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桑桑易川免费阅读目录 洛桑桑易川小说全文

洛桑桑易川免费阅读目录 洛桑桑易川小说全文

洛桑桑易川是作者Summer晴空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深入人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灵异小说。那么洛桑桑易川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师父不让我用本事赚钱,只能在网上卖风水摆件为生。日赚二十万,没成想却…

《网红天师》 第五章:夜半梳头 免费试读

洛桑桑的话还真的提醒我了,这份婚书上写的成婚的日子,正好是被老狐狸给弄晕的那天。

我还真的被结婚了?

人家倩女幽魂,起码好歹对象是个鬼。我的对象是个动物?而且是一只死了的动物?

越想心里越气,直接把婚书团成一团,扔到了垃圾桶里喃喃自语了一声说道“一张破纸就想让我娶那个死狐狸?想得美,小爷打不过你,还躲不过你?等会我就在这边弄个牛逼一点的风水阵,看你区区一个小狐煞怎么和小爷我成婚。”

洛桑桑也没有搭茬,只是继续跟我说“刚才有个人打店里的电话说是找你。让我跟你说,赶紧给他回一个电话。我刚想去了医院在跟你说的。”

我顺口一问是谁?

“好像叫张山风。”洛桑桑说道。

张山风是隔壁纸扎店张寡妇领养的儿子,也是我的发小。

一年前,他亲生父母找到了张山风,张寡妇就让张山风跟着亲生父母回去了,自那以后我们也很少联系了。

手机充上电之后,就给了张山风回了一个电话。

“喂,易川你总算是接电话了。”张山风明显有些着急。

“你怎么想到给我电话了?是不是出事了?”

“易川,***妈和你师父出事了。”张山风声音有些着急的说道。

“什么?他们出什么事情了?”

“***妈伤的很重,你师父好像也失踪了。具体的情况,那边的村民口音太重,我没太听明白。我这会也正在往那边赶呢。你现在方便吗?方便的话也过来一趟,泗山,蜚县的落霞坝。”

“行,他们不是度蜜月去了吗?怎么跑泗山蜚县那种荒郊野岭的地方啊。”

我顺口问道。

张山风说他也不清楚,到时候到地方在说把。

我也没敢耽搁,稍微收拾了一下行李,就准备出门。

洛桑桑这会也要跟着,我本不想带着她。

但是我又说不过她,就只能让她跟着了。

汉江距离泗山的蜚县,有着500多公里,租了一辆车。

我和洛桑桑两个人换着开,也开了六个多小时。

到蜚县的时候也已经是深夜11点了,本想继续赶路,但是蜚县去落霞坝都是山路,而此时天空中飘着小雨。

我两个菜鸟司机不敢贸贸然的前进了,想着明天天亮之后在出发。

沿途找了一个小旅馆,老板是一个很热情的大妈,一边问我从哪里来,又问我到哪里去?

不过,听到了我去落霞坝之后,大妈的脸色就变得格外的怪异。

我问她怎么了?

她只是没头没脑的问了我一句,是不是公干去?

我摇头说不是,问她怎么了?

大妈不在多说,把钥匙教给我之后,随后对着我嘱咐道“你们晚上睡觉的时候,把门后的门链给带上,小地方治安不好。”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拿着钥匙就朝着二楼走。

洛桑桑这会下意识的抓住了我的胳膊说道“易大师,听见没有,这边治安不好…我今晚要和你一间”

我刚开口拒绝,洛桑桑索性就是抓着我的胳膊不放,耍起了无赖。

“行…我怕了你不成。”

刚说完这句话,二楼走道里昏黄的灯光,突然就灭了。

“啊…”洛桑桑被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了一跳,直接搂住了我的胳膊。

我掏出了手机打开了手电,在手电的映照下,这条狭长而又破旧的走道,犹如一个黑漆漆的山洞一般。

摸黑找到了204号房,房间很简陋,一张床,一台老式的电视机,电视机旁还有着一个看似有些年代的梳妆台。

洛桑桑这会直接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床上,伸着懒腰,嘴里还发出了一阵哼唧声。

“注意影响…注意影响,我还在呢。”我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对着她说道。

洛桑桑一脸坏笑的说道“易大师,你不是说对于女人没兴趣吗?怎么还有些脸红了呢。是不是怕自己把持不住呀。”

我也懒得跟她说,调戏我已经成了她的一个爱好了。

走到了一旁,把两个椅子拼一下,想着就在这边凑合。

洛桑桑见状,就起身来拉着我上床说道“好啦,不和你闹啦。我知道你是正人君子,床一人一半行了吧。明天还要开山路,如果没休息不好的话不安全。”

我看了洛桑桑一眼,她这会也没有了刚才开玩笑的意思了。

这才点了点头。

刚坐到了床上,房间里的灯又一次的灭了…洛桑桑下意识的朝着我身边靠了靠,问我怎么回事?

本以为是电压问题,但是等了好一会也没亮,本想去找一下大妈,但是一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而且看手机也不是电压问题,手机能够正常的充电,反正睡觉了,有没有灯也没差了,就不去麻烦她了。

躺在了床上,掏出了手机,想着给张山风说下我今天是到不了了。

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有打通,看来他应该是进山。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走来了一阵隔壁房间的开门声。

没想到这个偏僻的地方,这么晚了竟然还能有人来住。

不过不得不说,这边的隔音也真的是太差了,隔壁说的话,这边听的是清清楚楚。

“哎李哥咱们俩真的倒霉,明天就是我闺女生日,被派到这边来查命案。”

“可不是嘛,这次也是邪了。他们落霞坝不都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嘛?怎么这次还报警了。都有多少年没有去过落霞坝出警了。小侯,你小子到时候别犯浑啊,要懂得中庸之道。过去十几年里,可是有几个同事在那边失踪了”

“李哥,放心!我懂…不过,据说这次这个事情挺邪乎的,我听老大和上面打电话,好像是惹了什么脏东西…已经死了不少人了,否则他们也不会报警啊。”

“没事,我拿着红***了,到时候分你一条,辟邪。行了,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

紧接着,就是一阵死一般的寂静。

从对话上来看,隔壁住的两个也是两个警员。

好巧不巧,他们应该是去落霞坝调查命案的,也不知道和师父他们有关系吗?

洛桑桑这会扭头看向了我,面色古怪的低声问道“易大师,隔壁的房间不是我的吗?”

这么一想,还真的是。

下意识的起身去拿钥匙,拿手机照着看了一眼。

没错啊,我和洛桑桑是开了一间相邻的房间,刚才一路走来房间号是从小到大,所以,一侧是203,另一侧是205。声音就是从205的房间处传来的。

心想着,可能是那个大妈搞错了钥匙,敢情让我们挂门链,是怕她自己迷迷糊糊拿错钥匙吧。

洛桑桑这会见我要出去查看,就说道“反正咱们也没住,早点休息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一觉我睡的非常的不踏实,总觉得有个人在看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

只见床头的梳妆台前,坐着一个长发的女人,身穿着一袭白衣正对着梳妆台的镜子梳头呢。

看着背影还有点眼熟,我下意识的扭头,身旁的洛桑桑已经不见了。

“***,洛桑桑,你有病吧。半夜三更的不好好睡觉,穿成这样干嘛呢。”我着实被她给吓了一跳,对着她说道。

她只是背对着我,手持着一柄木梳,缓缓的梳着她那一头乌黑的秀发。

洛桑似乎是感觉到我了我走过,对着镜子缓缓的抬头,透过镜子看着我,眼神之中满是幽怨的说道。

“娥眉顾盼纱灯暖,墨香瀑布荡衣衫。执手提梳浓情过,却留发丝绕前缘。”

听到了这句诗,我只觉得头皮一阵的发麻。

声音虽然是从洛桑桑的嘴里传出来的,但是并不是洛桑桑的。

“你是谁?”说话间瞬间就提起了五行气。

洛桑桑这会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红木梳,缓缓的转身说道“夫君,我等了你这么久。你却如此待我…为何?你忘记当初你跟我说的执手提梳浓情过,却留发丝绕前缘了吗?”

就在她转身的一刹那,她的脸就变成了一张表情狰狞的狐狸脸,对着我尖啸了一声。

我被吓的一机灵,整个人哆嗦了一下,又一次睁开了眼睛。

却发现天色已经大亮…长吁了一口气,是个梦。

下意识的转身去看洛桑桑,看到她的一刹那,却只觉得头皮发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