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宋容洵小说全文 云宋容洵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

云宋容洵小说全文 云宋容洵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

云宋容洵是作者喵星人经典小说中的主角,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这本小说也是喵星人的代表做。下面看精彩试读!关你们屁事!她本该受万民敬仰,一生无忧,奈何命里有他,伤她最深,却又护她最甚。

《丞相对朕图谋不轨》 第1章 六郎 免费试读

这世间,只有她几个至亲之人知道,当今的皇上,大魏的皇帝,云宋,是个女儿身。

服了落音丹,裹上束胸布,她从六岁被推上皇位,整整十四年了。

十四年来,因为有母后和身边的人帮忙,她从诚惶诚恐,到已经能驾轻就熟的掩饰自己的身份。可今天,她又无比的心慌起来。

殿外夜深露重,已是深秋,晚上凉意浓重。

她一手托着腮,一手拨弄着跟前的烛火,手拨过去,又拨回来。一双玉足轻轻晃动,若是叫他瞧见了,又得皱着眉,强行握在手里,又细致的替她套上鞋袜。

可他为什么还不来呢?

昨天她找人悄悄的给容洵送去了消息,不得不将那个惊天的大消息告诉他。

她,身为大魏的帝王,却有了容洵的孩子。

实在是那一日,她与他意乱情迷之间忘了分寸。事后有紧急事务,也没有喝下避子汤。原本觉得不会那么凑巧,偏偏……

容洵,大魏的丞相。那个几乎掌握大魏重权的人。原本只是想从他手里把皇权拿回来,却没想到把自己给搭上了。

她倒没后悔,对容洵不是情窦初开,可也是她真切爱上的一个人。

可这件事显然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她必须告诉容洵,让容洵想出一个万全的办法。这些方面,她完全没有容洵的脑子。她甚至觉得,有容洵这样的重臣在,大魏方可安宁。

“啊……”她低呼一声,把手指收回来,放在嘴里。

玩了那么多次了,怎么还被烛火给灼了?

她露出少女的不满来,用罩子把那烛火给罩住。

高大的宫门吱呀一声开了,她转头看过去。

是他来了吗?

门口站了一个男人,身形伟岸,面容清俊,是个让人见了就难以忘记的美男子。可他却也是这大魏最杀伐决断的一个人。

他的身影被拉长,更显得遗世独立。

“六郎!”她轻呼,起身,快步迎过去。

容洵一步跨进来,转身将门合上。

在他合上门还未转过身的时候,她已经跑过来,从身后抱住了他的腰。他看着偏瘦,身上却强劲有力,尤其是有一把好腰。想着这些,她脸不免有些烫。

少女娇软的身躯贴紧,让他身体有些轻微的颤抖。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她等了他那么久,等的有了怨言。

容洵顿了一下,转过身来,轻轻的捧起她的脸。烛光中,她的芙蓉面庞让人着迷。这么多年了,他几乎是看着她长大的。她那张脸,越发的白皙,越发的美丽,他怎么就一直没怀疑过她的性别呢?这世间有几个男人能长得这么美艳呢?

“你想好怎么办了吗?我觉得可以到我母后那里去。朝政你选个人管着,我在那养着身子,等把孩子生下来……”

在他来的时候,她也是费了脑子好好想着应该怎么办的。

容洵打断了少女的喋喋不休,“我们过去说。”

“哦,好。”

他正要牵她的手,视线却落在了她的脚上。少女像是做错了事,赶紧双脚往里锁,嘴上辩解道,“我是穿了鞋的,刚脱,见你来,一时便忘了,你莫怪……”

话还没说完,身体一轻,便被他拦腰抱了。

将她放在凳子上,他弯腰取了散开的鞋袜,然后握了她的脚搁在自己的膝上。像以前一样,温柔的替她穿上。

云宋看他看得痴,忍不住笑出声,“阿洵,你对我真好。”

少女满脸欢喜,却没瞧见头低垂的男人,在那一刻神情滞了滞。

容洵抬起头,将她的脚踝握着放下,与她面对面看着,少女的明眸里有光,有期待。虽然怀孕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可她并不畏惧当一个母亲。虽然这之后可能面临的事情还有很多,但她觉得有容洵在,有这个孩子在,她就没什么可怕的。她活了那么多年,头一次觉得自己这么勇敢。

容洵轻轻的捧着她的脸,凑近,脸上的表情温柔,眸中都是深情,“这个孩子,不能留。”

最温柔的语气,说出最残忍的话。

她顿了一下,似乎察觉到什么,马上就要想着逃离。

她的动作没有容洵的快。容洵抓住了她的手,很快将她抱在怀里,双臂将她圈紧,“听我说,这个孩子不能留。你我,不能做大魏的罪人。”

“不,容洵,我要留下,他是我的孩子。”

门又被人推开,进来一个寺人,手上端着一碗汤药。

她彻底慌了。宫里头她的妃子怀了孩子,被送去了一碗汤药。她不是男儿身,她的妃子怎么能怀孕?那孩子就这么没了。

她想逃,被容洵抱得很紧。

她用力呼喊,“钧山,救朕,钧山……”

外面毫无动静。钧山是她的贴身侍卫,从来都不离开她。

是他。

云宋抬眸看向容洵。是他,早有预谋,调走了她身边可亲信的人。

人已经近了,汤药就在跟前。

容洵像是在哄着一个孩子一般说道,“乖,喝下去,一会儿就好了。你才刚刚怀上,不会很痛,身体也会很快恢复。”

语气还是那么温柔。

“不,求你了,容洵,那是我们的孩子啊!容洵,我求求你了。”

“怪我恨我都可以,但这个孩子不能留。”容洵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一点声音,对着那宫人说道,“还不快喂?”

那人只好上前,捏住了她的下巴,可她咬紧了牙关不松开。她毕竟是皇上,宫人不敢太用强。“抓住她,我来。”

容洵冰冷的吩咐,手脚利落,很快已经和宫人换了位置。

容洵看着她,捏住她的下巴,用了力,她的牙齿不由的张开一点。他亲手把打胎药倒入了她的嘴里。

汤药滑入嘴里,顺着喉咙进入肚子里的时候,她用怨恨的眼神看着容洵。绝望和仇恨同时达到了顶峰。

寺人放开她,她无力从凳子上跌坐在地上。

寺人端了空碗准备离开,容洵掏出袖中的匕首,从背后插入。连着几次,那寺人倒了下去。。匕首扔在了地上,发出哐当一声。

她看着容洵,恍然明白,他一向都是心狠手辣,毫无人性。她去骗他的时候,或许也在被他所骗。到最后,她失了身,失了心。

他在意的从来都只是权利而已。

容洵转过身去看她,她的双眸冷冽,再没有期待和光。

“很快就好了,乖。”容洵过去扶她起来,却被她一巴掌扇在了脸上。

容洵不觉得痛,仍要去扶她。

她费力把他推开。容洵踉跄后退几步,才站定。

“你是个恶魔,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你给我滚,滚……”

“御医就在外候着,我必须保证你平安才可离开。”

她冷笑,“是保证这个孩子彻底没了,你才能安心吧?这样谁也不知道你和我做了什么,就没有人能威胁到你的地位了是不是?”

“我并非只为了我自己。”

“不要再说那些话骗我了。我再也不会相信你说的一个字。你给朕滚……”

容洵走近,将她横抱起。她一向软绵,没有多少力气。眼下又喝了打胎药,更不会有什么力气。

她咬着牙齿看着他。容洵却还是温柔的看着她,一步一步把她往龙榻上抱。

她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因为用力而在颤抖,她额头上的汗越来越多。

容洵赶紧将她往龙榻上放,收手的时候才看到自己的双手都是血。他立刻察觉到不对,转身大声呼喊御医。

剧烈的疼痛让她抓紧了床单,可她的双眸还是瞪大,一直死死的盯着容洵。他的慌乱,他的手足无措,她已经再也不相信了。

都是骗人的。

她没想到,他骗了她的身,骗了她的心,最后还要了她的命。

大魏236年,年轻的魏文帝驾崩,年仅二十岁,死因是暴毙。可深宫内院一直传着另一个版本,那就是皇上逐渐长大,有意亲政。太傅大人为独掌大权,弑杀了皇上。但这已经无从查证,因为和那天有关的人,都死了。

后面的故事是怎么样的,再与她无关了。

她死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