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权倾天下无弹窗全文阅读 医妃权倾天下完整版小说

医妃权倾天下无弹窗全文阅读 医妃权倾天下完整版小说

经典美文《医妃权倾天下》由知名作者豆豆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秦青祁宿苏子归,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秦青是一名医学实习生,在一次医闹中,被打昏迷受伤。穿越到了大璃国,却成了从别人家里逃出来的丫鬟,被生活所迫,化作男儿身在酒楼打杂。穷困潦倒之际被回京的九王爷祁宿出手相助给捡了回去……

《医妃权倾天下》 第3章 你别不知好歹 免费试读

“我说你小子,是不是脑袋给撞坏了?你睡觉不脱衣服,穿着睡?”周三几下就脱了个精光,钻进了被窝里。

苏子归心想着,有一张床睡觉她已经很满足了,总比在柴房里面冻着的好!

苏子归正想要睡下,男人突然扯着嗓门大声说道,“我说新来的,给我倒杯水来。”

要她倒水?苏子归心想,凭什么?

“要喝水你自己倒去,自己没长手吗?”苏子归才不管他,今天一天他都被追赶着,她都快累死了。

“小子,你别不知好歹!爷爷让你给倒水,你就给倒!不然的话,我要你好看!”周三气得两个鼻孔出着粗气,他周三在王府干了快两年了,没有哪一个新来的是不怕他的,这小子初来乍到的,就敢跟他顶嘴?

苏子归眼看就要睡着了,却一把被周三从床上拖下来,重重摔在地上。

周三见苏子归摔得在地上爬不起来,这才平复了心情,回去睡觉。

苏子归忍痛爬回了床上,躲在了被窝里,眼眶里盈满了泪水。

苏子归整个人都昏沉沉的,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好热……好热……”这里怎么会这样热?明明被子就很薄……

苏子归猛然睁开了双眼,她惊吓不已的坐了起来。屋子里,屋子里怎么会浓烟滚滚的?

这是……这是失火了?

她立马从床上跳到了地上,火势还不是很大,苏子归拼着全身的力气才跑出了火海,瘫坐在门前,喘着粗气。

天已经蒙蒙亮了,周三带着张管家慌忙的跑了过来,看见苏子归坐在外面的地上,先是吃了一惊,随后指着苏子归说道,“张管家!就是他!我昨天晚上让他给我倒杯水,他不愿意,非说自己是王爷带进府里来的。我想了想也就算了,可是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还敢放火烧房子,想要烧死我!”

苏子归被周三一番话说愣了,她没有听错吧?她放火烧了房子,想要烧死周三?

她一醒来就发现屋子里浓烟滚滚,这把火放了不知道多久了,她怎么放火,难道是在睡梦之中放的?

这一定是周三的计谋!

张管家看着这火势还不算大,现下的当务之急是控制住火势!张管家赶紧叫起了众人,众人你一盆水,我一盆水的,总算是把火势控制下来了。

张管家捂着胸口长叹了一口气,还好火没有烧的那么旺盛,否则惊动了祁宿,谁也吃不了兜着走。

“苏子归,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放火烧屋子!”张管家指着苏子归的鼻子骂道。

他一定是听信了周三的谗言,这个周三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苏子归暗暗想到。

“张管家,这火不是我放的!”苏子归毅然决然的回答道。

周三不由分说的走上来给了苏子归一耳光,“你小子,还敢嘴硬,不是你又是谁?难道还是我不成?”

脸上的灼烫感一点一点的蔓延开来,苏子归委屈极了,她握紧了拳心,她不能这样任人宰割。

要知道她那时候自己都还睡在屋子里,难不成她自己放火想要烧死自己?

“张管家,那时候我自己都还在屋子里,差点被火给烧死,而周三却在外面的,为什么说火是我放的?难不成我要烧死我自己不成?”苏子归的眼里没有丝毫畏惧,坚定的看着张管家的眼睛。

张管家被苏子归肯定的目光震惊,他那个样子,不像是在说谎。

周三见张管家就要听信苏子归的话了,无比的心虚,他连忙拉着张管家和他站在一边,“张管家,我在这屋子里住了这么大半年了都没有出事,就昨天他一来这屋子就烧起来了,除了他还会有谁?”

苏子归看着他强辩,冷冷的笑了一声,“那我问你,那个时候你去了哪里?你怎么不在屋子里?既然不是你想要烧死我,起火了你为什么不叫我?”

周三被苏子归一席话给问呆住,没想到这小子的嘴这么厉害!

周三强挤出了理由,“我……我那时候去小解去了,回来后就发现火这么大了,我哪里知道你没有逃出来,再说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肯定是要先去汇报管家,谁知道你还在里面。”

“这么说你并没有亲眼看见这火是我放的咯?”苏子归问道。

张管家看着周三如此牵强的自圆其说也大约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两人都各执一词不叫办法。现下最关键的是,不能叫祁宿知道了这事儿,要是祁宿知道了,铁定会责怪他看管不严的。

“都给我闭嘴!”

管家一声怒火,苏子归和周三两个人都闭上了嘴,且都互相瞪了一眼,谁也不怕谁。

这个男人,这样小家子气,不就是自己和他住在一个屋子吗?她还不屑呢。

“现在屋子毁了,你们谁也没有住处,回头闹到王爷那儿去了,你们谁都脱不了干系!今天晚上都给我去睡柴房!谁再多说一个字,我就把他撵出去!”张管家气势汹汹的说着。

周三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然后走开,“谁要跟这扫把星一起睡柴房,我今晚同薛二住一起去。”

张管家气得把气全部撒在苏子归身上,“苏子归!那你去睡柴房!若是再出什么岔子,别说你是王爷带进来的人,就是皇上带进来的,也得给我走人!”

苏子归既不愿意的答应了一声,“是。”

一天的功夫,她从酒馆的柴房到王府的佣人房子,再到王府的柴房。

还真是天差地别,也不知这王府的柴房睡着会不会暖和一些?

明明知道是周三可以整她,苏子归却丝毫拿他没有办法!谁让她是新来的呢!还是流落街头被带回来的乞丐!

一晚上呼啸的寒风,还有春天里惯有的湿气,苏子归一晚上都夜不能寐,天快亮了的时候,苏子归才合眼,还没来得及小睡一会儿,门就被重重的摔开了。

“这都日上三竿了还在睡!没见过你这么懒的小厮!也不知道管家是发的哪门子的风,竟然要我跟你一起去打扫王爷的屋子,还不快起来!”身着蓝衣的丫鬟,重重的一脚踹在苏子归心口的位置,苏子归疼了半日才反应过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