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喜临门在线阅读全文 夜妃雪轩辕承无删减小说

双喜临门在线阅读全文 夜妃雪轩辕承无删减小说

《双喜临门》主人公叫夜妃雪轩辕承,是霄云汉所著的古风小说,正在万读小说火热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轩辕承,我外公可是应下了,但我也有要求,我可不住东宫,还是宫外好,又方便又自在。还有,你以后也不能娶别的女子,让我受气,你要是不答应的话就算了。”

《双喜临门》 第2章 免费试读

不过一朝之间,太子大张旗鼓向夜府提亲求取夜妃雪一事便传遍了京都市井,沸沸扬扬,百姓们皆津津乐道。

京中贵女都羡慕夜府小姐夜妃雪,自出生便是官宦富贵小姐,有事飞虎将军的外孙女,当朝四品文官之女。本以为是鸾鸟之相,如今看来更有凰凤之命,真是羡慕都羡慕不来。

夜妃雪对京中人言漠不关心,但奈何柳月却是个多言活泼的性子,闲来无事便把这些听来的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

闺中待嫁、无所事事的夜妃雪听着听着便忽地想到了前世的自己。

遥想当年,原本的夜妃雪被嫉妒的姐姐苏卿菱设计推入水中,溺毙池塘,香消玉殒,她这一抹异世魂却借此机会稀里糊涂地占了这位可怜富家千金的身子,重活一遭。

自苏卿菱推夜妃雪落水的事无意传入夜飞虎的耳中,老将军勃然大怒,径直带领将军府的贴身护卫闯进苏府兴师问罪。

那天晚上,老将军将整个苏府闹了个底朝天。他本就因爱女去世而痛恨苏父,未曾想自己的外孙女在苏府也要受人欺辱。事已至此,他悔不当初,当即将夜妃雪带离苏府,接入将军府生活。

此后,夜妃雪便成了夜家的小姐。她深知原本的夜妃雪是标准的闺阁小姐、大家闺秀,弱柳扶风,一吹就倒。作为一名职业杀手,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小让她极度缺乏安全感,便请求夜老将军准她习武。老将军虽不赞同闺阁女子习武,却到底宠爱夜妃雪,便令自己的一名得力副将日日教导。

自此,夜妃雪一边磨炼武技,一边开始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力。

在这个陌生的异世,她不求成为人上人,只愿自己不被他人掌控,不作他人棋子,能够活得自由自在。

思量至此,夜妃雪便有些神伤,又不免有些高兴。能够遇见愿意疼她宠她的外公和真心待她的轩辕承,是她的幸事,可惜了那倒霉的苏二小姐没有机会了,让她捡了这个便宜。

话说太子轩辕承自提亲后,一连数日不见人影,想来是政务繁忙。夜妃雪心底通透,柳月却心思单纯,以为太子的承诺不过满口虚言,心中很是替夜妃雪很是不忿。

“太子殿下虽然今日又没有来,小姐你可要宽心啊。”见夜妃雪出神,柳月将手帕与茶水递了上去,嘴里忍不住道。

夜妃雪听出小丫头替她着急,觉得宽慰又好笑,忍不住打趣道,“我还没过门呢,柳月你怎么将小姐我说成了个怨妇呀!”

“呸呸呸——”柳月急了,连忙道:“小姐尽说些丧气话!我家小姐容色倾城,是朵人间富贵花,是要做太子妃的人,日后定是恩宠不断,福泽连绵!”

“那你呀,倒也不必整日念念叨叨,这几日本小姐耳朵都快要听起茧了。我都快以为我是他府里哪个不受宠的侍妾,日日夜夜只守着闺房等着他来临幸呢!”夜妃雪没好气地瞟了眼柳月,抿一口茶道。

“奴婢……奴婢这不是怕别人嚼舌根嘛,府里那些势利的下人惯会见风使舵,不知受了谁的指使,尽传些太子不喜小姐的流言,奴婢还就以为太子……”柳月低下头,踌躇着说。

夜妃雪心底明白柳月真心实意为她着想。太子毕竟是当朝储君,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引各方猜测,其中并不缺乏虎视眈眈之人,而且他那么多事,自然是忙着事业要紧。

夜妃雪见柳月低头的羞愧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走上前去轻拍了小姑娘的脑袋一下,柳月被吓得哎呦一声:“你啊,就是太闲了,总想些乱七八糟的事。”

柳月摸了摸被拍的地方,委屈地说:“小姐是奴婢的主子,从小与奴婢一起长大,又待奴婢这般好,奴婢可不得多替小姐着想嘛。”

夜妃雪闻言却偷笑一声:“我看啊,是该找个其他人让你好好想想了,不能总想我一人,要多想想别人。”

柳月察觉话里别意,脸不禁一红,羞臊道:“小姐你说什么呢!哪有别人?什么叫别人?”

“别人啊,当然是……男人啦!”夜妃雪说完,转身就躲逃开来。

身后的柳月闻言更是臊得慌,气急败坏地去追夜妃雪:“小姐,你又打趣奴婢了!”

夜妃雪得逞,笑得像只小狐狸,边逃还不忘加把火:“别以为我不知道,前几日正看到你与那小副将阿钒相谈甚欢呢,还送了糕点给他吃呢。哎哟,你家小姐我可都没有尝到一块呢。”

柳月脸红欲滴,少女面薄,哪里经受的了这样打趣。如今更是被说中心思,两眼湿漉漉似是将要哭出来了。

夜妃雪转头一见柳月神情,顿时心软,不再打趣她了,连忙向柳月讨饶。哪知还未停下脚步,背后便猛然撞入一个宽厚温暖的胸膛。

随之一个清润又熟悉的声音萦入耳畔:“妃儿又在欺负丫鬟了。”

柳月连忙停住,端正神色向其行礼。

夜妃雪转身看去,只见不知何时轩辕承已站在她身后。他未带随从,只独自一人前来,并未发出声响,自己竟一时不察撞入他怀中。夜妃雪难得羞涩,不知如何接话。

轩辕承见她羞涩的灵动样子,连带着嘴角都有了笑:“如今这场景真是似曾相识,想想当初,柳月这丫头可是被你欺负得紧。”

饶是夜妃雪脸皮再厚,也有些心虚,她摸了摸鼻子,掩饰道:“哪有,我这么善良,怎么会欺负柳月呢。”

轩辕承眉尖一挑,道“不记得了?”

夜妃雪嘿嘿笑了一声,心说怎么可能会不记得呢,当时她无聊的紧,又有些恶趣味,像个地痞流氓进入了美人堆温柔乡似的,将柳月那丫头说得都快钻到地底下去了,未曾想被来府中拜访的轩辕承撞见。他们的缘分便从那日有了开端。

如今回想,夜妃雪只觉得悔不当初,只想叫轩辕承早日忘记那事,只留下对自己的好印象。

“你怎么来了?是找外公有什么事吗?”夜妃雪赶忙转移话题。

轩辕承知她不愿谈论此事,倒也配合着点到为止。

“嗯”轩辕承应了一声,点了点头,“自上回拜访后朝事繁忙,这几日都抽不开身,今日事了,得空来府上与夜将军商量订婚事宜。”

柳月闻言一脸欣喜地瞧着夜妃雪,后者倒只是了然地点点头:“那你快去吧,外公正在议事堂。”

轩辕承笑了一声,摸了摸夜妃雪的头道:“不急,一会便去,只是我想先来看看你。”说罢又顿了顿,“多日不见,可曾想我?”

柳月机敏,听得此话便懂事地退了出去,将后院留给两人独处。夜妃雪未曾想他会如此直白,反应不及,呆呆地说了句:“啊?”

夜妃雪平日里桀骜不驯,嘴上不把门,时常打趣他人,实则是个只会纸上谈兵的纸老虎。这情场上的来来回回,她并不怎么熟练。

“多日不见,妃儿可曾想我?”轩辕承俯下身,与她两相对视,低声说道,“这几日我实在难以抽身,冷落了妃儿,给妃儿赔个不是。”

那声音低哑深沉,言语间的气息骚动在耳边,直叫人发热。

夜妃雪咽了咽口水,放任自己沉迷在他龙涎香的气息中。

轩辕承直视她一阵,看得夜妃雪狼狈地落荒而逃,这才颇为愉悦地放过了她。

赞 (3)