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南琛唐浅最新章节免费 战南琛唐浅第6章在线阅读

战南琛唐浅最新章节免费 战南琛唐浅第6章在线阅读

战南琛唐浅是著名作者夏雷炮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嫁给战南琛五年,唐浅知道自己在他心里始终是一个丧心病狂的刽子手。他给予的痛,她也全盘接受。直到那个雨夜,她跪求他想要留下腹中的孩子。战南琛阴寒的目光像是厉鬼,“你也配?难道你不知道之前那两个孩子是怎么没的吗?”唐浅肝肠寸断,她逃了,他却不肯放过她。一场漫天的大火几乎葬送了唐浅的生路,她亲手用刀划开自己的肚子,只为了保住这个孩子……

《南风未曾知我意》 第6章 唐浅逃了 免费试读

太多太多的问题,唐浅终究只能暗自在心里发问,却无人做答。

这里没有手机,没有电视,没有网络。

她断了和外面的一切联系,只能突兀的看着一天天过去的时间,一天比一天更加绝望。

在绝望尽头,唐浅萌生了逃跑的想法。

实在难以忍受像一个狗一样拴在这里,眼巴巴的等待主人虐待。

她真的好想过一过正常人的生活,就算为了孩子。

这种想法一旦出现,就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演变的一发不可收拾。

深思之后,唐浅将目光落到了每天定时送饭的女佣身上。

这天,等女佣照常送餐,她一眼就看到了女佣口袋露出一角的手机。

唐浅缓缓起身,在她放碗碟的时候,脚一崴朝她撞了上去!

哗啦—

饭菜尽数洒在地上,唐浅趁乱将她的手机攥在手里,整个人半伏在地上。

女佣被撞的踉跄了两步后,转身看到身后的一片狼藉,朝唐浅不耐烦地大喊大叫,“你干什么?!”

“我不是故意的。”唐浅敛下神色,偷偷将她的手机装进口袋。

“莽莽撞撞的,怪不得被战总关在这里。饭菜洒了,那你今天就饿着吧!”

唐浅冷漠的抬起头,目光直直的盯着她,“我要吃饭!”

她直勾勾的盯着女佣的脸,脑海中在想理由。

她不能让她就这么离开,一旦她闲下来之后发现手机不见了,那一切就都暴露了,机会只有这一次,错过了,再想逃跑,只会难上加难。

唐浅微微抬起脸,“我就算再不受宠,肚子里怀的也是战南琛的亲生骨肉!倘若因为一顿饭,让战南琛的孩子出事,你觉得,他会放过你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女佣?”

或许是看出了她脸上威胁的意思,女佣哑了哑嗓子,什么也没说就下去重新准备饭菜去了。

唐浅看到她穿过客厅走到厨房,青菜下锅的声音响起后,连忙爬上床,被子一蒙,躲在被窝里打开手机,按下慕容月的手机号。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月月,是我,唐浅。”唐浅捂住嘴,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浅浅?怎么了?怎么声音这么小?”

“我来不及解释,月月,我被战南琛困住了,你找一个会开锁的人,半夜的时候悄悄来救我。”

“不用找人,我就会开锁啊!小时候我闯祸被关起来,经常用这招逃出去!”

唐浅听着慕容月的话,仿佛都能想象到她一脸骄傲的表情。

接着,慕容月又问道,“不过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会被战南琛关起来?”

听着厨房的声音停止,唐浅连忙开口道,“月月,我没时间和你多说了,等回头我再向你解释。”

接着,唐浅看了一眼手机定位,向慕容月报了这里的地址。

很快,唐浅删除了通话记录,清理了后台之后,才从被子里钻出来。

女佣煮了一碗面,重进端进来,这回稳稳地放在了唐浅面前的桌子上。

唐浅趁她不备,将手机扔到不远处的绒毛地毯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她松了口气,就听见女佣开口说道,“赶紧吃,别再捣乱!”

她拿起筷子,余光一看向不远处的绒毛地毯,漫不经心的开口说道,“你手机掉了。”

果然,女佣摸了摸空空的口袋后皱了皱眉,旋即顺着她的目光朝身后看去。

她捡起了手机,只当是自己不小心掉的,没有说什么,严谨的锁好门,转身就离开了。

唐浅的心算是彻底放下来了,吃了足足大半碗面,然后安静地躺在床上,等待着夜幕降临。

……

夜深人静。

门口一声微乎其微的动静,让唐浅瞬间惊醒!

慕容月推开门,悄***的走了进来。

她手电筒的微光打在唐浅的脸上,刺的她眯起了眼睛。

慕容月刻意压低的声音掺杂了一丝惊讶,“浅浅,你怎么被拷起来了?”

唐浅不知道该怎么向她解释,索性抬起拴着铁链的手,“月月,帮我把这个也打开……”

慕容月迅速来到唐浅面前,抽出一根铁丝别了别,几秒钟后皱了皱眉头。

唐浅看着她的表情,噎了一下,“月月,你不会关键时刻掉链子吧……”

话音落下,慕容月气鼓鼓的看了她一眼,“不可能,论逃跑我还没失败过。”

唐浅咽了口唾沫,没说话。

大约半分钟以后,手腕处传开轻微的声音。

锁开了!

唐浅连忙披上慕容月给她的外套,蹑手蹑脚的离开了这里。

……

逃出别墅之后,慕容月停下了,转头看向唐浅,“浅浅,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唐浅愣了一下,“是啊,我们该去哪里……”

意识到不能回慕容月的住所之后,唐浅看向她,有些愧疚,“月月,是我考虑不周,对不起,连累你了。”

“咱们之间还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走吧……咱们先去小旅店住一夜,其他的到时候再说。”

“好……”也只有这样了。

慕容月和她最终选择了一个破旧的小旅馆,原因是不需要身份证登记。

躺在床上,唐浅还是有些担心,“月月,战南琛发现我们不见了以后,该不会迁怒你的家人吧?”

“你这个当事人连自己的爸妈都不担心被牵连,就担心我啊。”慕容月盯着唐浅的脸,笑眯眯道。

唐浅苦笑了一声,“我爸妈也是唐倩的爸妈,他看在唐倩的面子上,是不可能会动他们的,倒是你……”

慕容月摇了摇头,“不会的,我家就是平常小老百姓,回头我给家里打个电话,就说我最近有事先不回去了,我相信战南琛不会这么丧心病狂的。”

“希望如此吧……”

天亮之后,慕容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没打通,也没当回事。

下午又打了一个,也没通。

直到第二天晚上,慕容月终于不淡定了。

唐浅正在卫生间洗漱,就看见慕容月满脸慌张的跑了过来!

唐浅连忙吐掉口中的泡沫,看向她,“月月,你怎么了?”

“浅浅,我……”

唐浅看着慕容月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猛地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她攥了攥手心,脸色有些发白,“月月,是不是你家里出事了?”

慕容月看着唐浅的脸,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浅浅,两天了,整整两天我都打不通家里的电话,我爸妈的电话一直关机,他们肯定是出事了,不然不会无故断了联系的。”

意识到了什么,唐浅的心沉到了谷底,“肯定都是战南琛干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