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懿王娇娜小说在哪里看 胡懿王娇娜在线阅读第五章

胡懿王娇娜小说在哪里看 胡懿王娇娜在线阅读第五章

胡懿王娇娜是著名作者咖啡伴烈酒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下面看精彩试读!三年入赘,唾面自干。隐忍蛰伏,一飞冲天!

《至尊玄婿》 第五章 潜龙出世 免费试读

莫家众人还没有从满城名流离开一空的打击中,恢复过来。

猛然又见莫老夫人倒地不起,顿时惊慌失措。

莫展云与莫展雄莫展月等孙子辈簇拥在莫老夫人身边,神色惶恐不安。

下人仆役,奔走呼号,追悼会现场乱成一锅粥。

莫老爷子还未入土为安,莫老夫人再要倒下的话,莫氏家族连一个能扛旗之人都找不出来,将何去何从?

大厅中的其余的来宾吊客,早在变故发生之后,杳如黄鹤。

就连开始还得意洋洋炫耀人脉的赵英杰,也不顾莫三夫人赵丽芬极力挽留,早已脚底抹油,溜得比兔子还快。

莫非烟皱着眉头,看着眼前人仰马翻的追悼会现场,心头疑虑顿生。

莫家明明刚刚还权贵云集,满座朱紫,风光无限,转瞬便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难道这一切都是出自胡懿的安排?

旋即,她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胡懿不过是一介上门女婿而已,无权无势。

他哪里来的这个本事让满城名流与东方第一豪门家主沈一鼎,来陪他演这场戏?

还有,最后出现的那两名青年人,又是谁来?

能让沈一鼎与四大名门家主都马首是瞻?

不是他们率先收回一个亿的奠仪,莫家还落不到如今这个局面。

片刻之后,莫老夫人悠悠醒转。

环顾空荡荡的追悼会的大厅,脸色灰败,形容枯槁。

“莫非烟,你给我过来!”性子强势的莫老夫人,深深吸了口气。

不知道从哪里生出来的力气,抓着莫继业的手站起身,朝莫非烟厉声喝道。

“奶奶?怎么了?”莫非烟被莫老夫人这一喝打断了思绪。

“老实说!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莫老夫人眼色狠厉如刀,朝莫非烟剜了过来。

“我?我不知道。今天来追悼会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莫非烟缓缓摇头。

莫老夫人很明显是要找个人迁怒,她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认识?”

“沈总与四大家主到场的时候,明明口中说得都是让你节哀顺变!”

“就连那些私人名片也都是给了你!”

“你要不知道,还有谁知道?!”

“哼!难怪你看不上我家英杰,原来在背后有那么多名流豪门撑腰!”

莫三夫人赵丽芬冷冷地道。

今日追悼会这一场笑话,不但让整个莫家蒙羞,就连她的娘家家族都在兴城抬不起头来。

所以,此时她看着莫非烟的眼光,简直要冒出熊熊烈火。

“还是那句话,我不认得他们。就算你们要秋后算账,也算不到我头上。”莫非烟静静地道。

莫乐业眼珠转了转,轻声问道:“母亲,既然不是非烟,会不会是因为我们要赶走那个废物?”

“胡说八道!那个垃圾废物哪里有这般本事,能让沈一鼎父子帮他撑腰?此事,绝对不可能!”

莫老夫人断然否定。

在她心中胡懿跟沈一鼎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完全不可能有任何交集。

莫二夫人孙屏屏,神色桀骜:“明天叫我爸广发人手,就算将整个兴城翻个底朝天,我也要将那个垃圾废物挖出来!”

“莫家孙家的脸,不能白丢!”

“好了,这些事以后再说。”莫老夫人抬手制止一身江湖习气的二儿媳继续说下去。

“莫非烟,你给我听着!”

“不管今日莫家之耻跟你有没有关系,三日复山圆坟后,我要你立即跟胡懿离婚!”莫老夫人盯着莫非烟,阴测测地道。

莫非烟抿住红唇,一言不发。

莫家此时一地鸡毛,惶惶难安,绝不是跟莫老夫人发生正面冲突的时机。

“追悼会继续!”

“没有满城名流观礼又如何?”

“难道大事不办了吗?!”

“我莫家是打不倒的火凤凰!”

莫老夫人柱着龙头拐杖,端坐在前排座位上,看着放大的莫老爷子照片,气势强横无比。

而大厅之外,正值风雨飘摇。

…………

此时的胡懿正撑着大黑伞,缓缓走在殡仪馆外的大街上。

跟在他身后一步之遥的是穆别与穆离两兄弟。

越来越密集的雨幕中,十来条彪形大汉站在一行豪车前,朝胡懿躬身为礼。

“请阁主上车!”

“请阁主上车!”

胡懿抬手做了个手势:“兄弟们不必多礼,风大雨大,全部上车!”

“是!阁主!”

穆离拉开劳斯莱斯幻影的车门,让胡懿上车,笑嘻嘻地问道:“老大!今天的戏过瘾不?”

“要打垮一个人,就从他最在意的地方开始。要打垮一个家族,同样如此。”胡懿淡然一笑。

跟莫家其余人的情分,在今夜断得干干净净。

收起大黑伞,胡懿伸手在穆离肩膀上轻轻一拍:“我们走!”

至始至终,他都没有再回头看过风雨飘摇的殡仪馆一眼。

在那个地方,除了面容清丽的女子,还留在他心中最深的地方之外,其他的,早已全然是些陌生人。

“轰!”

马达引擎声齐鸣!

车队一辆接一辆调头,以胡懿所坐的劳斯莱斯幻影为首,风驰电掣离开殡仪馆。

副驾驶座上的穆离,看着胡懿好奇地问道:“老大,快说说,你今天怎么想清楚的?”

“终于舍得狠狠在莫家那些白痴的刻薄嘴脸上,狠狠抽上一巴掌了?”

“换了是我,早八百年就一包毒剂下去,毒哑你那个比冤魂执念还难顶的丈母娘了!”

“还有那个自以为是,有眼无珠的老妇人与……”

穆离的话还未说完。

正在开车的穆别,反手拍了他一下:“穆离,你话痨啊!”

胡懿看着车窗外接连闪动的街灯,淡然微笑:“穆别,没事。让他说,热闹些。”

“还有,莫非烟是你们嫂子,这一点无可置疑。骂莫家其他人可以,不许牵扯到非烟。”

今日在追悼会上,一场好戏将莫家演成了满城笑柄,其他人倒是无所谓。

只有莫非烟,让他心中隐隐担忧。

那些白痴棒槌奈何不得他,却一定会为难莫非烟。

胡懿嘴角微微上扬:“就算莫家其他人都是些白痴棒槌,瞎了双眼的废物,非烟在我心中位置不会变。”

适才莫非烟对他的维护,他当然记在了心里。

“老大,那你为什么忽然要离开?还要在离开之前跟莫家大闹一场?”穆别从后视镜里传来一道询问的眼神。

“冬月十九,三年约满,今日已是冬月十八,我还留在莫家做什么?”

“再说了,我原本是叫你们去给非烟撑个场子,免得我离开后,她被家族中人为难。”

“谁知道那个老女人跟王娇娜会不依不饶?既然如此,就索性得罪死了,又有何妨?”

胡懿面容沉静,目光深邃。

此时已是夜晚。

狂风暴雨,街上行人稀少。

只有车外的橙黄灯光映照在他的脸上,明明暗暗。

三年约满,他暗中为莫家所做的一切已是过眼云烟。

唯独老道亲自给他定下的媳妇,他绝对不可能放弃!

什么赵英杰也好,中天集团梁飞扬梁公子也好,在他眼中,都是不值一哂的土鸡瓦狗!

只要他不愿意,任何人都休想将莫非烟夺走!

胡懿将车窗摇下道缝隙,点燃香烟,陷入沉思。

在莫家入赘这三年,暗中帮莫家长房解决过无数麻烦。

因为有他在,莫老爷子才能多熬一年时间,在一个月前安排好所有的事情,安心撒手人寰。

否则,在莫老夫人的强势与偏心下,莫承业一家早已被狼子野心的二房三房,吞噬殆尽。

只不过,有些事始终人算不如天算。

莫老爷子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尸骨未寒,这个由他亲自选定,可以给莫家长房保驾护航的孙女婿,就被王娇娜与莫老夫人联手给轰了出来。

想起王娇娜那张尖酸刻薄的脸,胡懿望向车窗茫茫雨幕笼罩下的兴城夜色。

仰头傲然笑道:“三年蛰伏,潜龙在渊!一朝约满,风云际会,化龙登天!”

短暂沉默后。

穆别从后视镜中问道:“老大,先去清江别墅?”

“行,等以后接了非烟,再问问她的意见,看看要不要换个地方住。”胡懿微笑,眼望窗外橙黄温暖的街灯,对离开莫家以后的日子满怀憧憬。

…………

深夜。

从追悼会回家的莫非烟,紧抱双臂,独自一人站在漆黑窗前。

窗外是仿佛永远也停不下来的绵密雨幕。

莫非烟黯黯出神。

奶奶紧紧逼问她的阴狠目光,二叔二婶眼底暗藏的怨恨,与三叔三婶话里话外的威胁,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复山圆坟后?

那又是群狼环伺的一天,她该如何面对将要来临的无限风雨?

兴城的雨季,陡然变得跟深冬一样冷。

…………

那一天终于到了。

清晨,莫承业的家中,大早上已坐满了人。

莫老夫人稳稳坐在客厅中间的沙发上,双手柱着龙头拐杖,冷冷地问道:“承业,你家那个疯子废物呢?怎么还不出现?”

“这婚,他到底是离,还是不离?”

她今天来莫承业别墅目的之一,就是让莫非烟与胡懿离婚。

王娇娜暴发户出身,骄横跋扈,满肚子草包。

莫承业更是个只会唯唯诺诺,胆小畏缩,烂泥扶不上墙的废物。

倒是莫非烟这个孙女,这些年在二房三房联手打压下,还能独立支撑莫氏长房的产业,让她有几分另眼相待。

至于胡懿,在她的心中从来就是一个上不得台盘的窝囊废。

只要两人离婚,她自然有一万种方式让胡懿彻底消失在这个世间。

“是,母亲,我马上催那个废物过来!今天这婚,他不离也得离!”王娇娜咬牙切齿地道。

相比莫老夫人的强势,她更忍受不了胡懿那个让整个莫家沦为满城笑话的垃圾废物!

清江别墅,还在呼呼大睡的胡懿,被老款手机刺耳的铃声吵醒。

睁开眼睛,接通电话。

“胡懿!你这个废物!死哪里去了?怎么还不滚回来?!”王娇娜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出。

“王娇娜?你找我做什么?我不是都被你赶出莫家了?还回什么回?”胡懿揉揉双眼,含含糊糊地问道。

大清早的,王娇娜又在发什么疯?

“你是不是睡昏了头?那天你亲口答应跟非烟离婚的!”王娇娜朝手机连声嘶吼。

胡懿登时睡意全消,冷然一笑:“我亲口答应你跟非烟离婚?!”

“王娇娜,你开什么国际玩笑?!”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