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青儿燕炽火免费阅读 裴青儿燕炽火最新章节目录

裴青儿燕炽火免费阅读 裴青儿燕炽火最新章节目录

裴青儿燕炽火是作者负相思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咱们接着往下看错综复杂的宫斗,总是让她应接不暇……

《未曾听闻丑颜倾城》 第2章 身手小试 免费试读

预料中的,无比浩大的场面,奢华的凤辇,上千人拥簇的八人大轿,以及无可比拟的帅气郎君。裴青儿须臾间成为所有京城未嫁之女的眼中钉、肉中刺。“小姐,真没想到,像炽王这么英俊的男子会娶那个丑如夜叉的裴青儿,他难道瞎眼了吗?”一紫衫婢女煞有介事的开口。“住口!才不是炽王的问题!论家世论出身,她只是一个庶出女,我绝对在她之上。论才学,我早在十四岁就名满京城。论性格,她胆小如鼠、软弱非常。论相貌,裴青儿与我更是天差地别!她凭什么,凭什么会得到炽王?凭什么?!”一身红衣、浓妆艳抹的丞相之女倪青烟双拳紧握,敷满厚粉的脸上露出嗜血抽搐。明目张胆的讽刺和鄙视虽然能很好的掩盖在嘈杂的人群中,但是却无法躲过耳力灵敏的裴青儿。金榻凤辇中的裴青儿,轻蔑地勾起唇瓣,“青儿守则第一条切忌轻敌!倪青烟,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知道,我只能悲哀的告诉你,霉运正向着你招手!”裴青儿的话音刚落,一根极细的银针,快速冲破凤辇的幕帘,以每秒一百米的速度飞向刚刚说话的倪青烟。处在一旁的倪青烟呆楞片刻,摸了摸仿佛有东西穿过的表皮,重重地舒了一口气,自言自语:“是错觉吗?怎么好像有人扎了我一下?”话音未落,倪青烟的花容月貌瞬间变得惨白……刚刚想要继续未说完的话,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噢噢……咳咳”倪青烟猛的掐住自己的脖子,用力地咳着喊着,奈何却无法得偿所愿,看似一切正常的街景根本没有任何异常,整个过程干脆利落、立竿见影。没有任何人察觉发生过什么事情,倪青烟难以置信地瞠大了眼睛,她张大了的嘴做出无声的尖叫,神情仿佛中了邪一般,脸上满是惊恐!“小姐,小姐您怎么了?”身旁的丫鬟和便衣暗卫都紧张的拥簇过来,即使在众人的凝视下,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破绽出现。说不出话的倪青烟只能撅起红唇,大开大合用唇形表达着自己的意愿。反应较快的一个便装暗卫快速护住倪青烟的身体,本就嘈杂的街道因为她们的吵闹,变得异常繁闹,但如论怎样,都阻止不了凤輦的前进脚步。悄然的合上凤辇的幕帘,一双灵动的美眸带着丝丝嗜血满意的弯起,她的杰作向来都是这么完美。带着邪气的女子,这个时刻散发着致命吸引力的裴青儿。即使在“浓妆艳抹”的装饰下,也无法掩盖她的气质和光芒。“言多必失,倪青烟,你慢慢享受失声带给你的痛苦吧!”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看似天真无邪的裴青儿,悄声说道。凤辇继续前进,按照裴青儿计算的路程和时间,准确无误的到达炽王府。“吱呀……当!”按照大成的习俗,新郎在接新娘之时,必须要狠狠踢开轿门,发出巨响,意为向天祷告。此乃皇家凤辇,华丽无比,为了方便炽王踢,辇门实际是开的,只是用板子遮挡了前半部分。燕炽火那一脚,却踢得有气无力,仿佛三天没吃饭。辇内的裴青儿嘲讽的勾起唇瓣,皇家习俗,丈夫踢门用的力越大,证明他对所娶妻子越满意,反之亦然。在太傅府那个风度翩翩的炽王,到了自己家门口却演这一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要给她裴青儿一个下马威。“燕炽火,要跟我玩,本小姐奉陪到底!”精明的美眸一闪而过缕缕算计,裴青儿平静的心因将要展开的恶作剧而剧烈跳动,凤冠红帘遮掩下的“丑颜”,忍俊不禁。“娘子,请下轿!”浑厚而充满磁性的声音从前方传来,一只修长的大手伸到輦前。虽未见到他的脸,但从这把好的嗓子来看,裴青儿也不难想象,他的色狼美男的称号,由来不虚。裴青儿顿了顿,慢条斯理的抬起自己娇嫩白皙的小手,轻柔的搭在大手上,他的大掌本能回握,形成一幅其乐融融的景象。然后围观的百姓却不知,两个手牵手的人,心思各异。裴青儿柔软滑嫩的小手,给了燕炽火别样的感受,心中暗暗惊诧,原来名满京城的丑女,竟然会有质感如此美妙的柔荑。然而燕炽火的大掌分布不均的茧子,却传递给了裴青儿足够的信息。“这只手的主人擅用长剑,且拿剑姿势与身体斜倾大约六十度,手掌中间较厚,中指和无名指之间有些许凸起,是典型的催长手剑势。从厚茧的坚硬程度来看,他至少练习十年。”想到这,裴青儿不禁轻拧秀眉,暗暗思索:“燕炽火刚满二十,这样看来,他很小就开始进行魔鬼训练了。真没想到,外界人人相传养尊处优的美男炽王爷,也不是那么简单。”“我亲爱的王妃,在想什么呢?该进洞房了!”刚毅完美的唇不经意的碰触着裴青儿的耳畔,引得她浑身一震战栗。待燕炽火的话音落下,立即有一双颤抖布满皱纹的老手搭上裴青儿纤细的手腕。盖头下的灵眸闪过百年不遇的惊诧,略微顿足,回笼思绪,裴青儿才发现,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已然拜完天地,向着洞房方向进军了。快速的调整呼吸,裴青儿顺从的跟着抓着自己的老手向内堂走去,“燕炽火,我会乖乖在洞房等你,让你清楚明白,***是怎样炼成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