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懿王娇娜小说阅读 胡懿王娇娜全文免费无广告

胡懿王娇娜小说阅读 胡懿王娇娜全文免费无广告

胡懿王娇娜是著名作者咖啡伴烈酒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三年入赘,唾面自干。隐忍蛰伏,一飞冲天!

《至尊玄婿》 第四章 满城笑柄 免费试读

先到追悼会的兴城四大名门家主,下意识转头望向胡懿的方向。

见他闭着双眼,微微颔首,这才齐齐起身迎接沈一鼎。

“沈总,今日你可来迟了。一会能不能赏个薄面,找个地方浅酌一杯?我正有件事想要跟沈总商议。”周忠笑呵呵地道。

与面对莫家中人的冷漠疏离完全不同,他看见沈一鼎的时候,神色谦虚平和之极,甚至还带着几分伏低讨好。

其余三大家主也同时迎上前去寒暄。

“沈总日理万机,稍微来迟一步也是情有可原,呵呵,呵呵。”

沈一鼎拱手笑道:“周老,吴老,郑老,王老,各位来得早啊。”

在跟四大名门家族应酬的同时,沈一鼎第一眼便看见了大厅角落,坐在莫非烟身边的那个一袭黑衣,身形削瘦,闭目养神的青年人。

这就是传说中天机阁背后那位神秘莫测的阁主?

感应到沈一鼎望来的目光,胡懿虽然闭着眼睛,嘴角的弧度却越来越扩大。

沈一鼎还算是个知恩图报的人,相较莫家那些鄙陋浅薄的井底之蛙,不吝云泥之别。

两年前,沈一鼎被高人算计,险些顷刻间落到家业散尽,子孙凋零的下场。

受人暗中指点,辗转求到天机阁。

胡懿在背后安排穆别穆离兄弟出手,帮他解决此事过后,才能有今天蒸蒸日上,磅礴发展的东方第一豪门。

从此,沈一鼎对天机阁言听计从,不敢有半分违抗。

今日接到天机阁指令,前来追悼会吊唁莫老爷子。

不要说千万奠仪,就算是让他送上整个至尊集团,也不过是胡懿一句话的事。

没有人比沈一鼎更加知道天机阁在兴城,乃至整个大夏的分量。

灵前鞠躬后。

沈一鼎带着兴城四大名门家主,走向大厅角落,跟莫非烟说了几句话,送上名片,便准备围绕胡懿身边坐下。

王娇娜早已被沈一鼎千万奠仪的大手笔,震得一颗心突突乱跳。

要不是被莫老夫人射来的森严目光逼住,她早就飞扑而去,抱住沈一鼎大腿,好巴结奉承。

此时,见沈一鼎带着四大名门家主都站在莫非烟身边,哪里还按捺得住心中狂喜,连忙拉着莫承业站起身来。

转眼看见胡懿依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王娇娜顿时心头火起!

“垃圾废物,给我滚一边去!”

王娇娜伸出巴掌,重重拍在胡懿肩膀上。

“没看见沈总跟各大家主都过来了吗?还不赶紧的起身让座?!”

“废物就是废物,一点眼力劲都没有!”王娇娜连声呵斥。

胡懿缓缓睁开眼睛:“王娇娜,你说什么?要我让座?”

清亮目光在沈一鼎与兴城四大家主的脸上轻轻一转,若有锋芒,暗中四射!

兴城四大名门家主,身不由己退了一步。

沈一鼎更是心中雪亮。

没有错!

这个黑衣年轻人绝对是两位穆总口中的老大!

不然,不可能单单只凭一眼,就让见惯大风大浪的他都觉得如芒在背!

“废话!没有见到我跟承业与非烟都站起来了吗?!”

“你还有脸坐着不动,真是瞎了眼!”王娇娜恶狠狠地骂道。

她完全没有留意到,此时,沈一鼎与兴城四大家主面上变幻莫测的神情。

此时此刻,她只想将胡懿这个碍手碍脚的窝囊废赶出去,越远越好!

王娇娜伸手指着大厅角落的一堆杂乱垃圾,朝胡懿尖声呵斥:“去拿个扫帚,将那推垃圾扫出去!”

“气味这么大,万一熏到几名贵客,你赔得起吗?!”

“放肆!”

沈一鼎身后,衣着华贵的年轻人上前一步,拍开王娇娜的手指,怒声暴喝:

“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指使莫大小姐的老公去扫垃圾!”

年轻人是沈一鼎的儿子,名叫沈岚。

他当然知道整个沈氏家族都曾经深受天机阁大恩。

此时见胡懿当场受辱,就像是被人狠狠一巴掌抽在自己脸上一般!

如何还能忍得下这口气?!

王娇娜被沈岚的出声暴喝,猛地吓了一跳,脸色瞬间变得煞白,颤声问道:“沈,沈公子?你怎么了?”

她敢拍打胡懿的肩膀,敢随意出声呵斥,但是,杀了她头也不敢冒犯沈岚。

更不要说,此时沈岚身后还站着沈一鼎那个东方第一豪门家主。

莫非烟见情势不对,连声道歉:“沈公子,对不住,这是我妈……”

“莫大小姐,这是你妈?”沈岚愣了一愣。

堂堂天机阁主居然有个如此蛮横无知的丈母娘?

一时间,他倒是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

被人晾了半天的莫老夫人,阴沉着脸,顿了顿手中龙头拐杖,扶着莫展月走进人群。

今日追悼会现场朱紫云集,满场权贵,是莫氏家族难得的高光时刻。

她可不愿意留下胡懿那个垃圾废物,在此地丢人现眼。

“展云,展雄,你们将那个垃圾废物扔出去,别让他杵在这里,给各位贵客看笑话!”

“是!奶奶!”

莫展云与莫展雄狞笑一声,双双抓向胡懿的胳臂!

胡懿侧身闪开两只伸来的爪子。

盯着莫老夫人与王娇娜冷冷一笑:“你们真的要赶我走?不后悔?”

他原本不想在莫老爷子的追悼会上闹事,既然莫老夫人不依不饶,非要将他扔出去,那就休怪他不留情面了!

“胡懿,你不过是一个上门女婿,垃圾废物,我们有什么可后悔的?!”

“哼!要说后悔的话,就是不该让非烟招了你这么一个垃圾上门女婿!”

“滚滚滚!快些滚!”

“莫家容不得你这窝囊废放肆!”

“来人!快来人!将这个废物扔出去!”

不等莫老夫人开口,王娇娜早已怒不可遏。

就连从灵前跟过来的莫继业与莫乐业夫妇,都纷纷开口呵斥!

莫非烟一张巴掌小脸先是涨得通红,旋即又是一片煞白!

胡懿再不好,总是她的丈夫,当着满城名流被人羞辱,让她只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奶奶,二叔,三叔,你们,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胡懿,就算要走,我跟你一起走……”

莫非烟双手紧紧按住胡懿的肩膀,浑身不住颤抖。

正在此时,唱礼的声音,再度响彻全场!

“天机阁穆别,穆离,奠仪一个亿,请莫大小姐节哀顺变!”

王娇娜喝骂胡懿的声音,顿时堵在咽喉里:“一,一个亿?”

“承业,我有没有听错?”

莫承业结结巴巴地道:“天,天机阁?这又是什么大人物?”

以他的级别,根本还不配知道天机阁这样的存在。

此时,整个追悼会猛地一片死寂,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比起适才四大名门与沈一鼎出场之时的满场炸锅,此时的沉寂愈加显得动人心魄。

“终于来了!”沈一鼎与兴城四大家主嘴角微微上扬。

相比胡懿这从未正式露面的天机阁阁主,他们更熟悉的当然是穆别与穆离两兄弟。

“沈总,四大家主,这莫家是要做什么?在灵前唱大戏?”

穆别与穆离在莫老爷子灵前鞠躬过后,走进人群,笑呵呵地问道。

只是,那笑容却完全不达眼底。

胡懿是他们的老大,被人当众如此羞辱,他们又怎么可能真的笑得出来?

当然,在正式开口出声之前,两人早已先用目光请示过胡懿。

而胡懿的右手,也同时在腿侧轻轻敲击数下,暗中发出一道指令。

沈岚笑呵呵地道:“两位穆总,没什么大事,不过是这莫家要将莫大小姐的夫婿赶出去而已。”

他可不是穆别与穆离,当然接收不到胡懿特殊的指令。

只不过沈岚年轻,又一向与穆别穆离兄弟交好。

所以,在沈一鼎与四大家主静观其变的时候,由他出面最为合适。

穆别与穆离收到胡懿指令,心领神会地笑问:“沈兄,那你是不是想帮莫大小姐夫婿一把?”

沈岚又是一愣:“我?”

穆别与穆离这是什么意思?

让他出面?

“沈公子,不用为难。既然此地不容,我走便是了!”胡懿拍了拍莫非烟按在他肩膀上的纤手,终于缓缓起身。

“不用担心,再过几天,我来接你。”胡懿在莫非烟耳边,用只有她一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轻声道。

安排已就绪,好戏就要上场,他当然不用继续留在这里。

说完这句话,胡懿托了托背后的旧行囊,大步离开。

再也没有看过其余莫家中人一眼。

胡懿一走,穆别穆离相视而笑。

身形宛若旋风一般,卷去灵前接待处,伸手将刚刚交付的一个亿支票的奠仪,瞬间收回。

“既然此地不容人,天机阁告辞!”

沈一鼎沈岚父子何等人物,见穆别与穆离两人如此做派,顿时恍然大悟!

“好一个有眼无珠的莫家!”沈岚哈哈大笑,同样去接待处收回那张千万奠仪支票。

“至尊集团告辞!”

紧跟在沈一鼎父子身后,兴城四大家族家主纷纷收回适才奉上的奠仪。

“周氏集团告辞!”

“吴氏集团告辞!”

“郑氏集团告辞!”

“王氏集团告辞!”

瞬时间,原本权贵云集,星光熠熠的大厅角落,就像做了一场梦般,满城名流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连那些百万奠仪,千万奠仪,乃至一个亿的奠仪,此时也成了莫大的嘲讽与狠狠抽在莫家中人脸上的巴掌!

“完了,莫家完了……”莫老夫人脸色霎时一片死灰,手中龙头拐杖再也握不稳,枯槁身形,缓缓滑落。

莫氏家族,成了大型社死现场。

被沈一鼎与四大名门家主公开处刑,一败涂地。

此后莫家,必定传为满城笑柄,永无抬头之日。

莫老夫人眼中白绫素帷的追悼会场景,越来越模糊,最终陷入一片漆黑。

什么也看不见……

原本庄严肃穆的追悼会现场,瞬间大乱!

“母亲!”

“奶奶!”

“快!快叫救护车!”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