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飞鸾姬束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神医毒妃风华无双章节阅读

叶飞鸾姬束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神医毒妃风华无双章节阅读

精品好书《神医毒妃风华无双》是来自作者涑茴最新创作的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叶飞鸾姬束,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一辈子玩儿毒的叶飞鸾阴沟里翻船,连人带实验楼一起炸飞了,不成想阎王爷不肯收她,一觉醒来夺舍重生成了大昌国静安侯府的嫡长女。白莲花表妹蛇蝎心肠一心要她的命。继室祖母佛口蛇心满肚子坏水。叔叔婶婶心思各异,堂妹们表里不一…都不是好东西。叶飞鸾垂死病中惊坐起,一脚踹飞绿茶婊,手撕渣男整顿侯府,顺带还给自己找了个大靠山。大靠山对她说:“天捅破了我给你补,地踏穿了我给你填。人心贪婪欲壑难平,我…替你…

《神医毒妃风华无双》 第8章 神秘男子 免费试读

叶飞鸾说是要给春玉做法事,也就是走个过场罢了,自有身边两个丫鬟安排,连点香这样的小事她都不用亲自上手。不到半日,便办妥了。没过多久,齐王便如期而至。”子衿,你去跟巧玉说一声,让她把这个消息透露给梅兰妆。””是。””齐王一定会向寺中沙弥打听我的住处,子佩,你去外面守着,等见到齐王,告诉他,我听闻他入寺求佛,心甚喜,后山等候,望君至。””是。”两人领命而去。叶飞鸾算计着时间,去了后山,躲在茂林深处,一眼就看到了梅兰妆和齐王。梅兰妆病得重,气色不好,无论如何的涂脂抹粉也掩盖不了病容。齐王的语气很是讶异,”梅姑娘,你不是在养病么,怎么出来了?”他边说还后退了两步,目光四处游移,显然是在寻找叶飞鸾。梅兰妆咳嗽两声,拢了拢身上的披风,道:”王爷就不问问我是为何病的吗?”这话问得突兀,毫无道理可言。齐王愣了下。”梅姑娘…”他刚开口,就被梅兰妆打断。”王爷可知,日日与你通信往来的,不是表姐,是我。”她目光凄婉,语气无限温柔,含情脉脉,令人十分动容。”我日日跟在表姐身边,对她的字了然于心,早已模仿的一般无二。”齐王微微皱眉。梅兰妆继续说道:”王爷可知,表姐为何托我代笔?因为她是侯府嫡女,而我,不过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寄人篱下看人脸色过日子。此事万一哪天被人揭发,她便可以直接把我推出去做替罪羔羊。”她眼含泪花,前行一步,带着哭腔道:”王爷,表姐她不过虚情假意,只有我对你才是真心的啊…”咋然知道这个消息,齐王难掩震惊,以至于梅兰妆扑过来的时候他下意识搂住这个柔弱的女人,反应过来后就要将她推开,目光再次逡巡四周。”梅姑娘,请你自重…”梅兰妆却死死的抱住他,哭道:”姑祖母已经知道了,我病得这样重,她还将我赶出来,分明是要我死啊…王爷,我清白已毁,您不能不要我…”一个病重不支的女人,原本应是虚弱无力的。但绝境中的梅兰妆爆发了强大的力量,仿若溺水的人抱住一颗浮漂,死活不肯松手。”王爷,您得救我,否则我就活不成了…”她口中喃喃着这一句话,神智已然不正常。齐王眉头紧锁,刚欲用力推开,就听一个声音传来。”你们在做什么?”齐王猝然抬头,对上叶飞鸾惊愕愤怒的目光,他脸色一变,手上猛然用力。梅兰妆啊的一声撞到一棵树上,又滚落在地,后脑勺刚好磕到一块石头,当即晕了过去。叶飞鸾一声’表妹’,当即跑了过去。正在此时,不远处传来惊呼声。”走水了,快救火–“”姑娘–“齐王还没回过神来,就见一个陌生的丫鬟冲到梅兰妆身边,焦急道:”姑娘您怎么了?”她回头,眼神含怒,”你是何人?我们姑娘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害她性命?”如果只是一个丫鬟这般指证,齐王倒是无惧。但跟着巧玉来的,还有叶飞鸾身边的子矜,以及寺中两个武僧。他们纷纷看见了齐王推开梅兰妆的那一幕。齐王此时才反应过来,这是一场局。可现在没人听他解释,叶飞鸾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他,有条不紊的吩咐道:”子佩,马上被表妹下山,咱们立即回府。巧玉,你去收拾行装。””是。”两个丫鬟各行其事,子矜则留在叶飞鸾身边,做保护姿态,满目都是对齐王的警惕和不信任。齐王张了张口,”飞…”叶飞鸾冷声道:”不知静安侯府是哪里得罪了齐王殿下,以至于殿下对我表妹一个弱女子下如此狠手。眼下我父兄虽不在京,但我叶家满门忠烈,断不容旁人如此欺辱。今日之事,来日侯府必要向王爷讨个说法。”从在此偶遇梅兰妆开始,齐王就没说过几句话到头来却被扣上个意图杀人的罪名,还有目击证人在场。佛门不可妄语,叶飞鸾特意请了那两个武僧作证,若梅兰妆有个好歹,齐王必然身败名裂。到这地步,齐王也不再怜香惜玉,冷着脸道:”叶姑娘好生厉害,几句话就给本王定了罪。本王倒是想要问问,令妹既病体不知,就该好好养病,缘何出现在此?她心术不正行为不轨,毫无闺阁礼数,本王难不成任由她构陷?”叶飞鸾冷笑,”我姐妹二人昨日才上山,王爷何以得知我表妹身染重病?又特意追寻来此?”齐王噎了下。叶飞鸾继续道:”表妹染病不起,我带她上山求佛光庇佑,幸得佛主垂怜,今早气色稍霁,觉得屋子里太闷,故而让我带她出来走走,谁知王爷竟会突然闯入,百般纠缠。”她早准备好了说辞,根本不给齐王插嘴的机会,”叶氏虽为将门,不拘小节,但也懂得’廉耻’二字。我表妹素来知书识礼,断不会无故私会外男。王爷已然伤及她性命,何故还要言语诛心坏她名节?”齐王眉眼染怒,”分明是她纠缠本王,本王无奈才推开她的。”叶飞鸾根本不听,”现在我表妹伤成这样,自然任由王爷红口白牙颠倒是非。您是王爷,我们不过妇孺,人微言轻,吃了亏也只能往肚子里吞。孰是孰非,等日后表妹醒来,自有分晓。”她说完就要走,齐王一把抓住她的手。”你故意的!”叶飞鸾转身就是一掌劈过去,他下意识躲开,叶飞鸾怒道:”光天化日之下,王爷难道还想杀人灭口吗?”齐王没料到她竟会武功,又是一愣。叶飞鸾已趁机带着子矜匆匆离去,很快就消失了踪影。东西已经收拾好了,叶飞鸾说走就走,不料刚出门忽然目光一冷。”谁?出来!”出声的时候,她已顺手拔下头上一支发簪扔了出去。子佩和子矜立即戒备地挡在她面前。竹屋后缓缓走出一个男子,身披黑色裘衣,眉眼如画,微带笑意,风采卓然,手中正握着叶飞鸾当做暗器投出去的发簪。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