子川的老丈人唐松,岳母肖金花,坐在人群中将脸扭向另一边,直接撇干净关系。

唐佳倩脸色苍白,心中只剩下叹息。

对于这个有名无实,三年来连手都没有牵过,除了带给自己无尽的屈辱,给不了任何东西的窝囊废,她心中最后一点耐心也被耗尽了。

“诸位,真正的龙涎香与黄金等价,每一克至少在一千五百元以上。”

曾凡背负双手,气定神闲的说道:“鉴定龙涎香的真假,从它的气味,形态,颜色各方面入手。”

“经过我仔细的观察,这块六斤重的龙涎香是假的,是现代化学合成物,若是当成檀香来使用,对人体有极大的害处!”

曾凡目光不善的盯着姜子川,说这句话的用意,不言而喻。

唐子健面色大变,步步逼近,朝着姜子川大声嘶吼,其余的唐家众人也纷纷开口斥责。

“姜子川,你是对爷爷不满,想要害死他老人家吗?”

“你这存得什么狼子野心?”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