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您就是超级大佬在线阅读全文 许少安吕不韦小说微信内阅读

大秦:您就是超级大佬在线阅读全文 许少安吕不韦小说微信内阅读

大秦:您就是超级大佬男女主角为许少安吕不韦,是作者花间醉所写的一本原创新作,目前正在连载中。全文讲述了一觉醒来,许少安穿越到秦朝,手握经商系统,成了一名卑微的商贾。于是,许少安靠着对历史知识的贩卖,在七国乱世突发横财,疯狂割韭菜。与吕不韦商业联合,拜李斯为大哥,什么?秦始皇也想跪舔合作……

《大秦:您就是超级大佬》 第4章 拜把子,李斯是我大哥 免费试读

鞠躬精粹,中道奔殂。

许少安望着咸阳街头挂起的白布感叹到。

他心里知道,在位三年的秦庄襄王嬴子楚,于公元前247年五月,已然落幕。

历史的车轮正滚滚而动,其嫡子嬴政将正式上位秦王。

“秋儿,今天是什么日子?”

“回公子,今天刚是五月初一。”

“五月初一?”

许少安念着时间:五月初一,五月初一。

“秋儿,等会你去叫竹七叔发个公告吧,说从今日起酒楼停业五天!”

“停业五天?公子,你又再说胡言乱语了。”

秋儿难以置信…..

“叫你去你就去!公子什么时候骗过你们!”

“好。”

秋儿其实心里高兴极了。

如果这五天酒楼不营业,公子就可以陪他们寻欢作乐了。

想想距离上一次的欢乐时光,已经足足过了一个月。

想到这些,秋儿的脸上更加晕红灿烂,脚步也更加快了。

许少安可没想到这些,他只想到,如果按照现代的时间计算。

五月一号是要过劳动节的啊,国家法定节日!!!!

当然,他也没计划好,这五天具体要干嘛。

关闭了酒楼,咸阳城里的热闹就少了一大半。

不过,各个私立的娼馆可就热闹起来了。

但许少安可没想这些,谁叫他是个名副其实的现代人呢。

“公子,公子,你说我们这几日要去哪里游玩?”

“你要去哪?”,许少安牵着姐妹团中的月儿说道。

“想去郊外,我和姐姐们已经好久没去过了,上次还是公子带我们去的呢!”

“春儿,你觉得呢?”

许少安转过身问大姐,关于她们,他一向都听她的。

“既然月儿想去,那便去吧,公子也许久没有出过城了,不是吗?”

“果然还是春儿最懂事!”

说完,他又拉住身旁的花儿,洋溢着笑脸向卧室走去。

只见她们,都泛了红晕。

……..

城郊道路上,一辆诺大的马车缓缓前行。

车上坐着的,正是许少安一伙人。

前面三四护卫开道,后面两人护行。

当城门护卫问及何方神圣时。

只见竹七掏出腰牌,上面刻字:人中龙凤,吕不韦亲启。

护卫见状,立马恭敬放道。

许少安内心直叹,亏得自己未雨绸缪,找那老狐狸要了块腰牌,不然连个城门都出不去。

“公子,你到底是什么人啊,为什么护卫见到竹七叔给的腰牌,就恭敬起来呢?”

“小小,不许跟公子这样说话!”

清儿出口训诫,她知道公子没有告诉她们具体的身份,一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这个啊…..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们。”

许少安怅然若失,内心很不是滋味。

至今为止,他也从未放弃关于收集一些神话穿越的线索,以便可以找到穿越回去的机会。

如果现在告诉她们自己的真实身份,她们一定不会信。

“不过呢,你们只要好好听话,公子自然不会亏待你们。”

“反正我不管,只要待在公子身边,小小再怎么都是幸福的。”

说完,小小便像个小猫咪一样在许少安怀里揉蹭。

来到城郊外,选择好宿营地点,搭好帐篷,许少安便翘着二郎腿享受自由的风。

或许只有在郊外,许少安才觉得这就是现实世界。

毕竟,吹过的落山风始终是落山风。

只是刚享受不久,就有一辆马车向许少安他们的方向驶来。

他缓缓睁开眼,看着马车上的人走到跟前。

“敢问公子,此去咸阳城还有多远?”

许少安审视着眼前这人,身穿粗布白色长衫,蓬头垢面却是一副斯文人的长相。

“公子打哪来?”

“哦…..斯自山东齐国而来。”

斯?齐国?不会是大名鼎鼎的丞相李斯吧??

许少安内心疑云三问。

“敢问先生可是山东李斯?”

许少安连忙起身作揖,他可不想亏待这位日后大佬。

毕竟以后升官发财啥的,离不了他,另可多交一个朋友,也总比多交一个恶人强呐。

“公子认识在下??”

“不认识,但先生在齐国的学识盛名,在下在秦国就已经略有所闻了。”

“公子客气,李斯才疏学浅,都是些虚名而已。”

“先生请落座。”

“请。”

话音刚落,小小便拿出一副杯具放到李斯面前。

“敢问先生前往秦国有何要事?”

“喔…..要事不敢当,只是听闻秦王目前广招天下贤士,共谋宏图大事,斯,自觉有一腔才华,故这次赶赴秦国,谋一官职。”

古代人说话都这么谦虚的吗?明明是中央领导人的咖位,偏要说成是地方科长的级别。

“此事,确实不假!我王也确实有此志向,只是奈何目前王廷党派林立,内斗纷争不断。”

李斯耐心未言…..

“现如今,虽说我王有一统天下之决心,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万一六国再次合纵抗秦,恐怕秦国大军又得背水一战。”

“山东六国,各怀鬼胎,蚍蜉撼树谈何易,不足为虑!”

说尽,李斯心中抱负难鸣,已起鸿鹄之志之心,满腔的无奈终于找到发泄的出口。

“就说楚国,方圆五千余里,兵甲百万,然贵族之间内争不休,尔虞我诈,一盘散沙;再说韩国,自申不害变法失败,便无争霸之心,以迎合秦国为立国根本,苟活于世,不足为虑;其次齐国:齐国,邻近海域,本可练兵图强,奈何却要偏安一隅,甘愿荒废;再次魏国,总抱求贤之心,国内人才济济,竟总被离间挑唆,专资秦国,简直废物;最后燕国,国土贫瘠,人丁稀少,大可安心!

“先生还漏说一国,赵国!”,我倒上酒水。

“赵国?”,李斯凄然一笑,悲愤饮酒一觞。

“赵国能人辈出,尚且勇武,本是最有希望与秦国一战,奈何长平一役,便注定赵国无翻身之日。”

许少安似乎也悲从中来,默默的饮了一觞酒。

尽管自己知道六国最后皆亡的结局,但真正听到李斯的苍凉之言时。

顿出了“既生瑜,何生亮”的无奈和酸楚。

“所以先生意下之意,唯今只有秦能一扫六合,将天下归于一统?”

“天下民心尽归于秦,此乃天命所归,我李斯也只能顺应潮流。”

“以先生才华,定能在秦国施展抱负,实现毕生之心愿!”,我举起杯爵敬酒。

“心愿?”

李斯停顿半空中,不断的重复。

“想不到我李斯入秦所见第一人,却犹如故友知音,请!!!”

一觞饮毕。

“对了,李斯还未尊请公子是何人?”

“我家公子啊,不喜欢告诉别人名字,你要找他啊,就去咸阳城最大的酒楼找他。”

小小插嘴道。

“别听她胡说。”

我解释道:“在下许少安,咸阳人士。”

“原来是许公子,果然仪表堂堂,风流倜傥。”

“嗯???这成语是这么用的?”

许少安内心疑问梅开二度。

但是能从李斯这位大家口中说出,那必定是准确无误,许少安姑且信了。

“敢问先生,下一步有何打算?”

“尚未可知,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许少安内心清楚,即使李斯当下前途受阻,日后也必定会是人中龙凤。

要极力拉拢才是。

“如果先生尚不知去处,不如暂时跟随在下,游离秦国周边风景,一来可以了解秦国风情,二来也为先生落得个去处。”

“如此甚好!”

李斯暂时算是对许少安放下戒心,也算是有他乡遇故知的交情。

“世道奸恶,人心惶惶,没想到竟能在异乡遇到许公子,实属人生幸事!”

“先生有如此才华胸襟,是在下高攀了,请!!!”

随后,两人又豪饮一觞。

“我观公子超然脱俗,不拘凡尘俗事,胸有大才,我被不能及,哈哈!!!”

“先生何必贬低自己,捧高我等,如果先生不嫌弃,在下愿与先生结莫逆之交。”

许少安言语的同时,流露出一股子的真情实意。

当然,这一方面肯定是自己以后的生财之道离不开李斯的帮助,另一方面也是自我的内心与李斯的才华所共情。

“好,今日能结交许公子这样的才人,即使秦国负我,我也甘心情愿。”

话一说完,两人即可起身,拜山川立心,求其共生,求其共死。

“叮”

恭喜拥有者,与知名大佬结识并相交,经验值加500。

许少安哪管得了经商系统的破提醒,他现在只想一心巴结好李斯这位大佬。

“按照年龄算,少安今年21,行冠礼三年有余,斯长你几岁,就自称为兄了。”

“那是自然!先生!”

许少安礼貌作揖。

“这是最后一声称谓,以后得改口叫兄了吧?”

“一定,一定。”

两人相视一笑。

许少安此时此刻心里乐开了花,不仅经验值增加,还白白舔到一位超级大佬。

“少安,你快看看那边。”

说完,李斯指向去往咸阳的路。

只见一股秦军情报士兵,骑乘八百里加急快马,火急火燎赶往咸阳城。

似乎,即将不久,便会有大事发生。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