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娇宠,求饶也没用免费小说 秦画薄行睿完整版在线阅读

独家娇宠,求饶也没用免费小说 秦画薄行睿完整版在线阅读

《独家娇宠,求饶也没用》小说主角名为秦画薄行睿,由华源倾心写作的一本十分不错的现代言情小说,正在麦子云火热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作为一个声控,第一次听见她的声音,他就对她想入非非了。从此趁虚而入,巧取豪夺,步步攻心,他对她步步紧逼,只求她的倾心,然而对她来说,他只是她的契约丈夫。“契约丈夫也是丈夫,老婆你必须得履行夫妻义务!”他无耻地将她困住,在她耳边道。“滚!你这个流氓!”她恼羞成怒。“咱们这就来滚。”

《独家娇宠,求饶也没用》 第19章  宴会 免费试读

“就是个小宴会,需要个女伴。”

“哦。”秦画没好气说道:“随便拉个女人去就是了,干嘛大老远来接我,再者说,我也没衣服。”

随便……拉个女人?宋阳一脸黑线,薄行睿看上的女人,倒还真的是不同凡响。

“你会没衣服?跟我过来。”

宋阳总算下了车。

他一路走向二楼,进了秦画的房间。

这女人也真是粗心,前几天薄行睿可是拉了十个设计师,足足给她挑了一百件衣服。

秦画疑惑地跟在宋阳后面,见他走到了房间的最里面,拉开一道门,里面竟然别有洞天。

“窝天,我以为这就是个小储物间,竟然是个换装间……”巨大的房间里四面都是柜子,里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衣服,中间一个小柜子,放着各种包还有首饰。

她情不自禁走了进去,一边观看一边感叹道:“薄行睿的前女友还真是大手笔,衣服够多的呀,看看,这件吊牌还在上面挂着呢。”

宋阳再次一头黑线:“你是薄行睿第一个带过来的女人,这些衣服……都是他给你定做的。”

“what?”秦画没忍住喊了出来。

这男人才跟自己认识了几天,竟然连衣服都做好了。

“他是怎么知道我的尺寸的?这些衣服别都是均码吧。”秦画随便拉了一件,在自己身上比了比。

宋阳笑:“他身经百战,随便一看就知道你的size了。”好你个薄行睿,我看你晚上回来可该怎么办。

“哦,这样,那可真够厉害的,什么时候我也能培养出这种特质就行了。”

宋阳此时已经无话可说。

“那个,你挑个高领的裙子吧,我在外面等你。”

“什么?”

她这才看向镜子,发现自己的脖子上全是薄行睿留下的……痕迹,她的耳朵瞬间变得绯红,连忙拉上门,将宋阳隔绝在了外面。

这次可真是丢人丢大发了,失身不说,还被别人看了出来。

她翻了翻衣服,本想随便拉一件出来穿,突然之间想到,要想报复薄行睿,现在可不就是个好机会。

于是连忙用心挑了起来。最终挑了一件纯白色的拖地长裙,领子是仿旗袍的高领设计,恰好将所有的痕迹都盖了过去。她带上耳坠,对着镜子侧身看了看,本想草草化个妆,但这里什么化妆品都没有,她只好素面朝天。

青春无敌,我绝逼是最好看的。秦画如此想道。

她刚一推门出来,宋阳便被惊呆了。

虽然同样是白色衣服,这白色裙子同那白色衬衫却呈现出截然不同的效果。

一时间,她身上的艳全被这古典的长裙给盖住了,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高贵的气息,因着素面朝天,又透露出一副天真的感觉,简直是人间尤物,也无外乎薄行睿会对她这么感兴趣了。

“走吧。”秦画弯下身子,在宋阳的眼前晃了晃。

“哦好。”

——

到了目的地以后,秦画吓了一大跳。

整个薄氏酒店的大厅都被包了下来,往常只有本市的明星婚宴,或是某位商业大亨的寿宴,才会如此大手笔,场内可容纳的人至少也在千人以上,据说光是布置场地都需要10个小时不止,宋阳竟然还号称这是小宴会,看来果真是跟着薄行睿走南闯北见过世面了。

自己去秦家举办过的宴会,最大的也不过是这的五分之一,饶是那样,都让她觉得有些吃不消,这么大的宴会,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目的,不知道薄行睿一个人,是怎么应付过来这么多人的。

“跟我来吧。”宋阳不缓不慢说道。

“好。”她回过神来,跟上了宋阳的步伐。

还没进会场,她便看到薄行睿了,实在是不能够不看到他。

薄行睿的身边围着一堆花蝴蝶,都举着酒杯言笑晏晏,恨不能扑到薄行睿的怀里去。他也不恼怒,只是一点点退步,恍若没有看到一样,和身边的商业精英谈笑丰盛。

定力也是够好的。秦画扬起嘴角,大踏步朝着薄行睿走了过去。

不一会,嘈杂的空气突然之间安静了下来。

秦画有点诧异,转过头,才发现全场的目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全部都集中在了自己身上。

薄行睿自然也看到了她,将手中的酒杯放下,自然而然地朝她挥了挥手:“老婆,这里。”

全场骤然间恍若静止了一般,秦画似乎能够听到人们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

围在薄行睿身边的美女们原本看着秦画的眼神里只有不屑,以为她不过是又一个不自量力的勾搭薄少的人,没想到薄少竟然叫她——老婆。

一时间她们的眼神都变得凛冽起来,犹如尖刀一般,倘若她们的眼神真能变成尖刀的话,秦画想着自己此时恐怕已经千疮百孔了。除了这些富二代,在场还有不少大公司的总裁,还有一些名气十分之大的明星。

饶是内心强大如她,也不免怯场起来。她连忙快步走过去,虽然薄行睿这家伙是个混蛋,但好在是在场她唯一认识,并且还能有所依靠的混蛋。突然间,她的高跟鞋踩在了裙边之上,眼看着就要一个踉跄,扑到在地上。

她瞬间慌了神,这一跤,可是够上头条的分量。

就在这时,一双有力的手臂扶住了她的手臂,她借着他的力,站直身子,正准备说声谢谢,抬起头才发现面前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她的老公——薄行睿。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说道:“怎么,中午才分开这会就想我了,也不用这么着急扑到我怀里嘛。”

刚刚围在薄行睿周围的几个女人见此,跺了跺脚便气愤地离开了。

有经验的商人打趣道:“薄少怎么也跟现在的年轻人一样,谈个恋爱就管女朋友叫老婆了。”

“不是女朋友,货真价实的老婆,政府认证,盖过戳的。”

那商人拿着酒杯的手愣在了原地。

在场一片哗然。

薄行睿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滑到了秦画的腰间。

秦画伸出手,将他的手箍紧了一些,笑着说道:“是呀,我们可不是闹着玩的,小红本都已经拿到手了。”

她故作娇态,抬头望着薄行睿:“老公,你看大家都不相信呢,怎么办?”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