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桑桑易川小说免费试读 洛桑桑易川

洛桑桑易川小说免费试读 洛桑桑易川

洛桑桑易川是著名作者Summer晴空经典小说中的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师父不让我用本事赚钱,只能在网上卖风水摆件为生。日赚二十万,没成想却…

《网红天师》 第四更:狐家女婿 免费试读

第四更:狐家女婿

见我能看到它们,它们也是一愣。

我也是开门见山的说出了自己的来意,表示自己来化解矛盾的。

“和解?血债只能血偿!”为首的一个披麻戴孝的人慢慢悠悠的走到了我的面前,带着几分怒意的说道

这才看清眼前的这个老妇人。

老妇人的五官虽然是人的五官,但是凑在一起,一眼就能够看出是一只老狐狸。

老狐狸奇丑无比,看来电影里那些勾人魂魄的漂亮狐狸精都是骗人的。

“这位大仙,你们圈阴穴恐怕对于你们也有损伤的。与其两败俱伤,为什么不用一个双赢的局面。”我尝试着继续劝说。

不过,老狐狸愣是油盐不进“你这个小子,还知道圈阴穴?看来,也是玄门中人,既然是玄门中人,就应该知道不要去轻易的参与别人的因果。”

老狐狸说完之后,身上散发出了一股磅礴的气势,面目狰狞,喉中发出了一阵尖锐的尖啸声,朝着我扑来。

事已至此,我自然不能让。

我连忙提起五行气,脚踏步罡,手中掐着斗决,就朝着老狐狸迎了上去了。

迎面就对上了老狐狸的一刹那,我就知道自己太傻太天真了。

老狐狸的煞气直接破开了,我手中斗决上的五行气,一股冰冷的煞气直接灌入我的身体。

身体在一瞬间,失去了控制,被定在了原地…

“五行气?你身体里的是五行气?”老狐狸这会也收手了,讶异之中带着一丝兴奋的看着我。

“你既然知道我修炼的是五行气,就应该知道我是天机门的?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我也是有些意外,这个老狐狸知道我修炼的五行气,就想着唬住他。

老狐狸这会脸上闪过了一抹诡异的笑容对着我说道“既然是天机门的后人,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

我有些愣神。之前师父跟我说,天机门是如何如何的牛逼,我都是嗤之以鼻,现在看来他好像也没有骗我。

“既然前辈给晚辈一个面子,晚辈也答应你,一定会让他们三代供奉…”

没等我说完,老狐狸连连摇头打断道“不…不…不…不是由他们这些卑劣的人来供奉,而是由你来给我们狐家做女婿。”

“啥玩意狐家女婿?凭…”

“我不是在和你商量!你没的选,看来那个老家伙还真的没有骗老身啊。”老狐狸依旧没给我说完的机会,打断了我的话,紧接着用她那一双赤红的眼睛看着我。

对上了她那双赤红的眼睛的刹那,我就失去了意识,妈的…这次玩现了!我这算不算是出师未捷身先死!

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的醒来。

“易大师,您可算醒了…可把我们急死了。”洛桑桑的声音在一旁传来。

我朝着周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在医院。

我没死呢?

这是什么情况?

见我一脸懵逼的左顾右盼。

洛桑桑一脸崇拜的看着我,跟着我说起了我大战狐煞的英勇事迹…

其实,她也是凭空想象的。

事实就是,那会的我对着空气一阵瞎比划,就如同一条死狗一样倒在了地上。

只不过,事情好像是已经解决了,金乾只是大病了一场,保住了小命。

虽然我什么都没做,但是,他们似乎把功劳都算在我的头上,并且做为感谢给了我们五十万作为酬谢。

我不知道那只老狐狸为什么会放我一马,也不知道她说的狐家女婿是什么意思?

自己检查了一下身体,也并无不妥,这才算放下心来,看来应该是什么做好事不留名的高人救下了我。

我想着给师父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毕竟是他让我去半山华庭看事的,以他的本事,应该是能够算到什么的。

不过,拨打了几个电话,老头的电话依旧是关机。

在医院休息了几天,金乾夫妇知道我醒过来,还来医院看望我一下,我给金乾检查了一下。

他身体虽然很虚弱,但是确定没有问题了。而且面相上也开始有改善了。

金乾问我,他们该如何供奉那个狐煞。

我都不知道那个狐煞去哪里了?

但是嘴上也不能这么说。我就随便找了一个理由,说是那个狐煞凶险,为了避免她们供奉不当,在遭反噬,就由我去供奉。

见我这么说,金乾又是对我千恩万谢,才离开。

金乾离开之后,我问了医生,医生也说没有太大的问题了也可以出院了。

虽然这些日子总是没精神,但是,我自己给自己检查了一番,确认没问题,心想着应该是被那个老狐狸给打的内伤了,只能静养。

办理了出院,刚走到了医院的门口,迎面就出现了一个邋遢老头拦住了我的去路。

“小兄弟,我看你印堂带煞。有脏东西附在你身上啊,你大凶啊!既然遇到了也算是你运气好,也算是我们的缘分,老头子可以救你一命。”

我看着邋遢老头的样子,有些哭笑不得。

这种江湖骗子还真的是没长眼啊,怎么还骗到我这个天机门传人的身上了。

不过,看着他,我就莫名的想到了师父,竟然莫名的有些想他了。

也没有戳破他,把钱包里的钱全部掏出来,给自己留了一百,随后全部给了邋遢老头。

邋遢老头接过钱,脸上的笑容浓郁了几分,随后递给我了一张黄纸,随后说道“此乃护身神符,随身佩戴或许可以帮你一二。但是这个护身神符如果一旦焚毁,那就在来天仙桥找我吧。”

我笑着点头,假模假式的跟着他客套了一下。

他玩的这些路数,我师父十多年前就不玩了,很明显这个黄符有什么猫腻,无非就是遇到了湿气亦或者温度的变化,会变成粉末。到时候但凡,我去找他,他铁定要狠狠的宰我一笔。而且天仙桥是什么地方?那可是神棍聚集的地方啊。

就在我转身离开的时候,邋遢老头对着我说道“难得看到你这种尊重我这样老头的人了,就在送你一句话,凡事留个神,身边人最伤人。”

我问他什么意思?

他笑着告诉我,就是字面的意思。

回到了积韵堂之中,洛桑桑见我回来有些诧异“易大师,你怎么出院了,我刚准备来医院呢。”

“来医院干嘛?我都恢复的差不多了。”

洛桑桑从一旁拿出了一个文件袋,随后说道“刚才收到的快递,说是加急件,我就想着给你送过来。”

我纳闷的接过文件袋,随后打开。

里面有着一张红色的信封。不用想,又是几百年没见的同学给我寄过来的红色炸弹。

“发请柬还加急到付!让我看看到底是哪个孙子!”我一边拆着信封,一边嘟囔着说道。

看到了信封中的内容之后,心中顿时一紧。

纸上写着“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冉卿,易川新婚。”

反面写着我和那个叫冉卿的生辰八字。

“夫:易川壬申年七月初七午时生人”

“妻:冉卿壬申年七月初七卯时生人。”

“于丁酉年八月十五,喜结良缘。”

这特么是一封婚书?那个冉卿是谁?

“易大师?这是你的婚书?这年头还有人搞婚书?你啥时候有对象了?还跟你同年同月同日生,八月十五那天我们不是正好在刘夫人家嘛?你咋还和别人结婚去了?”洛桑桑一脸八卦的对着我问道。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